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像六四夜移往中文大学 新出李鹏六四日记被指卸责(视频,组图)

一度被香港中文大学校方拒绝的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在周五晚烛光晚会结束后,从维多利亚公园移送到中大,数百市民到现场迎接。此外,香港出版《李鹏六四日记》一书,有评论认为,内容可见,李鹏想洗刷自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纪念六四气氛浓厚。(记者乔龙摄影)
图片: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纪念六四气氛浓厚。(记者乔龙摄影)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体现民众平反六四心愿的新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六四深夜,在支联会成员和中大学生的簇拥下,从铜锣湾的维园广场运抵中文大学,数百名市民在场迎接。候任中大校长沈祖尧周五表示,新民主女神像放置在由学生会管理的文化广场,是较合适的做法,不过学生要按程序提出申请。被问到学生最终能否如愿,沈祖尧未有正面回应。

在此之前,校方表示,不会阻挠学生会将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搬入中大校园,但会与学生商讨雕塑何时搬走。不过,学生会表示,雕塑是否永久摆放,应该由全体学生决定。学生会会长黎恩灏接受采访时说:“校方一定要无条件给我们摆放,校方说给我们短期摆放,我们一定不会接受的,一切由同学决定,不是校方以长官意志,说要搬就搬走。”
 
学生会重申,雕塑摆放在校园后,一切维修保养费会由支联会及学生会负责,并表示火车站人流最多,最适合摆放雕塑,立场不会改变。
 
香港文化人吴宜三认为:“我认为校方的立场是不正确的,人家在香港大学都可以摆放,为什么在中文大学不能摆?另外,80后、90后的这种觉醒,还是应该支持的,学校不应该以这种态度对待。”
 
曾经在中大获得两个硕士学位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表示,当局还是有政治考虑的:“学生把这个(女神像)展品做纪念的活动,他(校方)如果没有政治考虑到话,他(应该)让大家做什么都可以,所以我们觉得中文大学这样的做法,绝对是非常严重的侵犯学生举办纪念六四活动的权利。”
 
而香港大学学生会,周五趁六四21周年纪念日,约七十名学生在校园举行纪念活动,下午为港大太古桥上的“六四”标语重新油漆,他们先在场为六四死难者默哀一分钟。学生会又发表声明,谴责中大校方拒绝让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放置校园,认为是怯于承担传承历史的社会责任,深表遗憾。据报,港大校方于1997年也一度阻止过雕塑“国殇支柱”进入校园,但周五港大校长徐立之表示,学校绝对支持同学有不同政治见解,任何活动都不会阻止。
 

图片:中大图书馆门前,学生以标语抗议校方禁止民主女神像入校园。(记者乔龙摄影)
图片:中大图书馆门前,学生以标语抗议校方禁止民主女神像入校园。(记者乔龙摄影) Photo: RFA











香港媒体当天的焦点集中在与六四相关的内容,英文《南华早报》头版引述即将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一书内容,称他在六四事件初期,已作最坏打算,称他宁愿牺牲自己及家人,都不想事件演变成类似文革的悲剧。李鹏特别在日记中强调,是邓小平于(1989年) 5月 17日决定对北京实施戒严及军队入城。
 
出版新书者为赵紫阳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居港的鲍朴表示,无法完全肯定内容是李鹏所写,但通过考证相信是真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则认为,李鹏有关六四事件的记载,并不可信。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对此表示,李鹏日记是在为自己开脱:“而且我怀疑他事后会不会把这些事情歪曲了再写呢?六四镇压再次证明是非常不得人心的,所以他们都想推卸掉,李鹏在里面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对媒体表示,李鹏近期发表有关六四的日记,不会影响公众对六四的认识。他说,从日记的内容反映李鹏当年将六四事件错误定性,要负上责任;又质疑如果李鹏认为镇压是一件“光彩的事件”,为何要将调动军队的责任推卸给邓小平。中国国务院新闻办未有回应日记是否准确。
 
与香港隔海相望的澳门,当晚也有六四烛光晚会,澳门劳动权利促进会会长李漫州表示,已整整21年了,应该给死者一个公道:“(澳门)支联会有一个烛光晚会,在议事厅前的地方(举行),这么多人的一个愿望吧,希望给死者一个公道,给他们的家人一个安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