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求各地解决农民工薪水拖欠问题(图)

春节即将到来,河南发生两位农民工讨薪被刺死事件,中国农民工工资拖欠的问题再次突显出来。中国国务院星期五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在春节前集中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到的农民维权人士表示,农民工讨薪惨剧不断发生,政府文件如同文字游戏。下面是安培的详细报道
2010-0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月3号,河南发生两名农民工讨薪被施工队长刺死的惨剧。中国媒体报道说,事情发生在郑州市中牟县圃田乡政府院内,参与乡政府大楼改造工程的17名农民工发现他们的工资每月被克扣1百多元人民币,两名农民工与施工队长发生争执,被施工队长用刀刺死。现在,这位施工队长已被刑事拘留。河南禹州市的农民维权人士李朝勋先生表示,他家离这个事件发生地点大约50公里远,他从网上得知这个惨剧发生的消息后,感觉很麻木:

“反正这种事情几乎经常都听说。它这个是社会结构造成的。现在这种社会框架下,这种事情很平常,我都觉得麻木了。但对于这件事来说肯定会解决,但是想杜绝类似的事情,我想是不大可能。它这种体制造成了农民的这种利益,农民很卑贱,农民的地位很低。”

农民工是中国特有的现象,是指户口为农村、到城里打工的人,中国现在有大约2亿这样的人,这些人工资被拖欠的问题各地都很普遍。来自湖南农村的赵枫生先生透露,他从去年5月起向国家民政部申请成立民间组织中华全国农民协会,至今官方对是否批准他的申请不置可否。赵枫生先生也说,农民工讨薪惨剧太多了:

“觉得已经比较麻木了。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大陆基本上是层出不穷的,这个很多事情都是权力导致的。所以我们这些人呢都是没有权力的,权力这种事情发生要用权力来解决的。我们没有权力的人,我们只能就当一个旁观者,只能看着它发生,没有办法去制止去发生这种事情。”

中国国务院星期五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在春节前进行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专项调查,如果监督不力引发严重群体性事件,将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在赵枫生先生看来,这样的文件好比文字游戏:

“每年政府到过年过节都会有这样的禁止,那样的禁止的文件嘛,是在玩文字游戏。我对这些东西已经不感兴趣了。为什么很多事情都会这样反反复复地发生? 我觉得如果不做出一些制度性的安排的话,该禁止的禁止不了。慢慢地政府这种文件公信力也会丧失。”

其实,从今年初开始,中国媒体上就已出现各地政府部门着力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报道。新华社1月18号报道说,河南省成立专门领导小组,检查用人单位工资发放情况,为2万多农民工补发共2500多万元的工资。在北京工作的律师程海先生代理多起跟户籍有关的诉讼,曾在全国律师协会和中国政法大学主办的“户籍歧视与社会公平”研讨会上发言,呼吁中国加快户籍制度改革,保证迁徙自由。程海先生注意到,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主要集中在建筑行业:

“这个呢主要还是一个政策方面的歧视,还有大家对劳动者权益保护,长此以来,《劳动法》整个没得到很好的贯彻。还有一个方面的问题呢,整个建筑业现在垫资比较厉害,房地产商抢市嘛,建筑商一般要垫付。垫不动怎么办呢?他就克扣或者延缓工人的工资,也叫工人跟他一起来垫付。当然工人他要这个工资,但是往往有的时候,包工头他可能也没这个钱。”

程海先生说,中国年年都就这个问题发文件,要真正解决问题,还需要有实际措施:

“关键是还有个根子上的问题没有解决,建筑业的业务不稳定,导致工人的流动性特别强。工人一流动,他就想把这个工资结掉。但是这个工资呢被上下拖欠了。这种支付制度导致这个好像难以避免。冲突比较激烈的建筑工人他就会上那个塔呼吁,这两年好像少一点了,跳楼了什么之类的。现在反过来他逼急了,你看这个包工头也开始拉刀了。一个呢就是劳动部门要加强监管,对这种工作不规范啦,他往往都不签劳动合同嘛。然后就工资的保证,同时呢对克扣把人家工资拖欠各方面的,象房地产开发商、建筑公司呀要进行一定的惩治。”

前几年,中国为了消除对来自农村的打工人群的歧视,不再把他们称为“民工”而称为“农民工”。尽管如此,包括赵枫生先生在内的很多人还是认为,农民工这个词也有歧视味道,来自农村的工人也是工人,没有必要把他们称为“农民工”。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