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被安全審查 中國網絡審查攀上新高度

2022.06.24 16: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知網被安全審查 中國網絡審查攀上新高度 計算機網絡電纜出現在中國國旗上方
路透社圖片

中國網信辦日前宣佈對中國最大的學術期刊庫“知網”進行安全審查,這一消息在網民中引起了廣泛的猜測。與此同時,網信辦最近推出了互聯網跟帖管理規定的修改草案。種種跡象表明,中國政府對網絡的鉗制正在走向新的高度。



根據中國網信辦發佈的消息,這次對知網進行網絡安全審查,原因是“知網掌握着大量個人信息和涉及國防、工業、電信、交通運輸、自然資源、衛生健康、金融等重點行業領域重要數據,以及重大項目、重要科技成果及關鍵技術動態等敏感信息。”



所謂“敏感信息”

這裏所謂的敏感信息引起了廣大網民的諸多猜測。有人說,知網上查到的內容“或多或少地包含了當局不想讓老百姓知道的機密”,通過這次審查,學術研究將遭遇釜底抽薪的滅頂之災。
但也有人說,知網上發佈的東西有限,所謂關鍵技術並無關大局。

前新浪微博審覈員劉力朋認爲,這次安全審查至少會對查找研究中國監控網絡的論文構成限制,“之前在知網上可以查到很多論文,從智慧城市大規模監控,到GFW網絡審查。以後查不到了挺可惜的。”

他強調,這種審查其實就意味着要下線這些所謂包含敏感信息的論文。

在這一點上,身在上海的青年黎冰做出了類似的判斷,“知網被查真正的原因,並非如新聞所言掌握了敏感信息,而是類似裁判文書網、天眼查等同類型公開信息的查詢平臺,可以讓普通民衆瞭解到政府曾經做過的,現在正在做,以及未來還會做的‘欲蓋彌彰’的一些侵害公民個人權益,權錢交易和學術腐敗的事情。”

黎冰提到的“天眼查”是中國最大的企業信息服務平臺,它於本月初發布公告,將於7月15日停止運營。當時網絡上也是一片哀嚎,因爲中國媒體曾大量利用這個平臺查找企業的真實信息。據中國新聞網報道,2019年的7個月時間中,有多達60萬篇報道使用了天眼查的數據。

尤其是在上海封控期間,包括第一財經網等媒體曾利用了天眼查去查找僅成立六天就成爲保供企業的背景信息,由此帶出上海民衆對這些企業的質疑。

一名中國男子在網吧上網,電腦上顯示着中國警方進行網絡審查的信息。(美聯社)
一名中國男子在網吧上網,電腦上顯示着中國警方進行網絡審查的信息。(美聯社)

“自我封閉”

與知網、天眼查相似,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主辦的中國裁判文書網也遭遇到網信辦的鉗制。今年2月,遼寧省網信辦曾通報,他們對裁判文書網提出過警告。而去年就有人發現,裁判文書網已經下架了一些“因言獲罪”的案例和民告官的判決文書。

劉力朋曾多年擔任新浪微博的內容審查員。他告訴本臺,微博等社媒的內容審查與網信辦對知網和天眼查等網站的安全審查還是不同,“後者就是一種對外敵對,自我封閉。”

事實上,信息平臺的對外封閉並不是始於近日。天眼查從2017年開始就不允許海外IP地址登錄。

在實行這種自我封閉的同時,中國政府卻又表現出對外開放的姿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4日在有諸多金磚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參加的“全球發展高層對話會”上,親口說要“建立全球發展知識網絡。”

自相矛盾

但習近平自身也是自相矛盾的。根據官媒新華網的報道,就在兩天前,6月2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會議強調一方面要支持網絡平臺企業在服務實體經濟、暢通國際國內雙循環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另一方面又要加強平臺企業沉澱數據監管,強化功能監管、穿透式監管和持續監管。

雖然會議提到的網絡平臺公司,主要是指滴滴、阿里巴巴這樣的商業網絡平臺,但對網絡數據加強監管的要求也越來越多地體現在網信辦的工作中。網信辦本週二開始就《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管理規定(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根據官媒人民網的報道,徵求意見稿要求跟帖評論服務提供者,對發佈違反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的信息內容的跟帖評論服務使用者,採取警示、拒絕發佈、刪除信息、限制功能、暫停賬號更新、關閉賬號、禁止重新註冊等處置措施。

中國各社媒上平臺的監管本來就已經非常嚴格。劉力朋說,他暫時還未明顯感覺出微博有加強監管的做法,但趨勢肯定是越來越嚴。


(記者:王允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