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农民工被边缘化 亦难融入城市

广州的一项调查显示,80后农民工已成为新生代农民工的主体,很多农民工已没有土地或不懂务农,然而这些新生代农民工在农村被边缘化的同时,也难以融入城市。
2011-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州的《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广州市总工会针对广州市三个区993名“80后”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访问结果显示,“80后”农民工已成为新生代农民工的主体,其中近7成人受过高中及以上文化教育,约有三成农民工已经没有土地,或基本不懂务农,乡土意识逐渐淡薄。

调查显示,16 .4%的人从小就和父母一起在城市里长大,或者在念小学、中学时就已经来到城市,对于农业生产陌生。80 .2%的人虽然一直在农村长大,或者在年纪更大时才进入城市,但是其中12 .8%的人,家里已经没有土地。另有7 .8%的人不知道家里是否还有土地。

调查还显示,中国新生代农民工想融入城市,却面临重重困难,19.5%的农民工没有享受任何社会保险,占40.3%的人曾经遭遇过同工不同酬的歧视,不合理收费、子女教育问题等也成为他们融入城市的困难。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认为,中国农民工在城市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以及由此引发的外来打工群体与当地人之间的暴力冲突,主要是当局的歧视性制度造成的。

“我觉得农民工在城市里面,他和当地人实际上处在不平等状态,这样的话相处就会有一种冲突。实际上当地人是有点儿看不起农民工,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讲当地人的福利、好的收入等实际上是来源于农民工。因为农民工到了当地,然后那些工厂雇佣农民工,工厂要交税,工厂要租房子,这些实际上都是当地的社会、由当地的这些人分享这种果实。实际上这种分享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不公平的。政府现在是用这种制度来保护这种当地人。”

李强认为,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造成了新生代农民工在离开农村数年后,仍难以融入城市。

“比如说我最近搬家,我从纽约搬到新泽西,我就没有什么区别,把那个驾照换一下,当地所有的福利就可以同样享受。那么在中国就没有办法,因为它是户籍制度。从四川来的农民工,他到广东去打工,他实际上就不是当地的。如果你是当地人,你可能享有比如子女就学等很多优惠。但是对外来工就不一样。在美国只要你交税,按照交税多少,反过来讲,如果我交税交得多的话,我就应该享受这个权利。但在中国不是这样的,不是以你交税的多少为准,而是以你的户籍所在地为准,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报道说,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近日发布的《广州社会蓝皮书》指出,外来工融入城市、保障房、物价等6大问题将是今年广州社会发展的热点。

蓝皮书撰写人梁柠欣认为,当前外来工融入城市最大的困难是缺乏“归属感”,他们在城市中无法享受住房、医疗、保险等公共服务。

原美国中文网刊《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中国的社会转型是在一种完全没有公平正义的基础上开展的,这也造成了贫富差距的增大和农民工难以融入城市的问题。

“这种情况以现在社会发展趋势看,中国共产党没有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法,也没有人再认真地讨论一个解决的方法。因为很多东西受共产党的控制,现在变成了权力和资本的结合,就是说共产党权力已经转换成资本了。现在是用资本主义的方式来控制社会。这些东西都已经看出来,如果不是爆发革命或者暴力性的巨变的话,是看不到任何和平的、理性的平缓的、过度的方法。这个是绝大多数人感到绝望的原因。富人也是人心惶惶,害怕之后,中国的富人也不是说大家出钱出力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没有。他们都是带着孩子,带着资金转移到第三国了。所以说中国社会的根本矛盾现在看不出有任何解决的办法。只能说未来的五到十年当中,这种暴力式的、失控的、血腥的事件会越来越多。”

李强认为,中国的农民工群体遍布全国各地,除了广州,其他城市的农民工也同样面临难以融入城市的问题。中国各级政府应该考虑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让农民工能和本地人享受同等待遇,这样才能缓解农民工和本地人的冲突,避免类似广州增城事件的再次发生。

6月10号到12号期间,广州增城市新塘镇连续发生大规模抗议。起因是来自四川的孕妇王联梅和丈夫在摆摊卖牛仔裤时遭城管驱赶打骂,导致王联梅倒在地上,引发围观民众不满,演变成大规模暴力骚乱。当局派出数千武警才令事件平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