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夫律师探监二审料不开庭 浙警阻异议者清明聚会(图)

今年2月被杭州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的异议人士朱虞夫,其代理律师上星期接到法院通知,要求提交书面辩护词。代理律师李敦勇表示,这意味着朱虞夫二审判决可能不开庭;而如果法官维持原判,朱虞夫将会提出上诉。
2012-04-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朱虞夫(右)与薛明凯(朱虞夫提供)
图片:朱虞夫(右)与薛明凯(朱虞夫提供) Photo: RFA
浙江民主党成员朱虞夫因为去年“茉莉花革命”期间,发表短诗《是时候了》被捕,今年2月10日被杭州中级法院被判刑七年。

对此,他提出上诉后,等待二审判决。

朱虞夫的儿子朱昂告诉本台,代理律师上周前往看守所探望父亲。

“我父亲现在还没有消息,他现在还在上城区看守所,律师上周二从北京赶过来,见了一次(朱虞夫),就聊聊家常,跟他说家里面的情况还好,然后让他放心,我托律师带的话也跟他说过了,让他在里面放心,外面很多朋友关心他。”
 
去年3月5日,朱虞夫因在网络发表《是时候了》,被公安抄家并带走,指他支持“中国茉莉花行动”,4月11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控方指朱虞夫将诗歌《是时候了》转发给二十多人,构成煽动罪。
 
朱虞夫的辩护律师李敦勇为他做了无罪辩护,他告诉本台,上周接到法院通知,前往递交二审书面辩护词,意味着朱虞夫案将闭门宣判,不会开庭。他此行也与朱虞夫短暂会面。

律师:他在里面都很好,有可能他的案件不开庭,法院说让律师把辩护词交上去,交辩护词上去的话,就是不开庭。

记者:这样做正常吗?

律师:大部分案件都可以这样。

记者:朱虞夫什么态度?

律师:肯定不认为自己是有罪的。

记者: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宣判。

律师:没说,但是快到期限了。一般一个半月(法院接到上诉书起至二审判决日)。

记者:法院什么时候通知你们把辩护词交上去?

律师:上个星期亲自交的。

记者:如果判有罪,会不会提出申诉?

律师:有可能。
 
李律师说,二审辩护词与一审基本相同,他说,朱虞夫的《是时候了》包含的内容没有任何涉及到改变政权或者是推翻当前制度。

一审辩护词提到,朱的言论谈到独裁专制,提及政治体制改革,他只是说政体的改变,而政体的改变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进行的,符合《宪法》精神。

他谈到,当局囚禁朱虞夫,主要还是和“茉莉花革命”有关。

“肯定是跟那一个......他如果在平时,肯定是无罪的,他跟去年的茉莉花有关,因为这是体制内的一些事,法官对这些都无能为力。”
 
59岁的朱虞夫,1978年与人合作发起民主墙运动,1998年加入民主党的筹备成立工作,一年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其后判刑七年。2006年9月出狱不到一年,又被杭州市上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两年。加上这次,合共刑期至少16年。
 
朱虞夫被判七年的当天,美国政府发言人努兰在华盛顿表示,美国“对朱虞夫因为写一首诗就被判七年监禁的消息感到深切的担忧”。又一次表明“中国人权状况在持续恶化”。

努兰呼吁中国政府尊重公民的普世权利,释放朱虞夫以及所有因行使公民权利而被囚禁的公民。而几乎是同期被判刑的包括四川陈卫被判九年,贵州陈西被判十年。
 
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认为,朱虞夫被判刑是担心茉莉花行动在中国蔓延,试图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

“茉莉花事件影响太大,当时在风头上,因为朱虞夫这首诗的影响力比较大。第二,他们一贯的作风都是为打击民主党,要想维持一党独大,排除异己的专制作风延续。第三,还有可能朱虞夫脾气比较暴躁,跟公安执法人员不仅是原则上不妥协,连态度上双方对抗也比较强硬,(这次判刑)可能执法人员个人因素也有作用。我认为主要是这三方面,至于判决书上写的东西都是形式上的牵强附会,无非是应付一下。”
 
星期三是清明节假期。陈树庆说,当地公安和以往一样,再次跟他们打招呼,严防民主党人聚集。

“公安就是来问问,你们清明节有没有什么活动,他们担心我们要给民主党2001年去世的聂敏之上坟,他们最怕我们上坟,说白了就怕我们聚在一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