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维权农民及异议人士被传唤 杭州维权人士杨云彪下周开庭(组图)

浙江杭州的维权农民杨云彪,去年“十一”前夕到北京上访,被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起诉,下周开庭,他将面临第二次判刑。此外,浙江的两位维权村民和一位异议人士,周三也被当局传唤。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7-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横路村三组组长蒋苗土星期四到县政府维权。(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横路村三组组长蒋苗土星期四到县政府维权。(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本台曾多次报道杨云彪的维权事件。2007年8月,杭州之江度假区为了建造别墅,强拆杨云彪家的房屋。他使用液化气瓶进行抗争,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被西湖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去年一月底,杨云彪获减刑半年,提早出狱。据当地消息人士透露,地方当局认为杨云彪妨害当地政府和开发商征地合作项目,因此要判他。
 
杨云彪因去年9月下旬到北京上访,被当地信访人员截回后,被公安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刑事拘留。其妻子孔秋华和律师刘晓原周四到看守所会见,但只准律师出面。孔秋华告诉本台:“就说下周一开庭,我们刚刚从看守所回来,家属不让进,我们的律师见到了杨云彪”。
 
律师刘晓原和杨云彪见面后,告诉本台,他将在法庭上为他做无罪辩护:“这个罪名是不成立的,起诉书是非常简单的内容,他们所说查明的事实部分的内容,也仅仅是一百多个字,起诉书实际性的内容,我估计一百多个字吧。”
 
刘晓原说,杨云彪认为当局肯定会判他罪名成立:“但是他自己认为是不构成犯罪的,这个事情是因为拆迁(征地)所引起的”。
 
近年来,大部分失地农民上访维权,被抓被判刑的,其罪名和指控内容都不提上访,甚至连所谓的“非法上访”,也不会出现在起诉书中。当地维权人士认为,当局刻意回避的部分,才是真实目的。
 
在距离杭州约六十公里的安吉县天荒坪镇横路村,两位参与堵路维权的村民周三被当地派出所传唤及警告,该村三组组长蒋苗土周四告诉记者:“一个叫胡春根,一个叫何本连。胡春根是从早上九点多钟,一直传唤到吃了晚饭才回来。给他们做笔录说,他(公安)说,国际媒体报道了,搞到国际网上去了,说是反共行为,说不要参与了,再搞下去要抓你们了”。
 
本台周日曾报道,身患癌症的蒋苗土不满镇政府将他们的130亩土地租给工厂,却不给村民相应的补偿,而这些工厂严重污染环境。上周五起,独自一人将工厂通向外界的道路堵塞。当局出动特警、城管近四百人到场。周四他继续到县政府和县环保局上访。
 

图片:独立作家力虹病情严重,医疗费也越来越贵。(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独立作家力虹病情严重,医疗费也越来越贵。(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另外,不惧传唤的浙江异议人士朱虞夫,也在同一天被杭州警方传唤。他周四告诉本台,公安追问他有关为独立作家力虹(张建红)呼吁的事:“在6月12号,你是不是去看了力虹?6月14号,你是否发表了救援力虹的呼吁书?我说我电脑的IP地址,你们的网警控制严严的,我说如果有发表,就有证据在你们这边,不要问我了。”
 
朱虞夫最近获悉力虹的病情加重,他告诉记者,力虹的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都出现问题,由于病情加重,现在每天的治疗费用由1500元上升到4000元,在力虹家人的努力下,社区拿出了8000元救助款,有关部门原则上同意9月份解决其医保和低保的问题。他说:“原来呼吸系统不是很好,消化系统还是可以的,灌流质还是可以的,现在消化系统也出了问题。人更瘦了。现在的治疗费用要四千元一天。”
 
力虹妻子董敏告诉本台:“现在他肠胃不好,灌进去食物消化不了,出虚汗。现在每天都在用药,什么抗菌素等等”。
 
朱虞夫说,他出院后,当局如果仍未落实医疗费,他将控告浙江省监狱管理当局:“力虹这个病情是他们延误的,当时他的病是没法可治的,这种绝症应该是给他保外就医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