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迪關閉貓眼 猛批公知 “中國進入反智義和團時代”

2021.04.22 16:4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凱迪關閉貓眼 猛批公知 “中國進入反智義和團時代” 凱迪社區曾經是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觀點交流的大本營,中國知名文化與政治評論網站凱迪網的“貓眼看人”論壇,突然關閉。
截圖

中國時政論壇凱迪社區的“貓眼看人”等欄目3月30日突然關閉,編委會近日發佈聲明,宣稱跟公共知識分子割席,忠實於習近平思想。不少媒體人和時政分析人士哀嘆網絡文革捲土重來,中國正在邁入反智和偏激的全民義和團時代。

4月15日,凱迪社區編委會發出了致廣大網友的一封公開信,稱3月30日之後已陸續關閉《貓眼看人》、《文化散論》、《城市生活》、《原創文學》、《影視評論》等“公知”習慣聚集的版面,徹底清理違規違法不良言論,與“公知”勢力劃清界線。

凱迪社區表示要銘記習近平總書記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系列講話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不斷提高政治站位。

該文章寫道,“然而,也有少數別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亂的所謂‘公知’,混雜其中。他們打着‘愛國’的旗號,行妖言惑衆之實,與境外敵對勢力勾結串聯,企圖動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4月22日,晏陽天在維權網發表評論說,這一事件標誌着凱迪社區靈魂的死亡。凱迪社區多年來堅挺地捍衛言論尺度,早已成爲官員的眼中釘、肉中刺,包括關注福建嚴曉玲案,外賣騎手罷工,孫大午和任志強事件等等。

“貓眼看人”常常聚焦社會熱點和敏感事件,從網絡討論發酵、延伸到線下行動。廣州獨立作家野渡回憶說,2003-2006年隨着維權運動的興盛,凱迪社區等論壇作爲社會變革的助推器,發揮着重要的羣聚效應,但是自從2008北京奧運加強輿論約束、BBS強推實名制後,凱迪社區已經是風光不再、苟延殘喘。

野渡:“09年開始,BBS討論已經開始衰落。十多年來貓眼一直苟延殘喘,在中國的社會思潮中式微。中國的自由化陣營,不可能有任何對民衆進行自由傳播的媒介了。《貓眼看人》產生的時代,是中國互聯網早期,也是官媒、南方傳媒等平臺被自由化知識分子把持的時代。90年代末,李慎之先生爲中國的自由主義點題,發表《風雨蒼黃五十年》,產生了整個社會思潮的變動。”

凱迪社區並非崩潰於一夕之間,而是慢慢死亡的。維權網的文章提到,天涯社區和凱迪社區十餘年前已遭整肅,大批寫手比如劉逸明,紛紛移步鳳凰網。但是2016年後,新浪、鳳凰、網易和搜狐的諸多論壇和博客開始關閉。

2016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了標誌性的4·19講話,強調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營造出一個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他說,“古人說:‘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很多網民稱自己爲“草根”,那網絡就是現在的一個‘草野’。”

“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推特賬戶負責人、不願透露全名的王先生見證了2017年之後輿論氛圍的急轉直下,“習近平當時發佈講話,新聞要講導向。第二天全網各個平臺大量封殺自媒體帳號,包括很多娛樂帳號比如毒舌電影,跟政治不沾一點關係的。這只是我們經歷過的很多次收緊的政策之一,他一直一直在收緊。”

凱迪網站“貓眼看人”被關閉。(網絡截圖)
凱迪網站“貓眼看人”被關閉。(網絡截圖)

目前尚存的百度貼吧,網易新聞評論區和天涯論壇仍然擁有活躍用戶,但是王先生觀察到,這些平臺大多是關於喫喝玩樂、鮮有水平高的政論文章。中國當局審查力度最高的地方是微博和微信,特別是微信羣和朋友圈是文字獄的“重災區”。

根據“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蒐集的案例,過去三年來,多位凱迪社區的用戶由於控訴社會不公和政府瀆職被判刑一到四年不等。

2019年,湖北長陽的田迎華上訪以及在凱迪發表《法院不爲民作主,百姓有冤向誰訴》等帖子,被判兩年半;黑龍江富裕縣的楊德福向多個政府部門郵寄材料舉報和在凱迪和天涯社區發帖指控辦案人員包庇殺害他兒子的罪犯,被判三年半;山東德州李某在貓眼傳媒發文稱“法官是穿袍的土匪、萬惡之源”,被判兩年;2018年,河南項城的劉振華髮布《這是個坑爹時代》,被控“侮辱、辱罵項城市永豐鎮人民政府、項城市公檢法機關,以及相關國家公職人員”,判刑四年兩個月。

中國文字獄蒐集人王先生擔心,攻殲知識分子的網絡文革一旦持續十年到二十年,中國人的思想水平將淪落到極度偏激、暴力的民族主義,全民義和團的趨勢將難以遏制:

“公知被批鬥就是一個全民反智時代,劣幣驅逐良幣。良幣是知識和進取,劣幣是反智和愚昧,只講立場、不講事實。之前的文革是在現實中打倒知識分子、臭老九。從網絡維度來看,文革已經正在發生。所有人都人人自危,不敢暴露和官方不同的立場,就像文革時期的‘思想罪’。如果把百花齊放都斬掉、網絡上沒有公知,持續一二十年,科技創新也都將一蹶不振,因爲人民失去了求知能力。”

2000年上線後,凱迪社區迅速成爲著名時政平臺之一。目前由中央網信辦重點管理,也是全國僅有的三家以電子公告欄(BBS)形式存在的民營綜合自媒體網絡平臺,以公務員、企事業高管、知識分子等25歲至55歲的中高端網民爲主要用戶,並且以1.64%的境外訪問量成爲重要的外宣平臺。

因安全原因不願公佈真實姓名的資深媒體人劉先生曾在凱迪多次發文,見證到凱迪創始人牧沫和宣傳部門的艱辛博弈。2000年後的胡溫時代,海南的牧沫、刑明兩人分別開創了凱迪和天涯社區,余杰、劉軍寧、範學德、賀衛方、資中筠、錢滿素這些公共知識分子的文章給網民帶來法治和民主的啓蒙。

劉先生回憶道,凱迪後來被南方報業收購,仍然受到政治高壓管控、難有異議,後來再次歸還給牧沫。凱迪曾由筆名爲亦忱的退休法官陳光平擔任內容總監,發佈關注維權律師和社會公義的帖子。六十三歲的陳光平因質疑樂平黑警,去年被判2年半,當場收監。

“知識分子成就了凱迪,成爲國內一大社區門戶。就像八十年代思想大解放,很多人在凱迪找到了華人社區自由發聲的平臺,很多思想深度遠遠超過現在的學術文章,聚集了一批國內外如雷貫耳的自由派名將,不求任何回報。天涯有很多沒有思想深度的文章,而凱迪偏重於思想理論和法制。”

最近這些年自由派的言論場域被一個個掐滅,自由派學者的身影也淡出了公衆視野。年近七十的牧沫回到萍鄉老家養老,曾經和劉先生直抒胸臆、思想交鋒的章立凡、袁偉時、信力建等人,或沉寂或去國。

“牧沫本人是有理想、有情懷的文化人,想爲民主進步做一點力所能及的工作。他現在就是圖個安靜、放馬人生了,像陶淵明一樣。自由派現在不存在了,要有自由派的聲音存在,就是自己找死。文革已經在發生。十八大閉幕後我就說,未來十年,中國在一步步走向毛澤東時代,步伐越走越快,而且會發生你意想不到的驚人變化。”

目前凱迪網站上公佈的現任管理層包括總裁李希,助理副總裁兼內容總編唐金武,友情鏈接有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網信網、新華網、中紀委等網站。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