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民居遭强拆业主被殴 成都民房被偷拆官拒立案(视频,图)

武汉和成都星期五发生两起强拆事件。业主当天告诉本台记者,来人将他们强行拖出屋外及殴打,部分财物被埋在废墟中。在成都崇州市羊马镇两户民居凌晨被偷偷强拆,业主报案及向政府投诉,官员称,不知道此事,更拒绝立案。
2012-04-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视频:4月7日,武汉一养殖户家的三层楼房被强拆,养鱼池被破坏(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4月6日,武汉流芳泉岗村养殖户殷有松家的三层楼房被强拆(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4月6日,武汉流芳泉岗村养殖户殷有松家的三层楼房被强拆(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中国强拆事件不断。

武汉市东湖开发区流芳泉岗村一个养殖户家庭星期五遭到强拆,业主殷有松当天告诉本台,在村支书带领下,来了百多人强拆。

“9点多钟来的,大概有八九十、百人,村里的书记带着村委全部到了,在加上他请到百把社会青年,强行把我家门撞开,我八十多岁的老母在里面,连拖带拉拽出来,我的机械,还有我妻子的首饰,耳环全在屋里,现在找不到啦。还有我做生意的时候,别人欠我钱的借条也不见了。我拿手机照相,把我的手机抢去,我还被打,还不准我动,挖完之后才还手机给我。”
 
水产养殖户殷有松说,他家的房子四百多平方米是私有财产,强拆时还将他的精养黄蟮鱼池放水破坏。

“他们把我的渔池挖了,还放水。我说合同已经签了,钱到位,合同到位,我就搬家,他们非要强拆。”

记者:今天来的,有没有警察?

回答:其实警察离我们这里蛮近的,我报警了,最后挖完之后,过了二十分钟,警察才来。我说警察过来做个见证,他们的挖机还在挖, 警察没有作声,现在社会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让老百姓怎么活啊。
 
据《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消息:拆迁人员强行将老人从房中拖出时造成老人受伤。而家中的床、锅碗等均被砸在屋内。而在周四,村干部三次到殷有松家中逼迁。殷多次报警、拨打市长热线均无果。

他称,去年底,他家就被村里逼着搬迁,村干部一再上门威逼利诱,不得不签字。
 
记者致电村支书曹祥岸询问强拆事件。

记者:殷有松家的房子今天被强拆,因为什么原因?

支书:你是哪里的记者?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

支书:哦,那你下来了解吧。

记者:听说今天你带领很多人把他家里房子拆了,又打伤人?

支书:你下来了解,你下来了解吧。

记者:电话中可以说几句吗?

支书:我不知道。

记者:他们说您带人去的。

支书:他的合同已经签了,那是拆迁办的事情。那不是我们的事情,你下来了解。
 
对此,殷有松的妻子曹女士提出反驳。

“他们威逼叫我们签了一个白纸协议,空白的没填数字,我们签字按手印,他当时说如果嫌钱少,替我去申请,反正不让我们吃亏,申请到后再给我们,我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签字了。我们在元月七号签字,今天4月6日,也没有给我们钱, 合同也没有给我们,今天就把房子强拆了。”
 
据介绍,殷有松家房子面积为497平方米,外加一个精养黄蟮鱼池,补偿款只有53万元。殷有松批评村官用“白条”替代合同。

“你到商场买东西,不给钱,别人给你拿回去吗,他说,钱少不了你的,我说少不了你,我连合同也没有, 我要原始合同,他说没有,这里拆的房子全部是‘白条子’,他说你一家为什么要合同,我说要合同才能保护老百姓的正当权益,他昨天下午拿个复印件合同,我说要原始合同,他就是不肯给我。”
 
据了解,中国住房昂贵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官商勾结、暗箱操作追逐巨大利润,以致官员明知“强征”和“强拆”属于非法,但仍不顾法律和政令。

据《六四天网》周五消息,当天凌晨,成都崇州市羊马镇村民张凤根和哥哥的住房被偷偷强拆。

张凤根对记者说:“凌晨零时58分来了五辆挖机,三车人,十几个人,我二哥被拆两百平方米,两家人大概四百多平方米。”

记者:当时屋里有人吗?

回答:没有人,我二哥在住院,上次被他们砍伤了。

记者:今天有没有找政府说理。

回答:找过,找了派出所,找了政府,说不是他们干的,不知道谁干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