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赔偿金利息去向不明 结石宝宝家长吁民间捐款(组图)

中国乳协通报总额达十一亿的毒奶粉事件赔偿金使用情况,却引发人们质疑基金利息的去向。结石宝宝家长要求当局建立透明机制进行监查,并再次呼吁民间捐款救救孩子
2011-06-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赵连海曾到河北石家庄的法院外抗议。 (网络图片/博讯网)
图片: 赵连海曾到河北石家庄的法院外抗议。 (网络图片/博讯网)
Photo: RFA


中国乳制品协会首次公布总额达11.1亿元人民币的赔偿基金资料,除已赔付的9.2亿元外,并将1.9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委托中国人寿管理。自2009年7月31日至2011年4月30日,中国人寿共支付1048万元,基金银行账户余额1.92亿元。但2年后,总额仍为1.92亿元,外界质疑,近两亿元的资金,2年多时间的利息至少也有上千万元,而如今资金利息去向不明。
 
对此,结石宝宝家长蒋亚林星期三向本台表示:“我不管你是中乳协,还是中人寿,总而言之,你们俩穿一个裤子的吧,你把钱托给他管,难道你就没有义务去问一下吗?这是托给中国人寿代管的,你最起码得问一下,这钱当真不是你家的,咱们作为老百姓来说,你把钱交给谁,你乱花,你拿去投资什么的,你难道还不能问一下,我的钱投资的怎么样了,监督的责任你肯定是有的,就像我们一样,现在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全社会的人都可以通过查询密码,看到我们的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捐给了谁,捐给谁都有给一个公告,所有人都会去找这个人核实。

图片: 因毒奶粉而死亡的孩童。 (赵连海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 因毒奶粉而死亡的孩童。 (赵连海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三聚氰胺事件发生至今接近三年,但当局一直未妥善处理问题,许多受害孩童也未能获得救济及治疗;结石宝宝创办人赵连海日前开设银行帐户筹募善款,款项资助病童到香港或国外接受检查及治疗,赵连海表示,公共捐助到达一定数额后,将优先救治一些病重的孩子并对其进行深入全面检查,再对很多长期服用毒奶但没有得到官方确诊的孩子进行深入检查。

赵连海星期三向本台表示:“首先, 先救治我们目前已经接触到的几个急需救治的孩子,有一个孩子的肾脏萎缩,消失没了,他另外一个肾也动过手术,是由于毒奶粉造成的,通过对他的治疗以及深入检查,第一先解决这个孩子身体健康的问题,第二通过这种治疗检查希望能发现一些问题。”

记者:“现在筹到的基金有多少?”

赵连海:“昨天晚上家长核查有一万多了,因为刚刚启动, 还是比较欣慰的,有很多人在支持我们,实际上从我们来讲,需要的资金还是非常的大的,面临的孩子非常的多,而且进行的检查是全面深入的。”
 
赵连海认为, 曾有数以亿计的儿童都消费这些含有三聚氰胺的有毒乳制品,因此必须要追下去,否则未来发生病变会有更大的灾难。
 
他认为,中国乳协总额超过十亿的赔偿基金数目如此大,赔偿范围如此广,只有两个机构在运作,一个是中国乳协设立基金,一个是中国人寿负责具体赔偿,既缺乏审计监督也缺乏行政监督。
 
中国大陆食品安全问题不断,正当社会各界要求当局对于食品更严加把关之际,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和卫生部星期一共同主办的“科学认识食品添加剂”座谈会上,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主任毛群安表示,正在打造一个健康的媒体报道平台,对极个别的媒体记者建立黑名单,以此打击他们有意误导人民,传播一些错误信息的势头。
 
对此,香港记协主席麦燕庭向本台表示:“其实有关食品安全,卫生部靠的就是要传媒去向大众广传,因为这是涉及每一个人的卫生及安全。其实他要求的应该是传媒充分的合作,如果一些传媒报道了对食品安全有影响的时候,我觉得顶多就是不接受他采访,但其实这样就等于是减少了向社会广传信息的一个机会,根本是不可以接受的,因为有关食品安全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的安全,而不是说消息出来,可能对食品工业造成什么影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