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关闭猫眼 猛批公知 “中国进入反智义和团时代”

2021-04-22
Share
凯迪关闭猫眼 猛批公知 “中国进入反智义和团时代” 凯迪社区曾经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观点交流的大本营,中国知名文化与政治评论网站凯迪网的“猫眼看人”论坛,突然关闭。
截图

中国时政论坛凯迪社区的“猫眼看人”等栏目3月30日突然关闭,编委会近日发布声明,宣称跟公共知识分子割席,忠实于习近平思想。不少媒体人和时政分析人士哀叹网络文革卷土重来,中国正在迈入反智和偏激的全民义和团时代。

4月15日,凯迪社区编委会发出了致广大网友的一封公开信,称3月30日之后已陆续关闭《猫眼看人》、《文化散论》、《城市生活》、《原创文学》、《影视评论》等“公知”习惯聚集的版面,彻底清理违规违法不良言论,与“公知”势力划清界线。

凯迪社区表示要铭记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系列讲话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断提高政治站位。

该文章写道,“然而,也有少数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的所谓‘公知’,混杂其中。他们打着‘爱国’的旗号,行妖言惑众之实,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串联,企图动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4月22日,晏阳天在维权网发表评论说,这一事件标志着凯迪社区灵魂的死亡。凯迪社区多年来坚挺地捍卫言论尺度,早已成为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包括关注福建严晓玲案,外卖骑手罢工,孙大午和任志强事件等等。

“猫眼看人”常常聚焦社会热点和敏感事件,从网络讨论发酵、延伸到线下行动。广州独立作家野渡回忆说,2003-2006年随着维权运动的兴盛,凯迪社区等论坛作为社会变革的助推器,发挥着重要的群聚效应,但是自从2008北京奥运加强舆论约束、BBS强推实名制后,凯迪社区已经是风光不再、苟延残喘。

野渡:“09年开始,BBS讨论已经开始衰落。十多年来猫眼一直苟延残喘,在中国的社会思潮中式微。中国的自由化阵营,不可能有任何对民众进行自由传播的媒介了。《猫眼看人》产生的时代,是中国互联网早期,也是官媒、南方传媒等平台被自由化知识分子把持的时代。90年代末,李慎之先生为中国的自由主义点题,发表《风雨苍黄五十年》,产生了整个社会思潮的变动。”

凯迪社区并非崩溃于一夕之间,而是慢慢死亡的。维权网的文章提到,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十余年前已遭整肃,大批写手比如刘逸明,纷纷移步凤凰网。但是2016年后,新浪、凤凰、网易和搜狐的诸多论坛和博客开始关闭。

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标志性的4·19讲话,强调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营造出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他说,“古人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很多网民称自己为“草根”,那网络就是现在的一个‘草野’。”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推特账户负责人、不愿透露全名的王先生见证了2017年之后舆论氛围的急转直下,“习近平当时发布讲话,新闻要讲导向。第二天全网各个平台大量封杀自媒体帐号,包括很多娱乐帐号比如毒舌电影,跟政治不沾一点关系的。这只是我们经历过的很多次收紧的政策之一,他一直一直在收紧。”

凯迪网站“猫眼看人”被关闭。(网络截图)
凯迪网站“猫眼看人”被关闭。(网络截图)

目前尚存的百度贴吧,网易新闻评论区和天涯论坛仍然拥有活跃用户,但是王先生观察到,这些平台大多是关于吃喝玩乐、鲜有水平高的政论文章。中国当局审查力度最高的地方是微博和微信,特别是微信群和朋友圈是文字狱的“重灾区”。

根据“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搜集的案例,过去三年来,多位凯迪社区的用户由于控诉社会不公和政府渎职被判刑一到四年不等。

2019年,湖北长阳的田迎华上访以及在凯迪发表《法院不为民作主,百姓有冤向谁诉》等帖子,被判两年半;黑龙江富裕县的杨德福向多个政府部门邮寄材料举报和在凯迪和天涯社区发帖指控办案人员包庇杀害他儿子的罪犯,被判三年半;山东德州李某在猫眼传媒发文称“法官是穿袍的土匪、万恶之源”,被判两年;2018年,河南项城的刘振华发布《这是个坑爹时代》,被控“侮辱、辱骂项城市永丰镇人民政府、项城市公检法机关,以及相关国家公职人员”,判刑四年两个月。

中国文字狱搜集人王先生担心,攻歼知识分子的网络文革一旦持续十年到二十年,中国人的思想水平将沦落到极度偏激、暴力的民族主义,全民义和团的趋势将难以遏制:

“公知被批斗就是一个全民反智时代,劣币驱逐良币。良币是知识和进取,劣币是反智和愚昧,只讲立场、不讲事实。之前的文革是在现实中打倒知识分子、臭老九。从网络维度来看,文革已经正在发生。所有人都人人自危,不敢暴露和官方不同的立场,就像文革时期的‘思想罪’。如果把百花齐放都斩掉、网络上没有公知,持续一二十年,科技创新也都将一蹶不振,因为人民失去了求知能力。”

2000年上线后,凯迪社区迅速成为著名时政平台之一。目前由中央网信办重点管理,也是全国仅有的三家以电子公告栏(BBS)形式存在的民营综合自媒体网络平台,以公务员、企事业高管、知识分子等25岁至55岁的中高端网民为主要用户,并且以1.64%的境外访问量成为重要的外宣平台。

因安全原因不愿公布真实姓名的资深媒体人刘先生曾在凯迪多次发文,见证到凯迪创始人牧沫和宣传部门的艰辛博弈。2000年后的胡温时代,海南的牧沫、刑明两人分别开创了凯迪和天涯社区,余杰、刘军宁、范学德、贺卫方、资中筠、钱满素这些公共知识分子的文章给网民带来法治和民主的启蒙。

刘先生回忆道,凯迪后来被南方报业收购,仍然受到政治高压管控、难有异议,后来再次归还给牧沫。凯迪曾由笔名为亦忱的退休法官陈光平担任内容总监,发布关注维权律师和社会公义的帖子。六十三岁的陈光平因质疑乐平黑警,去年被判2年半,当场收监。

“知识分子成就了凯迪,成为国内一大社区门户。就像八十年代思想大解放,很多人在凯迪找到了华人社区自由发声的平台,很多思想深度远远超过现在的学术文章,聚集了一批国内外如雷贯耳的自由派名将,不求任何回报。天涯有很多没有思想深度的文章,而凯迪偏重于思想理论和法制。”

最近这些年自由派的言论场域被一个个掐灭,自由派学者的身影也淡出了公众视野。年近七十的牧沫回到萍乡老家养老,曾经和刘先生直抒胸臆、思想交锋的章立凡、袁伟时、信力建等人,或沉寂或去国。

“牧沫本人是有理想、有情怀的文化人,想为民主进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他现在就是图个安静、放马人生了,像陶渊明一样。自由派现在不存在了,要有自由派的声音存在,就是自己找死。文革已经在发生。十八大闭幕后我就说,未来十年,中国在一步步走向毛泽东时代,步伐越走越快,而且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惊人变化。”

目前凯迪网站上公布的现任管理层包括总裁李希,助理副总裁兼内容总编唐金武,友情链接有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网信网、新华网、中纪委等网站。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