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吁奈飞弃拍《三体》

2020-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当代科幻作家刘慈欣。 (视频截图)
中国当代科幻作家刘慈欣。 (视频截图)

9月23日,美国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 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等五名联邦参议员致信美国流媒体平台奈飞公司(Netflix)总裁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敦促他重新考虑拍摄中国作家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的决定,理由是刘慈欣曾为中共的新疆政策进行辩护。


 

美国议员在公开信中提到,刘慈欣2019年接受《纽约客》(New Yorker)采访,被问及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的镇压时说:

“难道你宁愿让他们对火车站和学校进行恐怖攻击吗?” 、“如果非要说(中国)政府有什么作用,那就是帮助(新疆人民)发展经济、摆脱贫困。”

奈飞本月初宣布,《三体》将由《 权力游戏:冰与火之歌》(Game of Thrones)编剧参与翻拍成真人版英文剧集,刘慈欣将担任制片顾问。

刘慈欣:如果中国民主了,我就逃到欧美


美国流媒体平台奈飞公司总裁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美联社)
美国流媒体平台奈飞公司总裁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美联社)

旅居土耳其的维吾尔青年作家玛丽亚·苏尔坦(Meryem Sultan)告诉本台,刘慈欣的言论表明他依然未逃脱青少年阶段被灌输的文革思维:

“今天,上百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族人被中国政府虐待。一个作家称赞中共的罪,是对文学、对自由主义的侮辱。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当作家,也没有资格出现在奈飞这样自由的一个平台,这就是欺骗人。”

《三体》中反复出现的黑暗森林法则和“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似乎早早预示了刘慈欣对中国涉疆政策的立场。

《纽约客》记者惊异于刘慈欣对新疆的态度和中共的宣传口径一致,质疑他是否被中共“洗脑”,并援引小说里的澳大利亚人在被奴役后主动选择极权政体的情节说:

“人们意识到,在这块拥挤且食物短缺的大陆,民主比专制更可怕。现在人人渴求秩序,还有一个强大的政府……渐渐地,移居者的社会开始屈从于极权主义的诱惑,就像一块湖面陷入了寒潮。”

刘慈欣暗示她,被洗脑的是西方记者本人还有其僵化的道德,“普通人关心的是医疗费、房价、孩子的教育。不是民主......如果中国民主了,将会变成地狱,我第二天就逃到欧洲或美国”。

在刘慈欣的笔下,宇宙的冷酷和人类种族的脆弱似乎容不下理想主义的奢侈和道德的羁绊。在他的书中,一名中国科学家的助理在地球濒临崩溃之际,果断挑选了三个最快做对数学题目的孩子逃生,任由剩下的孩子等待死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广东作家野渡对此表示,“官方意识形态一直强调发展权、生存权,而不是普世人权。莫言也好,刘慈欣也好,都可以说是很典型的宫廷作家。一个作家必须要真诚的直面生活,直面与人类心灵、审美、自由灵魂不相容的、最粗暴的干涉。”

新疆问题在西方社会的最低共识


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剧照。(Public Domain)
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剧照。(Public Domain)

美国议员还在公开信中直言, 西方企业应在新疆问题上与中国划清立场,“面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此类暴行,与刘慈欣的合作不是傲慢的企业决策,是共谋。”

在美国,文艺创作者因在涉及人权的社会议题上的言论不当而事业受挫,屡见不鲜。迪士尼电影《花木兰》因与新疆政府机关合作取景及主演刘亦菲声援港警引发全球抵制浪潮。

中国异议作家 、电视片《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认为,刘慈欣已经是斩获“雨果奖”的全球公众人物,“粉丝”囊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更加不能继续主动或默许中共在新疆的罪行常态化:

“中共(在新疆)违反人权正在成为国际共识,或者人们的最低共识。虽然科幻小说本身不是这个内容,但是作者有问题。他的发言就是他的政治倾向,触碰了大家的最低共识,这就和言论自由无关。新疆集中营已经上升到种族灭绝的层次。”

本台致信多位奈飞高管查询拍摄《三体》的情况,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