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前傅希秋牧师急请国际社会救助陈光诚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感恩节前夕紧急联络国际社会人士,再次呼吁救助患病急需就医但被当局监控软禁与外界失去联系两个月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采访报道
2010-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长时间腹泻,多次便血腹痛,急需就医。在当局严密监控下,他不能出家门,与外界失去联系两个月。美国感恩节前一天傍晚(24日),傅希秋牧师就呼吁紧急救助陈光诚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专访。

傅希秋牧师说:“最近通过辗转渠道,我们了解到陈光诚全家包括他5岁的孩子,一些在家里日益恶化的遭遇。我们就此事,与英国上议院一些重要的议员进行了联系。今早即美国时间11月24日上午,我也收到信息,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也收到了电话,要求他跟国际红十字会联系,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向陈光诚家派遣人员探访他,并且要求对他提供及时的医疗。我也就此事,跟美国国会的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史密斯议员的高级助理,在这个感恩节的前夕通了话。这位高级助理特别表示,在国会下周复会后,第一时间会专门处理这件事情,就此事发表他们的关切,并且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于今年9月9日服满4年零3个月刑期,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却不能走出家门半步。他们5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全家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者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他们的暴徒,随时可以闯进陈光诚家里,对他发出生命威胁。9月20日,地方警察和暴徒进入陈光诚家里达6个小时之久。地方当局还在陈光诚家的东邻和西邻,安装手机屏蔽仪器。自9 月24日以后,电话完全无法接通。陈光诚亲人的电话也被切断。

一直关注陈光诚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针对陈光诚出狱后继续受到严重迫害,我们对华援助协会也致信美国国会一些议员,要求美国使馆派出官员前去探望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了解他出狱后继续受到的严重迫害。2010年10月25日,有12位资深的国会议员签署了一封致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先生的信,信中要求他派遣一名官员前去探望陈光诚,了解他的生活状况和继续被剥夺人身自由的处境。这十二位国会议员中包括众议院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席和共同主席,以及府会中国工作委员会的几位重要国会议员。”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绑架入狱,未折抵刑期。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自 2005年秋天以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陈光诚先生2005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和其它多项国际人权奖。

傅希秋牧师谴责中国当局迫害陈光诚全家。他说:“陈光诚作为一个盲人法律维权工作者,就仅仅因为为弱势群体维权,不但受到牢狱之灾,而且出狱后还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这于法于理于情都是非常严重的事件。我想,从法律上这些作法,非法拘禁无辜公民和他的家属,剥夺他们的自由,这严重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相关的还有国际法。第二,作为一个盲人,他又面临身体上的病痛,得不到或不被得到身体上的治疗,而且是被软禁,再加上当局的恐吓。于情也是非常难以理解,一点基本人道的底线都没有。他服完刑出来应该作为一个法律上的自由人,一个基本的公民,应该有完全的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和宪法规定的其他任何公民的自由。如今,他获释后,他的家反而成了监狱。并且更有甚者,透过我们所了解的信息,当局竟然出动这么多的看守警力流氓人员,对他们家进行围追堵截,还威胁性禁止家人出去,包括基本的买食品日用品的基本需要。这也是非常罕见的。”

傅希秋牧师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对此表示严重的关注和愤怒。我想中国政府高层应该对这个事情负责任。尤其陈光诚作为国际知名人士,作为被誉为亚洲小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的获奖者、盲人法律维权工作者受到这种待遇,我想这可以说是对人类基本道德底线的一个挑战。他们的家人非常担忧。我想透过这种呼吁,中国政府能够认识到这种违法违情。我想,目前陈光诚的处境只能使人联想到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他过去现在面临的遭遇。

我们无论是作为基本有良知的公民的角度,还是国际人权机构角度,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去关注陈光诚和他家人的遭遇。因为,如果一个陈光诚我们不管的话,下一个就可能轮到我们许许多多的人。”

谈到继续在国际社会呼吁救助陈光诚,傅希秋牧师说:“我们还正在与欧盟欧洲委员会联系,尤其是欧洲议会的一直在关注陈光诚的议员们,他们分布在欧盟的一些国家,我们目前正在和他们紧急磋商,希望大家齐心努力,对陈光诚的遭遇发出共同的关注和声音,使他的境况能得到改善。”

傅希秋牧师还提到:“目前我也跟一直很关注陈光诚、并曾跟陈光诚多次见面的纽约大学法学院的科恩教授正在联系。科恩教授在多个公开场合,包括他在中国访问期间向中国政府官员多次提到陈光诚所受到的非法的、不公正的、非人道的残酷待遇。我今年 7月在纽约与科恩教授见面的时候,他提到陈光诚对他受到的迫害非常气愤。中国现在主要是国家公权力黑社会化、流氓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国际社会应该再作更多的努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