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藏人炸村政府身亡 学者吁当局真正实行民族自治

四川甘孜德格县温托乡一位藏人上周五用装满汽油的塑料桶袭击村办公地,当场身亡。海外藏人周三告诉本台,死者扎西的遗体本周一在公安的监视下火化。评论认为,藏人由初期的自焚抗议发展到以更激烈的方式表达诉求,中国政府应深刻检讨,真正实行民族自治。
2012-0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藏区藏人抗议当局的治藏政策,先后发生二十多起自焚事件。

最新的一起发生在上周五,海外藏人引述境内消息称,藏历新年初三,甘孜州德格县温托乡的一位年轻藏人,炸毁了年古乡娃巴村和驲巴村联合党员会议厅,房屋受到损坏,但无人伤亡。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助理负责人江白木浪本周三告诉本台:“2月24号那天早上3点50分左右,德格县温托乡一个32岁的年轻藏人,他的名字叫扎西,他在政府的门口爆炸,当时他也去世了。我们消息来源说,爆炸事件发生以后德格县公安好多过来了。27号那天可能他的尸体也火化了。”

他说,本周一,当局出动公安和武警迫使死者家属立即火化遗体。

“27号那天当地来了好多武警和公安,都在监控,他的尸体就火化了。”

本台多次致电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但无人接听。

本台曾报道,甘孜藏区的电话被当局切断已有一年。

江白木浪说,他们也曾尝试联系当地藏人。

“打不通,详细的情况电话都打不通。有人说他一边的手里拿着一个汽油的油桶。这个事情还没有进一步了解,但是我们有些消息来源说爆炸以后自己又自焚,他也当场一起炸死了。”

另据《西藏之声》引述居住在印度僧人阿旺表示,本周二中午,五名僧人和六名家属在军警的严密监控下,将扎西的遗体火化,但禁止他们打电话和拍照,还事先拿走了参加遗体火化仪式的藏人手机。

阿旺说,爆炸事件后,公安拘捕了年古乡驲巴(音译)村藏人菊嘎,据说他是扎西的朋友。

据介绍,扎西父亲叫多瓦,母亲叫白玛旺姆,妻子叫雅雪,有两个女儿,11岁的大女儿叫格桑旺姆,小女儿5岁。

在印度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认为,这次事件反映藏人的处境已到忍无可忍的程度。

“从原来这种温和的抗议活动慢慢慢慢地从自焚到现在,如果这一情况属实的话可以说明西藏人的愤怒。主要是当地藏民对中共的暴力镇压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他说,藏人的反抗行动正在升级。

“由此可以断定中共如果还不改变这种强硬的镇压的政策,西藏人虽然是温和的遵信佛教的一个民族,他崇信非暴力的原则,但是也不能排除会拿出这些格斗士的一些反抗的现象,我们可以预料也会越来越多。”

深圳独立评论人朱健国认为,一个人要去自杀,必然有很大的压力或者冤情,藏人走到这一步,当局应该检讨是什么原因导致汉藏矛盾激化。

“这个国体当初49年在共同纲领的指引下提出了自治,他也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九服’之治。过去古代从夏商周,商代对天下的治理他不是天下统一的正义,当时对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只要你大体上承认我这个中央政府,象征性的表示一点进贡,基本就让你自治,也不会管你,也不会派什么官员来,所以当时夏商周,长的有800年,最短的也有460年。当时就是因为采取‘九服’的这种方式来处理之后,所以中央和边远地方的关系是比较的宽容,比较的和谐。”

九服是中国古代天子所住京都以外的地方,按远近分为九个地区。每500里放宽一个政策,第九个地区距离京都4500里。

朱健国说:“这是当时夏商周三代治理的经验,后来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把这个废掉了,因为‘九服’包含有分封制在里面。”

他表示,在中共建政初期建立少数民族自治区,但已名存实亡。

“建国初期,因为当时中共还是可以,刚刚反对国民党的独裁,对于民主党(派)表面上还有些尊敬,所以提出了这个(自治)制度的方案框架,但是以后实际上就把这个实质的内容否定了。特别是西藏1958年出现过一次叛乱以后,自治的味道就变得名存实亡了。现在我觉得应该重新来检讨,我想目前最好的办法可能还就是真正的给西藏以名副其实的自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