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再现封号禁言潮 左派学者也遭删帖

2013-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官方称截止去年底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5.64亿人,微博用户达3.09亿,微博客每日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2亿条。近日无论是微博还是博客社群封杀力度都不断增加,据敏感词统计网站的调查最近被列入敏感词不可搜索的有七不讲、习三胖等。(法新社资料图)
中国官方称截止去年底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5.64亿人,微博用户达3.09亿,微博客每日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2亿条。近日无论是微博还是博客社群封杀力度都不断增加,据敏感词统计网站的调查最近被列入敏感词不可搜索的有七不讲、习三胖等。(法新社资料图)

一年一度的“六四”敏感期又将临近,中国当局加强网络封号的力度和对敏感词的封杀。不仅敢言的异议人士遭禁言,还有左派学者在微博悼念江青也难逃删帖厄运。

国务院新闻办周二发表《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称截止去年底中国互联网上网人数5.64亿人,微博用户达3.09亿。

据最具影响的十家网站统计,网民每天发表的论坛帖文和新闻评论达三百多万条,微博客每日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两亿条。

敏感词及删号增多

外界普遍认为随着网民的急剧增加将会给当局控制言论增加难度。

近日,无论是微博还是博客社群封杀力度都不断增加,据敏感词统计网站的调查最近被列入敏感词不可搜索的有七不讲、习三胖等。

当局的封号措施蔓延到了微博中敢言的名人账号上。

据了解,被销号的微博人士有作家慕容雪村、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律师斯伟江多次转世(更换账号)仍然被追杀封号。更有不少草根账号被大量删除,在微博的时间线中可以观察到,近期不断有账户发言被销号的消息,并附上新号希望得到关注。

近日在新浪微博上多个账号被销号,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民告诉本台记者:“两天删了三个号,现在还是用别的名字,传播公民常识可能被封号,我分析这可能是主要的原因。”

记者:被删号前有没有收到什么通知?或者以前有没有这样一个情况?

网民:以前也有一次,六个账号都被干掉(删掉)他们肯定是接到指令是针对我,不是针对某个微博,是针对我个人一系列的行为和理念。

左派学者难逃封帖

被称作文革余孽的中国左派学者张宏良星期二,公开在微博悼念毛泽东的遗孀江青,随后微博内容被删除。

他周二晚间在被删除的微博中说,“昨晚到现在微博几乎都被加密”他周三凌晨又在微博说“老子以中共中央主席的身份搞了个颠覆共产党的决议,儿子则以共产党部级干部的身份,率领一大批共产党员要用这个决议去颠覆共产党,共产党真的变成了21世纪的杜十娘”。

在美国的资深媒体人北风周三向本台表示:“习近平十八大前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应该要放到这样的时间长度上来看。也就是说,因为第一现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已经无法跟别人辩论,也经不起挑战,所以他(当局)不让别人说了,所以你就会看到最近这一系列的动作。这也跟暗中流传的关于意识形态的几个问题相吻合,微博上这些人被封号,互联网风声鹤唳,全国有毛左在各处活动,这些都只是表现出来的现象而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