央视曝光东莞“性都“内幕 当局大举扫黄受质疑

2014-0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东莞扫黄(法新社)
图片:东莞扫黄(法新社)
  

中国央视日前报道了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现象,以及警方的大规模扫黄行动,引发舆论质疑。有女权人士认为,这种政治目的介入的行动伤害了性工作者权益。有统计数据指,东莞出现扫黄“大逃亡”到香港避难现象。有网络消息指,有从业人士表示,将公布中国官员性消费视频进行反击。

周日晚间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在一档新闻节目报道了广东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央视记者暗访中了解到各酒店的“选秀”实为卖淫行为,而记者报警则没有获得警方的回应。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周一表示要严厉扫黄,绝不手软。目前已有12家场所因为涉黄被查,67人被捕,公安局长和派出所长均被免职。

东莞也被称作性都,又叫做中国的阿姆斯特丹(荷兰),民间的评价称这个地方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银行”当地的色情产业占据GDP(当地生产总值)的14%。该产业虽时常受到非议,但还是在地方政府的默许下经营,并且十分昌盛。在许多旅游指南中色情场所更被推荐。

央视报道是政治风向标? 女权人士反对借反腐干涉行业

央视的行为也引民间的反弹,网络中出现大量的网帖表示支持东莞。草根名博@作业本在微博说“东莞挺住”,还有的说“今晚,我们都是嫖客”。还有人表示央视是一群出卖灵魂的人揭发了一群出卖肉体的人。许多网民认为央视在黄金时段报道东莞是奉命行事,有网民相信“扫黄是官方反腐运动中的重要一环。借东莞色情业进行一场“政治秀”。

媒体人秦子嘉批评称,央视的报道是“只见芝麻、不见西瓜”的错误。他说”中国比这类事情多得多、重要得多的新闻,从来不见央视记者正经去报道。他们敢暗访楼堂馆所吗?不敢。他们敢暗访黑砖窑吗?不敢。他们敢暗访血汗工厂吗?不敢。”

而事件也让主张卖淫合法化的女权工作者感到反感,广东的女权工作者武嵘嵘周一向本台表示不赞同官方用政治目的去伤害这个行业中从业者。武嵘嵘周一告诉本台记者:
“官方的政治做法和政治行为曝光了从业者的身体和她们(性工作者)的工作,都是不合适的。妇女是有自己的身体自主权。官方的打压是对妇女非常粗暴的一种做法,幌子无论是扫黄还是什么,这过程还是一种作秀,根本解决不了那么多妇女从事性服务的问题。”

武嵘嵘进一步表示官方出手打压前更应该思考怎么解决现象背后的社会问题。对于网民及民众大规模的声援,武嵘嵘则表示从中可以看得出一部分民众对卖淫合法化的接受程度,但他并不赞同许多网络中部分评论将“央视记者比作连妓女都不如”言论,她认为两者无法相提并论。她指这是“物质化”性工作者做法,支持的出发点并非支持性工作者,而是作为贬低当局者的托词。

东莞迁出人群三成前往香港躲避指控?

目前性交易在中国仍是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以往有不少人认为,东莞的色情行业在违法状态下进行是中国政府对新型社会管理模式的探索。据“百度迁徙”(百度根据手机应用计算的迁徙人群)周日的统计迁徙,当中从东莞出发前往香港的占据总迁出人数的30%。这一数据在周一下午6点前继续保持20%多。有网络人士分析,许多从业者在近期内离开主要为了躲避面临的法律指控。

社会NGO(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常坤向本台表示,修法完善及让性交易合法才是保证社会稳定的方法。常坤周一向本台表示:

“在国际上都有很多例子,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在多年前成立了”红灯区“(合法性交易场所)。性工作者职业合法后,在这片区域没有发现一例因性工作而感染艾滋病毒,这是非常好的例证。”

也有网络评论指出,如性工作合法化等的单一个案的合法化,可以看得出当局对社会管理模式的态度,而对性工作者的打压变成反腐的“工具”实在不能令人接受。

另有网络消息称,地方场所负责人也开始反击官方的做法,要求员工注册海外的色情网站,将官员消费的录像公布在网络中。官方也有报道消费群体中也出现了政府部门,甚至有跨省消费的官员,有记者拍到一台江西的政府部门的车辆停靠在会所门口。

直到记者截稿前,网络中还没有出现因此次事件而被曝光不雅视频的官员。

(特约记者:心语 /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