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贵阳教会信徒被拘 云南少数民族教会被关闭

2021-05-05
Share
北京、贵阳教会信徒被拘  云南少数民族教会被关闭 北京锡安教会传道人黄春子
网上图片

近年中国政府对基督教的打压一直没有停止过。北京、贵阳等地的家庭教会先后有多名基督教长老、传道人被当局传唤和拘留。有些信徒的家属,至今未接到警察通知。另外,云南怒江一少数民族基督教堂被关闭。

北京锡安教会传道人黄春子上周三(4月28日)被警察带走多日后,截至最近,该教会才得知黄春子被警察拘留。上周六,锡安教会金明日牧师再次发出一封代祷信,称教会在下午刚刚得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女传道人黄春子已经失联三天,目前确认被拘留。她家住在亚运村。据说拘留10天,说5月9日会释放,但谁也没有确切的消息。



锡安教会信徒李女士本周二对自由亚洲电台说,4月28日见黄春子发出最后一条预警信息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她就说有人敲门,过了两三天之后,另外一个人被抓了,才发现黄春子也不见了。经多方确认,已经被拘押了。


北京锡安教会(AP)
北京锡安教会(AP)

黄春子被拘留后家人未能联络

在黄春子被拘留后的72小时内,有关部门也未通知黄春子唯一可联系的亲人。亲人打电话到派出所询问,也被拒绝告知黄春子被拘留的事由、时间、地点等任何信息。金明日牧师在祷信中称,由于黄春子单独居住,教会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郄佳富传道被拘留的身上,直至28日下午才发现黄春子的消息。对此教会感到极为遗憾。

李女士称,金明日牧师的处境也很危险:

“应该也很危险,抓的都是他教会的人。其实从2018年(当局)就开始收紧政策,2019年就更加严厉。控制越来越紧,现在基本上不准你实体聚会。”

当局以非法集会为由禁止宗教聚会

北京锡安教会另一位传道人郄佳富于4月28日深夜被北京市昌平区沙河派出所传唤并带走,直到4月30日凌晨他的妻子才接到派出所电话,告知她郄佳富传道因“非法集会”而被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贵阳仁爱教会张春雷长老(右一)与广州圣经归正教会黄小宁牧师。(微信图片)
贵阳仁爱教会张春雷长老(右一)与广州圣经归正教会黄小宁牧师。(微信图片)

在贵州省,贵阳仁爱归正教会的同工陈建国、李林、李金芝等,此前遭当局拘留3天。安顺的信徒杨开春、侯泽艳被行政拘留15日。黄辰、蔡素梅则遭非法抄家。贵阳仁爱教会长老张春雷则于3月28日被以“涉嫌诈骗罪”,转为刑事拘留至今37天。

贵阳基督徒提行政诉讼不予立案

上海,成都及广州等地多位律师代理上述基督徒的维权案件,对当局提出行政诉讼,其中代理信徒陈建国行政诉讼案的广州律师隋牧青,周二对本台说,有关当局拒绝受理:

“陈建国是被警方口头以非法聚会的名义传唤,其实非法聚会的说法是错误的,但是警方出具的书面材料说是以非法社团的名义活动。他们参加的基督徒退修会是基督徒自发举办。”

对于贵阳仁爱归正教会长老张春雷被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隋牧青律师说,张春雷案涉及教会奉献金,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因为这个教会没有任何与钱有关的活动,那么这个诈骗罪,我判断是有关信徒的奉献款,所谓诈骗款。教会的长老、同工有从奉献中拿一定的生活补贴,这在世界通例包括各宗教都有这种现象,根本谈不上诈骗。”


左图:云南怒江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被关闭。右图:云南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被关闭。(微信图片)
左图:云南怒江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被关闭。右图:云南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被关闭。(微信图片)

云南怒族基督教堂被关闭

在云南省,福贡县匹河怒族乡政府以“没打疫苗”为由,上周五关闭了该乡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并在教堂门上,贴上写有“疫情期间暂停使用宗教场所”的告示。

关注中国家庭教会信徒权益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中国当局最近对北京锡安教会两位传道人秘密抓捕,以及对贵阳仁爱教会长老张春雷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联想到最近当局强制教会唱歌颂中共的歌曲,并将苹果手机应用中的学习圣经软件关闭。

他说:“这一系列的行动,再加上中国国务院颁布的5月1日实行的宗教人员管理事务条例,表明在习近平主导之下,进一步对中国的宗教自由采取全面的钳制。”

傅希秋认为,中国的宗教自由环境在进一步恶化。他希望国际社会行动起来,呼吁中国政府遵守自己制定的宪法和尊重国际准则。如果当局一意孤行,必将受到制裁。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