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死难者成“敏感话题” 《南周》深度报道被撤换(图)

在网民对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质疑声浪高涨之际,北京官方周四更新死难者人数攀升至77人。此外,《南方周末》原定八版深度报道水灾却被撤下,《人民日报》周四发表评论文章《伤亡人数不是“敏感话题”》。
2012-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大雨引起争议及死伤不断 (志愿者提供)
图片:北京大雨引起争议及死伤不断 (志愿者提供)
  

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言人周四深夜公布“7•21”特大自然灾害遇难人员情况。直到7月26日,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包括在抢险救援中因公殉职的5人,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

北京官方政务微博周四发布消息:“7•21”特大自然灾害遇难者人数广受网友关注。继22日发布了37人的遇难者人数后,我们夜以继日开展搜救工作,又陆续发现了一些新的遇难者。发布死难者人数,必须十分真实丶准确,由于重灾区山地多,道路破坏严重,死难者搜寻难度大,目前搜救工作已近尾声,我们一定会尽快公布最新遇难者人数。

“7•21”暴雨过后,北京周三又迎来主汛期第二次降水。北京连续强降雨给市区及周边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洪涝灾害,北京防汛办周三公布消息称全市受灾人口达160.2万人,造成经济损失116.4亿元。

周三晚间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7.21灾情新闻发布会,而对外界最为关心的死亡人数官方却闭口不谈,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周四发表评论文章《伤亡人数不是“敏感话题”》表示,“人命关天,对生命的关切乃人之常情。正因为生命无价牵动人心,作为权威发布者,政府自然要对伤亡人数的统计格外审慎,相关情况的核实也必须更加严肃。但与此同时,面对公众的“数字敏感”,甚至出现的一些“数字猜想”,我们也需要同时思考:这种审慎和严肃,如何与公众的关切与焦虑对接?又如何更好地彰显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

对此北京学者莫之许周四向本台表示:按照党国的体制,这些数字都是由下面统计而来的,而不是专门有一个小组来进行,官僚主义就是这样,下面没有更新,上面就也不更新,公布这些数字还要最高领导层签字才可以,所以他们不可能更改的,何况现在又在忙着开十八大,他们对民意的回馈做得迂回缓慢,因为它这个体制本身就不是可以直接回应的,很多人说需要政府回应,但是这个不是我们选出来的政府,我们怎么要他们回应呢。

北京市民政局统计自发起募捐行动后,两天的时间里全市共收到6000万的善款。

网传一名重庆网民在天涯论坛上发帖呼吁民众不要捐钱,被当局查获IP地址追踪到家中,当局指控他影响社会和谐发展,将会被以违反公共安全罪起诉。音乐人左小诅咒周四在推特表示,我在新浪再次被禁言,没有通知,也没有告诉我任何原因。后打电话给客服告诉我,是网管办做的决定,是因为我在新浪微博影响力太大,对于7.21北京雨灾事件不替政府说话!老子也没说啥,只是转转帖子,去年温州高铁事件也是,我也受到同样的遭遇。

北京公安局局长傅政华日前在一个会议上说:“今后,如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

据了解,广东媒体南方周末在近日采访24名遇难者家属,原来准备在八个版面刊登,星期三深夜传出其中四个版面被紧急撤下,本台记者周四在南方周末的报纸上发现其中有四个版面“开天窗”全部变成公益广告。

本台就此致电南方周末查询,一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我是后勤人员,我也不知道。

记者:那有谁知道这个事情?
接听人员:现在这个办公室没有编辑和记者。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接听人员:现在都不在。

无论记者提何种问题对方都以不知情,也无法为记者查询为由回答。

本台记者之后再致电南方周末在广州的一位新闻编辑人员。

记者:我是香港打来我是想问关于北京暴雨的报道,你们有接到限制之类的吗?
编辑部人员:我不知道,当时我可能已经下班了。
记者:报道被限制的话,你们之后也应该都知道。
编辑部人员:你问当时的编辑吧。
记者:你们有没有接到过这样的限制令?
编辑部人员:我现在不方便回答你,不好意思,我正在开会。

对方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便径自挂断了电话。

熟悉事件的资深媒体人北风告诉本台记者:从南方周末工作人员发的微博来看,毫无疑问是和北京暴雨有关,有一个工作人员在微博中说有7个同事在北京跑了超过2000多公里,采访了24个死难者家属,之后倒头就睡,之后早上起来看到消息。

记者:这是上面下的命令还是南方周末自己的做法?
北风:从了解到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广州省委宣传部下的命令,或者更高。南周的工作人员在微博中说主管市委苦求未果,一定不是南方周末自己的意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