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尼曼报告》:聚焦中国媒体审查

2014-0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纽约时报》(资料图片)
图片:《纽约时报》(资料图片)
Photo: RFA

美国哈佛大学的最新《尼曼报告》聚焦中国当局对媒体、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审查和控制。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的新闻检查不但在国内不断强化,其触角还伸到了境外媒体。

法广中文网日前报道,美国哈佛大学的“尼曼新闻基金会”发表的最新一期《尼曼报告》聚焦中共宣传部门对媒体、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审查和控制。有十一位中外记者在最新一期《尼曼报告》中,从不同角度分析了中国当局对媒体审查的方方面面。原“路透社”驻华记者慕亦仁发表题为《命令与控制》的文章,透露外媒记者在中国面临的监视、骚扰和恐吓,以及他本人的记者签证申请被中国政府拒绝的经历。《纽约时报》上海分站站长张大卫撰文《追踪钱的线索》,介绍如何凭借适用于美国的调查报道原则,在中国追踪权贵的隐秘财富。

总部在纽约的中文政论网刊《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星期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外媒驻中国记者遭当局打压的情况一直存在,尤其是中国境内发生敏感事件时。去年年底美国“彭博通讯社”的所有驻华记者,以及部分《纽约时报》的驻华记者的在华采访签证被中国政府延迟续签事件,足以表明中国当局对外国常驻北京记者的打压在不断升级。胡平说:

“这两年境外曝光了中共上层贪腐的问题以及一些机密材料,所以当局格外紧张。就像曝光温家宝、习近平家族的一些情况,他们就对‘彭博社’、《纽约时报》采取一些措施。近段时间由于中共内部问题很多,上层权利斗争很紧张,他们就又加强了对外媒记者的骚扰程度。”

胡平强调,据他观察,中国的媒体审查制度已经延伸到海外。中国当局一方面在政治或经济上施压、要求部分大陆之外的中文媒体进行自我审查;另一方面还试图和国外媒体接触,限制他们对中国的负面报道。胡平说:

“不光是一些媒体中国政府有直接深入渗入和控制,甚至一些中立的媒体,也发生这种情况。象前不久香港‘明报’换主编,而引起的纠纷。‘明报’这样中立的境外媒体也受到中国政府的渗透,其他刊物就更不用说了。另一方面,他们还免不了用大量金钱收买的手段,去诱使境外媒体给中国当局说好话。”

报道还说,在中国媒体人方面,中国“财新传媒”编委高昱和2013年度尼曼学者邓瑾联名撰写文章《控制信息,控制灵魂》,介绍了中国的媒体审查制度是如何运作的。香港大学中国传媒计划主任钱刚的文章《关键词的秘密》,介绍了如何以在线和数据库搜索作为报道手段。中国“财经杂志”原副主编罗昌平则介绍了中文微博和微信如何打破信息垄断的情况。中国《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杨潇则反思了中国记者的语言戏法是否构成另一种形式的自我审查。

杭州自由媒体人昝爱宗向本台记者表示,中文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出现打破了中国官方“喉舌”完全垄断中国新闻的格局。尤其是微博,因为一些网络大V粉丝众多,影响力非常广泛,引起中国当局的极大恐慌,对网络大V的打压也不断升级。当局并不时采取删贴、封锁微博帐号等恶劣手段对付网民。但是,昝爱宗强调,中国自媒体在不断发展的同时,还是有其局限性的:

“重大事件是不行的,比如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中共高层换届,这样的重大信息,微博微信没有任何优势。确切消息还是要靠新华社发布,网友还没有这个能力。”

中国“财新传媒”主编胡舒立也在哈佛的《尼曼报告》上,表达了对商业化独立新闻机构出现的“媒体腐败“的思考。昝爱宗对胡舒立的报告命题表示失望,他说,中国并不存在真正的商业化独立新闻机构,即使有“媒体腐败”,不独立的官方垄断媒体也比商业化的独立新闻机构更容易腐败。

“不让竞争必然造成腐败,比如中央级媒体,包括新华社央视,他们的记者很容易腐败的。如果真正把媒体开放,谁办得最好、有独家新闻,就有市场。现在中国新闻还是垄断,一垄断肯定腐败。”

美国哈佛大学的“尼曼基金”的奖学金项目是世界上最悠久、也最知名的针对世界各国在职记者的进修奖学金。《尼曼报告》是由尼曼研究员、尼曼奖学金获得者、资深记者们共同合作的刊物,定期对世界各国新闻业现状进行审视的成果,已成为全球受媒体业尊重的评论和批评的报告。

(记者:唐琪薇 / 责编:嘉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