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翻墙挨批 司马南“自首”表不满

2019-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官网设立细则,共有一百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法新社)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官网设立细则,共有一百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法新社)

河北承德一名十五岁少年翻墙观看海外信息,当地警方介入对他进行所谓的教育。中国左翼学者司马南对此非常不满,并在网上发文进行嘲讽。

河北承德市双桥公安分局周二在官方微博通报称,近日该局破获一宗利用互联网多次浏览观看海外信息的案件。官方通报说,十五岁的李姓男子被公安机关和所在学校严肃批评教育后,“已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香港媒体报道说,事件引发众多网友的疑惑,纷纷在双桥公安分局微博留言,追问警方根据什么法律对十五岁的男孩采取行动。

 

 

有意思的是,这个事件也引起了中国知名左派学者司马南的不满。他在微博上表示,为了开展“意识形态斗争”,他本人经常浏览外网,朋友胡某进也经常浏览海外反华仇华信息,还建议公安局采取行动,一举破获这两起“大案”。字里行间对公安系统的挑衅和嘲讽都十分明显。

美国网刊北京之春荣誉总编胡平认为,司马南的这种言论表达值得注意:

“对于习近平的统治,包括体制内的一向听政府话的(人),都感到不满,而且敢于讲出来。这发生在四中全会期间,这种事情值得玩味。”

过去几年以来,中国政府对言论控制日趋加紧,舆论宣传也不断强化,对网络的封锁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胡平认为,专制体制的实施,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是一个必须的条件,而在这种控制中,无论左派和右派的权利都会受到侵害:

“习近平上台以后,这种舆论控制和压制,不仅是所谓公共知识分子遭到打压,而且包括象司马南和胡锡进这样的左派,言论空间也必然遭到挤压。”

中国左翼学者司马南(Public Domain)
中国左翼学者司马南(Public Domain)

胡平认为,目前中国对言论和信息的压制和控制,已经到了文化大革命以来最严重的地步,而当局也必然会强化对学校和青少年思想的管制。

中央社报道说,中国官方宣布对全国中小学图书馆进行清查,不但会清理所有“非法图书”和“不适宜图书”,也会推动新的学校图书审查机制,并由教育部对学校图书馆进行信息化处理。

美国时政评论人士横河表示,这与文革有些类似,都是首先从教育系统开始入手。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虽然信息封锁更加困难,但当局似乎已经下定决心:

“前两年有很多中国科学家联名写信,要求对他们开放互联网。这是不可能的。(当局)可以对一个区域或者一个单位开放,但对所有地区的一些特别人开放,这是做不到的。中国这种造墙封网,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和科技发展都形成了障碍。但中共不管,他们只关心政权稳固。”

横河也表示,中国的言论打压和封锁,司马南等左派文人都有很大贡献,但中国文革的历史证明,最后他们自己也罗网难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