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和美国禁令 两场官司掀法律大战

2020-10-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夹缝中的微信(路透社)
美中夹缝中的微信(路透社)

作为中国监控网络舆情的重要一环,微信如今被美国总统特朗普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然而,特朗普清理微信的铁腕手段以及腾讯公司如今面临法律挑战。在美华人维护微信的案件庭审即将于本周四举行。与此同时,人权团体针对微信侵害言论自由的集体诉讼项目也宣布多位美国民权律师的加盟。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U.S. WeChat Users Alliance,简称美微联会)发文表示,10月15日,美微联会预计将于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与美国司法部展开法庭听证,捍卫美国微信用户继续使用这一社交平台的权利。

本台记者致电联合会发起人之一朱可亮律师,对方表示工作繁忙,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另一位发起人袁钢10月9日在“观察者网”的采访中透露,司法部新增的证据主要是有关国家安全的证据,不对外公开,律师会向法官申请查阅该证据。目前不清楚胜诉几率有多高,哪怕败诉,他们会向最高法院申请终审。

“此外,现在腾讯也在跟美国政府协商,是不是可以尝试用各种方法来达到既能用微信也能消除国家安全顾虑(的目的)。但是,到目前为止,美国商务部拒绝了腾讯的这些提议。可见美国政府的出发点还是必须完全禁止微信。总之,现在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必须完全封禁微信才能保证美国国家安全。” 袁钢说。

 

 

微信损害国家安全,有待证据检验

特朗普总统8月6日颁布行政命令称,为美国国家安全计,要求45天后(9月20日)禁止美国个人与企业和腾讯进行任何相关的交易。

美微联会USWUA于8月21日向特朗普和商务部长罗斯提出起诉,认为白宫的封杀令侵犯到了华人的言论自由,涉及对华人群体的歧视。

9月20日,北加州联邦地方法院法官比勒(Laurel Beeler)发布叫停特朗普行政令的禁制令。她表示,原告对该命令是否会损害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提出了严重质疑。而且,该命令给原告造成极大困难,后者辩称这将封锁在美华人的主要通信工具。

比勒表示,“虽然与中国有关(针对技术与手机技术)的国家安全威胁方面的一般证据大量存在,但与微信有关的具体证据却较少”。

美国司法部在动议中附上更多指控微信危害国家安全的证据,并指出比勒判断有误,“让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的微信可继续,且不受限制地被使用。”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预测,美国政府将会在10月15日的听证会上力证微信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切实威胁,“一定要证明微信危害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严重到美国政府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一部分人的言论自由。这是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论述。”

宪法第一修正案,用法大不同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和美国法学界人士捍卫微信的主要依据有,特朗普试图封禁微信违反了数项宪法条文,包括言论自由权、正当程序和对任意歧视的平等保护等等。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于2月13日对微信发起的集体诉讼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宪法“第一修正案”依然是法理核心,但公民力量用它来控告微信对个人造成的言论审查和精神压迫。

杨建利告诉本台,“这也是我们当时提醒美国的政策制定者的内容,做不好将触碰宪法第一修正案。但是他们和我们这个案子没有关系。我们是用美国的法律对微信在美国和其他地方进行施恶、侵害,进行集体诉讼,是完全两个不同方向的诉讼。当时我们主张,美国限制微信的方向是对的,但是不能够定罪个人用户以及设立防火墙,造成很多人的误解,认为我们反对美国政府进行制裁。”

这个项目获得Lanier Law Firm(LLF)和Schonbrun Seplow Harris Hoffman & Zeldes LLP(SSHHZ)两家美国律所的咨导。领衔律师是传奇庭审律师拉尼尔(Mark Lanier), 美国前总检察官、“克林顿拉链门案”独立调查人斯塔(Ken Starr), 以及宪法和民权诉讼律师霍夫曼(Paul Hoffman),预计不久将指导协调原告正式对微信进行提告。

斯塔律师去年曾发文批判中国对宗教自由和少数民族的残酷镇压,呼吁美国政府在经济制裁之外采取更多的惩戒措施。

杨建利表示,公民力量对诉讼目标、法理、原告、提告地点以及不同律所的介入程度已经研究清楚,对法律案件进行最后一次梳理之后,会确定最终提告日期。

“他们愿意帮助那些没有太多能力和强大公司打官司的个人。如果没有他们对人权的支持,以及价值观的支撑,也不可能在我们没有给他们任何经济补偿的情况下,愿意做这样非常重要的工作。”杨建利说。

微信集体诉讼的负责人之一王德育向本台介绍,目前已收集到400多起案例,多集中于以下这些方面:因微信言论监控遭受到训诫和迫害、因封号而承受经济损失、因隐私和言论自由受侵蚀而承担精神和物质损失、因腾讯隐瞒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而面临投资损失等等。但投资受损的受害人目前还未现身。

但是,杨建利认为,微信投资者的原告群体可能有很大潜力,因为美国证监会或将介入监管,尤其是中国政府和微信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他们面临着不可预期的投资风险。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在官网介绍中不无动情地写道,微信禁令会给华人的生计和情感沟通带来双重打击,“华人,包括在美华人,不是个爱找茬生事的群体——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不过是想要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一个时不时掺着点小幸福的简单日子。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在这份行政命令的阴霾之下,都仿佛狂风暴雨中一支纤弱的蒲公英,说不上何时便会烟消云散。”

杨建利则呼吁微信用户追溯问题源头,辨明大是大非,“这些用户首先要明白,因为中国政府让微信替他作恶:洗脑、信息监控、收集个人、商业和国家安全信息,造成了很多人的伤害,使得一般用户以及美国政府要进行制裁。原因始于中国政府,他们应该明白,罪恶的源头在中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