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讨论中国农民工被拖欠工资问题

据中国的东方财富网星期二报道,临近春节,拖欠农民工工资等劳资纠纷进入高发期,“流血讨薪”等恶性事件在全国各地频频发生。年复一年的“欠薪问题”何时才能画上句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平邀请在美国的中国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刘念春和中国劳工通讯主编李强就此进行了讨论。
2011-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首先我们请刘念春先生你对农民工欠薪的现象是怎样看待的呢?”

刘念春:“农民工欠薪是长时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其实对农民工是一种歧视,他不把农民工放在眼里,他为什么欠农民工的钱? 因为他们觉得欠农民工的钱不会把他怎么样。他不会因为欠农民工的钱受到惩处。其实农民工在中国是相当弱势的群体,而且是非常庞大的一个群体。可是这个群体在中国社会地位是在最底层的这么一个处境。这些老板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儿。认为,即便欠了薪水,他们也上告无门。他们即便上告法院,因为老板有钱有势,现在中国的法院实际上内心也是看不起他们的,也不会出来为他们申冤。所以,农民工的话,这么多年问题也得不到解决。也是由于这种原因,农民工是相当弱势,又没有组织,他们个人对抗老板,所以这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记者:“请问李强先生,您对中国国内农民工欠薪的现象是如何看待?”

李强:“如果是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情况下,农民工的权益就会受到损失。像农民工欠薪不是现在才有的问题了。在过去几年,在2006年以前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报道,对农民工讨薪。但是,2006年以后,因为中国的经济稍微好转,那么,农民工欠薪的问题报得比较少。但那时因为经济情况有些复苏,情况相对稍微好一些。但它现在经济情况又不好了,有些工厂它收不到款的时候,这个问题它就会转到农民工的身上。所以,讨薪的问题在中国对农民工来讲不是今年发生的,而且是在很早以前在过去十年、二十年那时候就存在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办法解决的。核心问题农民工没有组织。”

记者:“刘念春先生,您认为彻底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刘念春:“彻底解决的话,农民工应该有自己的组织,应该组织成自己的工会。这样他们就形成了一种有了自己为自己最有力的团体。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团体、工会出面跟老板讨薪。老板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敢不给钱。因为有群体的话那就形成了压力。没有压力,单个儿对老板没有任何压力。而且最主要的症结是什么呢?农民工组成不了工会,也由于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根结就在这里。权力太集中,都集中到共产党手里了,可共产党实际上它只为权贵服务的。它根本就不会为底层老百姓去说话。”

记者:“如果要想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农民工欠薪的问题,李强先生,您认为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刘念春:“当然如果说核心的问题是要有农民工自己的机构了。那你说现在中国的全国总工会好像它不能够起作用,就会直接去影响农民工的权益。我认为最重要的几点,就是保护农民工的组织,不管中国的现状怎样,我觉得全国总工会要发挥作用了,真正的做工人的代言人;第二个,中国政府应该更开放,鼓励非政府的劳工组织,维护劳工的权益。在政策上面,政府应该在法律上做一些规定,欠薪问题在立法上面能够有所体现。能够追究这些欠薪的企业当事人的法律责任。这样在某种程度能够减少欠薪。”

记者:“中国国内的法制不健全是不是也是农民工欠薪问题得不到解决的症结之一呢?”

刘念春:“对。这个也是原因。不过,法制不健全,这法律是共产党定的。共产党定的每到关键时候,它就把法律放到一边儿了。你像历次运动,它根本就是把法律放到一边儿。既然是自己定法,它可以完全不尊重法。共产党的权力已经是在法律之上。法律制约不了共产党的权力。”

记者:“农民工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也有自己从事维权活动的现象出现?”

李强:“农民工维权事情也有。但是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里,能够真正去维权的农民工还是少数。为什么现在欠薪的问题一直都存在?我认为很大程度是老板欠薪是比较普遍的问题。那么,如果不出现极端的事件,实际上也不会引起媒体、政府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下,在某种程度下间接地鼓励了老板欠薪的行为。作为农民工维权讨薪成功的或者得到支持的案例比较少。大部分欠薪最多的结果还是农民工受损失。所以这成为恶性循环,因为农民工拿不到钱。当地政府没有办法更多的加强去为农民工维权的那种力度。这样的话,间接引起企业老板更大范围的拖欠农民工的工资。”

记者:“如果我们要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李强先生,您认为政府是否也有责任采取一定的措施呢?”

李强:“政府肯定有责任,它在立法比如说在劳动的立法上面对这种欠薪行为有规定。关键问题是它要执行。如果说它欠薪以后,企业主如果欠薪而没有更多的解决责任或法律责任的话,变相的会鼓励这种企业的欠薪。中国的立法关键是要去执行立法。所以,在这个方面政府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

记者:“刘念春先生,您认为如果彻底的要解决这个问题,从政府方面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刘念春:“政府采取措施就是按照共产党定的宪法第35条,应该允许农民工成立自己的组织,应该有自己的工会来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记者:“那么,最终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前景怎么样呢?”

李强:“因为我一直观察农民工欠薪这个问题。以前还有农民工跳楼的也有,各种情况都有了。到了这种情况才被重视。我感觉前几年稍微重视一点,欠薪问题就有所缓和。还有经济情况比较好。可能那些企业前几年上海都比较有钱嘛,农民工欠薪问题就相对少一些,现在,拖欠款比较严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农民工的权益受损。实际上核心的是农民工没有代言人。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我想在经济情况好的时候,也许这个情况会好一点,如果经济情况差下去,那农民工的欠薪情况会更多。目前我认为现在这种发展农民工还是没有保护的。如果这两年经济情况稍微好一些,因为增加了很多的款来刺激中国的经济,但如果经济一旦衰退,那农民工欠薪问题会更多。”


回报: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平邀请在美国的中国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刘念春和中国劳工通主编李强就农民工被欠薪问题进行的讨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