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六四难属含恨自尽 港六四游行促结束一党专政(图,视频)

六四周年纪念日前夕,北京的一位六四难属上周五含恨自缢身亡,公安扣留遗书。死者妻子张振霞星期天告诉本台,丈夫在遗书中写下“以死抗争”,终年73岁。北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及难属们对此深感悲痛。这也是23年来,首位以死抗争的六四难属。在香港,支联会发起平反六四,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游行,有两千多人参加。
2012-05-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5月27日,香港支联会发起千人大游行,要求平反六四。(乔龙摄)
图片:5月27日,香港支联会发起千人大游行,要求平反六四。(乔龙摄)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北京“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日前夕,当年被戒严部队射杀的青年轧爱国的父亲轧伟林上周五和妻子张振霞道别后,第二天被家人发现自缢身亡,留下一份“六四遗书”。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星期天告诉本台:“我们一位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这位老父亲轧伟林,5月25号突然自尽身亡了,自缢身亡。他有份遗书,遗书的内容他说‘我叫轧伟林,我的儿子轧爱国于1989年被戒严部队枪杀,至今23年,没有讨回公道。我以死抗争’。大致内容就是这样。他走在我们前面了,他是核工业部核二院的退休职工。原来是纪要员,他是死难者家属里面,第一个以死抗争的”。

丁子霖星期六曾到轧伟林家探望,张振霞讲述了丈夫离去时的情景:“前几天他的老伴,还有大儿子看到(遗书),当时就力劝他放弃这个念头,说我们还要坚持。他老伴是内风湿很严重,刚刚出院。他就待在他老伴看到最后,他和老伴说就是舍不得你。他老伴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在25日上午十点钟,她的老伴和她再见,她以为他出去一会就回来,哪知道再也没回来”。

丁子霖说,家人当晚报警求助,当公安发现“六四遗书“后,立即将遗书和遗体强行带走:“到了26日早上六点钟,他的遗体是他的儿子,儿媳妇和侄子,侄女找到的。在他们院子的地下车库里,但是他们没经验,没敢动。结果警方来了很快就控制起来了,现在遗书、遗体都在警方手里。而且遗体今天火化”。

本台周日傍晚联系到张振霞,她说,丈夫离去时,仅留下简短的几句话“他就这么走的,说‘振霞,我不能伺候你了’,走了就没有回来”。

记者:他的遗书您看到了吗?

张振霞:我知道,就因为孩子的事,含恨而死,他以死抗争,他这张纸(遗书)里就这么写的。

当被问及公安是否扣下遗书、控制遗体。张振霞激动的情绪难以自制:“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不怕,我实事求是,我不怕,我没犯法,我实事求是(跟记者)说,我怎么啦,我的人权在哪里?我孩子没了,我不能说呀?你们谁愿来谁来,我活七十岁了,我怕什么,我实事求是说,我有什么错?我没错,谁来我也不怕,我家的电话都有监听”。

记者:公安怎么说,公安不让你说吗?

张振霞:没有,我问来人,你们是公安局的吗,他说是,我说‘我们家老头,你知道怎么走的吗?你知道六四。。。。’,把他们吓跑了。(公安)来了三个人。

记者:今天在哪个地方火化遗体?

张振霞:门头沟。让我再多说,我这心疼啊。

张振霞说,儿子轧爱国遇难时22岁,89年6月3日晚上外出找女朋友买鞋,一夜未归,经家人四处寻找,第二天在301医院看到儿子躺在冰柜里,医生说是脑干贯通,没有抡救过来。其骨灰现安葬于老家天津。

在香港,支联会发起民主大游行,要求北京当局释放被捕的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及结束一党专政。支联会当天获悉六四难属以死抗争后,下午三点多,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时,手持白菊花,游行到新政府总部。参与游行的两千多人中,有大陆“自由行“旅客及“九零后”青年,也有大学生打扮成八九民运的学生。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对本台说,今年中央及香港特区政府都要换届,要向新领导人展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今天是我们每年都有的爱国民主大游行,主题也是平反“六四”、建设民主中国。我们觉得今年特别的是中国换领导人,香港也换领导人。我们希望今天的游行他们可以听到香港人民强烈的要求民主的改革”。

他说,最近几年,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倒退:“在陈光诚这个事件里面,我们看到山东的官员还是非法软禁陈光诚的家人。在人权方面继续没有进步,在民主方面我们也看不到任何的改革。所以我们香港人民表达我们对民主的诉求。相信今年也多一点人对中国民主,人权状况是不满意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