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兰濒临生存绝境 呼请社会各界密切关注(视频,图)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无家可归寄居小旅馆,却仍遭到当局无端断水断电,生活难以为继。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1-0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倪玉兰与丈夫无家可归(网络资料/心语提供)
图片:倪玉兰与丈夫无家可归(网络资料/心语提供)
Photo: RFA



视频转载:倪玉兰律师被断网断水断电(心语整理制作)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夫妇被当局剥夺失去居所后,暂时寄居在北京西什库大街的御馨宾馆的小房间中。

但是,自2010年12月下旬,当局强迫宾馆对其房间断电、断网,还限制供水,倪玉兰夫妇只能靠点蜡烛取亮读书。到星期二,当局对其断电已经长达16天。

不但如此,当局还正在继续挤压倪玉兰的生存空间。

倪玉兰星期一在推特上发出紧急求救说:在这寒冷的冬季,我们夫妻二人将面临着被赶出旅馆,冻死在街头,希望您们关注我们的处境,将我们的遭遇向联合国人权组织反映,督促中国政府尽快解决问题,保证我们的基本生存权。

倪玉兰星期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现在的情况还是处在危机当中,他们是断电第16天了,然后也是经常性断水,网络还有座机也断了,我们是打不出去的。”

记者,“为什么要对您这样?”

倪玉兰,“因为经常有一些访民来访,他们需要求助,需要我们维权律师给予他们更多帮助,所以每天来很多人。”

倪玉兰本来是北京市的维权律师,从事民间维权工作已有十年,因帮助北京一批弱势群体维权,得罪了北京地方政府官员,因此受到官员打击报复,惨遭非人的酷刑折磨,两次被关进监狱。

2010年4月出狱后,无家可归,只能露宿到北京皇城根遗址公园的“紧急避难所”,后来经过网络民众的搭救,才得以暂时寄居到小旅馆。

之后,当局并没有放过干扰倪玉兰的正常生活,透过各种手段继续加以迫害。

本台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队长杨海波查询。

“想问一下倪玉兰律师的事情,因为她现在被关在宾馆里面,您说过要去看望她的,您知道现在她被断水断电?”

“喂喂,到时候再说吧。”对方尚未回答记者问题,便径自挂断记者电话。

之后,记者再致电厂桥派出所所长孙健和西城公安分局国保队长谢毅都遇到类似情况。

倪玉兰的遭遇已经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关注,并随着导演何杨的纪录片《紧急避难所》而为中国网民所熟知。

新年前一天,英国驻华使馆二秘去旅馆探望倪玉兰,了解她所居住的旅馆房间被断电、断水的生存绝境。

维权律师滕彪不断呼吁外界关注倪玉兰情况。

“倪玉兰虽然处境非常艰难,但是她还是帮助其他人做一些维权的事情,很多访民去看望她,她也及时把一些访民的情况发到网上,包括他的先生董继平也去参与一些围观、救助访民的行动。”

滕彪也呼吁外界关注音讯渺茫的山东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的处境。

“像陈光诚从监狱出来以后,立即被严密看管,剥夺对外界的一切联络方式,而且连他最基本的去医院看病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村里有大量的便衣,还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严密看管,任何人都不可能去接近他的村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