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误报2020年夏季奥运主办国遭网民痛斥

2013-09-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新华网闹出乌龙,发布快讯“伊斯坦布尔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网页照)
图片:新华网闹出乌龙,发布快讯“伊斯坦布尔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网页照)

东京日前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但是中国官方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同一天却误报为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误报虽然很快被纠正,但导致大量印出的报刊紧急收回。中国网民斥为最新官媒谣言。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官媒误报奥运主办城市恰逢中国当局大张旗鼓打击网络谣言之时,给了普通民众一个谴责官媒造谣的机会。

上周末,国际奥委会在阿根廷开会,决定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星期天凌晨三点多钟,中国中央电视台率先报道,参与竞争的日本东京首轮被淘汰出局,主办权被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夺得。官方新华社很快跟进,报道了同样的消息。但早上四点多钟,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为日本东京。

新华社和中国央视随后做出更正,但这条假消息却已经造成了很大影响。湖南《长沙晚报》一名编辑的微博透露,该报数十万份报纸被迫紧急收回销毁,报纸需要重新排版印刷发行,损失不小。对误报反应最大的是在互联网这个因中国当局大力打击网络谣言及逮捕网络名人而风声鹤唳的虚拟空间,中国网民一面倒地讥讽官媒造谣传谣,有网民实名向公安局举报两家官方中央级媒体的造谣行为,也有人质疑官方媒体是故意制造假新闻。

原美国中文网刊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次应该只是误报。

“应该是失误吧,最后时刻大意了,把推测的东西当真了,这个经常发生。”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官方媒体是出了事故,而中国网民只不过是借机集体吐槽而已。

“应该是误报。但是现在网络谣言抓得很厉害,搞得人心惶惶风声鹤唳,所以大家借题发挥。”

本台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有关论坛或微博上的网民跟帖,绝大部分都以此事借题发挥,并针对官方媒体过去的虚假和不实新闻通加批判。有网民贴出1958年《人民日报》有关亩产数万斤报道的图片,也有人总结出上百条过去几年官方媒体对薄熙来的吹捧报道标题。另有人把中国卫生部否认摘取死囚器官的报道,和卫生部承诺不再使用死囚器官的报道并列贴出。

李洪宽认为,这些中国网民的说法其实都是借题发挥,目标是对中共当局和官方媒体言行不一和破坏法制进行批判。

“借题发挥,小题大作,然后指桑骂槐,随便怎么说。现在网民终于可以用他们的用语来批判他们,所以他们也很尴尬。”

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日前联合发出司法解释,把打击网络谣言的运动推向高潮。中国媒体报道说,两高的解释说,凡是在网上出现的不实信息,被点击超过五千次,转发超过五百次的,都可以被认定为“网络寻衅滋事罪”,肇事者可以被定罪判刑。

台湾的中央社报道说,在中国大陆,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办公室副主任张洪峰星期天向北京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实名检举新华社和央视造谣传谣。他认为,如果官谣不被追究,即没有公平正义。

一位网民帖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认为既然规定了人人平等,那么官方和民间就应该有“平等的造谣权”。有人还引用了林彪死党,曾被判刑的吴法宪的讲话:“毛泽东错了是失误,周恩来错了是违心,别人错了就是反革命”,借此讥讽中国当局。大部分网民都以搞笑的方法讽刺官方媒体,株连到唐朝几位著名诗人。一位网民写道:柳宗元在狱中遇李白,问因何到此,李白说:我造谣了,说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有关部门丈量后发现根本没那么长。柳宗元说:彼此彼此,我说千山鸟飞绝,有人举报,山中还有一只鸟还在飞呢。

一位网民说,新华社和央视并没有误报,而是奥委会主席罗格在造谣。鉴于目前中国正在大肆抓捕造谣传谣人士,一位网友总结说,新华社和CCTV的这个谣言非常及时,时机不是小好而是大好。更有人表示,通过他的鉴定,本次谣言是由“大梦元年正宗官窑制造出产”。也有网民干脆认为,这说明,制谣传谣的最高阶段是垄断谣言。

刘先生表示,中共历史上造谣和散步谎言的事情比比皆是,中国网民借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误报发出的批评指控毫不为过。

“中共九十多年历史撒谎无数,最可怕是垄断信息。现在中国网民借这个事骂他们毫不为过,一点不过分。”

东京取得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规划预算为33亿美元,不到北京2008年奥运会400亿美元的十分之一.这也成了中国网民吐槽的话题。相对而言,官方媒体对此普遍冷淡处理。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表示,“虽然中日关系处于四十年以来的最低谷,但我们仍然祝贺东京申奥成功”,然后告诫日本要“温和一些,不要咄咄逼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