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电话向支持者致意 三天三友人到访(图)

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抵达纽约后,深居简出,星期三他通过电话向支持者问好。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告诉本台,他继续在治疗脚伤,而过去三天,至少有三位友人前去探访。不过,大批媒体记者仍在其楼下苦等。
2012-05-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陈光诚居住在公寓的七楼。(当地市民提供)
图片:陈光诚居住在公寓的七楼。(当地市民提供)

 

陈光诚抵达纽约后,仅在星期天下午在其住所楼前晒了半个小时的太阳,其余时间足不出户。连日来,大批国际媒体仍在楼下苦候,却久无音讯。据称,目前当地的一家公关公司在负责陈光诚对外联系。知情人士告诉本台,媒体记者或他的朋友要见陈光诚,须经公关公司同意:“科恩(孔杰荣教授)也不能做主谁能见,如果是陈光诚非常想见的人,还要‘研究研究’才让见,这些都是协议内容”。

知情者观察到陈光诚上周六晚抵达纽约至周二,只见了全力协助他出境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成员:“他一共见了三个人,应该是傅希秋的太太(傅希秋不在纽约未见),马可,还有一人”。

香港《明报》周三发自纽约的报道称,有关方面有一份名单,只有名单上的人才可送东西给陈光诚,其它人连东西都不可以送。

旅居德国的前《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周三告诉记者,陈光诚当天致电他的一位友人,并转达他的问候:“就说他情况挺好,也向关心他的人问好”。

记者了解,陈光诚已在住所接受法律方面的辅导,同时治疗脚伤,协助他赴美留学的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每天都会探望他。知情者说,目前对陈光诚采取一对一的单独授课方式:“单独授课是一对一,科恩老师天天去,他(陈光诚)脚肯定要治,袁伟静的腰伤也要治”。

陈光诚非常关心侄子陈克贵遭山东公安以涉嫌“故意杀人”起诉,陈克贵妻子刘芳上周委托的两位律师被禁止会见当事人。陈光诚上周六曾表示,山东地方政府对他家人的报复仍在持续,他的侄子陈克贵遭逮捕后连请律师的权利都没有。据消息人士称,山东当局不会立即展开对陈克贵案的审理:“他应该在看守所羁押三个月以上,或者半年以上才可做(审理)。如果说刁难你,就是不许请其他律师,你只能请指定的法律顾问或者法院指定的律师”。

陈光诚因揭露临沂地方政府的计生政策黑幕被构陷入狱,出狱后全家被软禁达十八个月,在此期间,各地的声援者和访民遭到政府雇佣的保安殴打及抢劫,而他最终还是成功“越狱”。长平认为,中共的维稳体制没有因为陈光诚事件有任何的改变,民众本来希望北京政府能够借陈光诚事件,进行反思:“这个维稳体制他的核心思想主要就是,只要舍得花人力,物力及财力,就可以管住每一个角落,虽然这个事情比较特殊,但是就因为他的特殊性,显出这个维稳体制的荒谬和不可能(成功)”。

他说,从陈光诚离开中国前后,他的家人和亲戚所受到的对待,以及帮助他的活动人士受到打压,当局此举的效果适得其反:“而且这样的结果是,一定会有更多的陈光诚那样的事件出现,有更多的让中共丢脸的事情发生”。

一位因多次声援陈光诚而被打压的网民告诉记者:“现在最让中共头疼的一个问题是陈光诚事情解决了,网友的损失怎么办?人身受到伤害,被抢劫的所有一切,网友组成团队在国际社会控诉中国政府,如果引起一个大规模的讨伐,这是中共最头疼的事情”。

长平认为,西方各国在陈光诚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可能改变中国,乃至他们自己的命运:“美国政府以及西方文明国家帮助中国的人权事业、帮助陈光诚,他们一方面是出自道义,事实上,在全球化时代,他们帮助一个中国维权人士的命运的改变,再下去如果一步一点一点的能够改变中国的话,其实他们也在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认为,在全球化的时代,与上世纪前苏联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世界越来越成为一个共同体,而且国与国之间,也越来越不可能互相脱离、互相孤立,井水不犯河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