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扬州骇人听闻的野蛮拆迁事件

江苏省扬州市最近发生骇人听闻的野蛮拆迁事件:开发商雇佣黑道打手向拆迁户户主喷放毒气,致使一名六旬妇女严重伤残,警方则派成群便衣对拆迁户实行严密监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8-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当代两位中国领导人的故乡苏北扬州市,这些年得天独厚、春风得意,被人们视作华东地区经济发展的宠儿,其建设成就有目共睹。然而,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城市把高速发展建立在对人民原始积累式的剥削之上。两个星期来发生在扬州市国庆路157号的野蛮拆迁事件却不由得让你震惊:开发商居然雇用黑道打手向拆迁户户主喷洒毒气,致使一名六旬妇女严重致残。也许这一丑闻过于令人发指,扬州市官员不敢承认实有其事。

然而,户主金少堂星期一晚间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黑社会和当局对他一家的骚扰和伤害不容抵赖:

“全部有录像的,全部过程,他现在赖不了。他上去就喷这个毒气,然后把他们喷得,两个老人什么都看不见。没有办法了,把生活用的煤气瓶打开,把火引进来了,这个火烧的很大。这些黑社会的看到煤气瓶都烧了,因为烧了以后会爆炸,所以全跑掉了。跑了以后,两个老人又把煤气瓶很快关掉。关掉以后,两个人就摊在地下。这个时候,黑社会看到了。噢,煤气瓶关掉了,他又上来了。上来就喷这个毒气。喷了以后还用砖头什么的朝你砸。”

记者:“两位受害者是?”
金少堂:“金蓝瑛(音)是我的妹妹。徐文珍(音)是我的老婆。”
记者:“你妹妹和你妻子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呢?”
金少堂:“很危险,很危险。我妹妹现在――今天早晨提前出院了。”
记者:“这个医疗费谁出啊?”
金少堂:“自己给。”
记者:“你妹妹的伤势是不是很严重呢?”
金少堂:“很严重也没办法。”

金少堂对记者说,他这两天不敢回家,怕当局和黑社会对他下手:

“我现在都是在外面,东流西荡,不能回家。如果回家,他就搞一些黑社会种种的,还有一些街办的,他都能把我随时随地带走。带去了以后,他就可以限制你的自由。到时候就逼着你要替他签字,就处于这个情况。”

金少堂表示,他预感到很快就要出事:

“可能我家就要出事了,今晚就要出事了。现在他们看到的全是便衣,我家人出去都有人跟踪了。”
记者:“网上有些照片,你们好像把自己锁在钢笼里面,为什么?”
金少堂:“他绑架。今天马上就要出事。”
记者:“那你们有什么准备呢?有什么防御措施?”
金少堂:“没有办法。你怎么能够防御到他呢?”

但是,金少堂说,他准备以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相关批示为尚方宝剑,坚持斗争到底:

“我们就是按照胡锦涛主席所批示的,那么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拥护,因为胡锦涛有这个批示嘛,你不应该强迫拆我的。72号主席令是对全国的,还有62号主席令,都是你不好强迫拆我的。如果你公共利益的,我们可以服从你。你商业开发怎么能够这样对抗胡锦涛的主席令呢?他这个地方能够卖掉几万块钱一个平方,给我们很少很少。那么你开发商这样搞,跟这个黑社会打手,再官商勾结,那你这样欺负老百姓,老百姓是不能够接受你这样欺负的。什么事情应该平等对待。”

中国问题评论家谢选骏说,开发商雇用专业打手对付拆迁户已经不是秘密:

“那些征地的人雇佣这些打手去,不一定是他自己养的打手。中国现在都有专业化的打手公司。”

谢选骏表示,中国强迫拆迁现象的根子在于司法制度有问题:

“主要还是中国的法律制度有问题,法律不健全。你像日本,我在日本住过我知道,他建机场,成田机场,就是因为有些钉子户不搬,到现在也没办法。他就是跟当局对着干,就是说要价太高,或者就是成心对着干,我就是不搬。那么,这种当局也没办法,就只好随他去了。他让钉子户住在机场里头,把他的地都围起来就完了。”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