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组织呼吁中国释放《财经》记者王晓璐

2015-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7月20日上午,《财经》发表了记者王晓璐采写的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内容详见《财经》杂志2015年第20期封面文章《博弈大救市》)(网页照)
2015年7月20日上午,《财经》发表了记者王晓璐采写的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内容详见《财经》杂志2015年第20期封面文章《博弈大救市》)(网页照)

中国在新一轮“暴力救市”行动中不仅抓捕了证监会的官员,也传唤了报道股灾的记者,引发舆论哗然。国际保护记者协会周四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释放曾经报道政府救市消息的记者王晓璐。

总部在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周四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疑因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而被指散布虚假信息,遭公安带走的北京《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

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地区负责人鲍勃•迪茨表示,中国当局对资本市场的波动过于敏感,但这不是恐吓和监禁记者为此噤声的理由。

另一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接受本台采访时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我们认为当局应该立即把她释放,如果因为她的报道,这些都是包括在记者采访的言论自由之内,根据中国的宪法和国际法,这些是应该受到保护的言论自由。”

自本周二起,中国股市连日重挫,中央终于再次出手,减息降准救市,与上月“暴力救市”一样,警方再次出动抓人,除抓捕多名证券公司、证监会人员外,此次还包括财经记者王晓璐。

王晓璐所在的《财经》杂志周三证实,王晓璐周二被警方传唤,但杂志社至今未收到当局任何通知,因此无法确认王晓璐被传唤的具体原因。

王晓璐在上月20日发表题为《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刊出后在网上被广传,而当日中午证监会紧急澄清,指这篇退市报道不实。然而吊诡的是,同行澎湃新闻默默的在当天下午跟进了一条报道《证监会上周召集券商开会商议救市资金如何退出》。

官媒新华社周三报道,王晓璐伙同他人,涉嫌编造并制造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讯息,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财经》回应指,曾经应新闻出版主管部门和证券稽查部门要求,对采编过程进行了书面说明。又指《财经》杂志社对记者在职务范围内的正常采写行为承担责任,并且维护记者依法履行职务的权利,关注他们的合法权益,又称坚信通过客观报道市场讯息,促进市场的公平透明,推动证券市场的稳定发展,是媒体的责任,会一如既往地支援记者,对证券市场进行深入准确、客观的报道。

曾任职财经类杂志的媒体人黄良天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从《财经》杂志的官方回应来看,他们的立场强硬,相信与来自体制内的支持有关:“财经杂志和其他大陆杂志从背景来说不是很一样,记者被调查之后,杂志官方站出来为下面调查记者兜着,如果换了其他杂志马上就撇清了,因为他们的后台在中国媒体格局里独树一帜。中国的记者很难独善其身,如果对重大问题的采访调查没有强大的背景(很难进行),中国记者多的很,为什么好多新闻都出自财经杂志或他们的系列杂志,因为他们跟官方或者官方的某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他记者搞不好得罪某些人被抓了,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反响。

黄良天还对《财经》官方声明中,维护记者依法履行职务的权利的说法提出质疑:“官方出来声明,说保护记者的合法的采访权利,但这句话有问题,因为中国没有新闻法,依法保障记者合法权利这是一句空话。”

据保护记者委员会今年4月公布的全球10大新闻检查最严厉国家的名单显示,中国名列第8,关押记者44人,是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当局通过监控记者的采访活动、拒绝签发外国媒体记者驻华工作签证等方式限制媒体发声。但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当局通过行政手段打压新闻工作者的状况,比报告披露的要严重得多。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