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民众抗议建发电厂再遭镇压 警发射催泪弹尖峰镇百多人伤(组图)

海南省乐东县村民因抗议当局建燃煤电厂污染环境,上周六阻止电厂举行剪彩仪式,遭到警方发射催泪弹镇压,村民周一告诉本台,至少一百多人受伤,抗议还在持续,一位匿名村官说,当地已被公安包围,道路戒严。
2012-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尖峰镇村民拉横幅抗议电厂污染环境(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
图片:尖峰镇村民拉横幅抗议电厂污染环境(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

 

本台上月曾多次报道,中国国电集团因计划在乐东县建造大型燃煤火力发电厂,遭到当地居民强烈反对。今年4月,在莺歌海镇和佛罗镇,爆发万人的警民冲突。“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星期一消息,最后电厂选址于附近的尖峰镇岭头村海边,5月26日,该厂举行动工剪彩仪式,过千村民拉着写有“反对煤电 保护环境”的横幅,上街游行示威。当局派出上千名武警和防暴警察包围岭头村,并封锁所有路口,不让任何人进出。消息还说,一年轻村民被打死,许多人被打伤和被捕,伤者中有不少是老人。村民还透露,示威者主要是渔民,务农的已被村委会控制,未能参与。他们正在呼吁邻近乡镇的村民,尽快行动起来,合力将污染环境的煤电厂赶出海南岛。

该网上传的图片显示,示威者与警方激烈冲突,防暴队向村民发射催泪弹,许多村民在奔跑,催泪弹紧随其后,现场浓烟滚滚,一位伤者的腿部有怀疑是催泪弹划过的痕迹,留下深深的伤口。现场还有持盾牌和警棍的警察,追打村民。

距离该镇数公里的莺歌海镇村民王先生周一告诉本台,当局在该镇建电厂的计划,遭到村民激烈抵抗,因此搬到尖峰镇,同样受到当地村民抵制:“现在又搬到尖峰镇那边了,他们现在又过尖峰镇这边去开。在龙木湾(音)那一片,东北是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那个地方距离还是很近的,不到一二公里的事。
记者:他是5月26日剪彩仪式了?
回答:他剪彩仪式从岭头村那边开,还是打催泪弹,打得民众受伤了很多。政府不知道怎么搞。

记者:有没有死伤?
回答:这个我不太清楚,伤是肯定有。

另一位临近岭头村的村民说,伤者中,绝大部分是被催泪弹打伤:“应该是催泪弹”。

记者:有多少村民抗议?
回答:也是很多的。

记者:上千有吗?
回答:有,应该有。我们都不敢去看。

记者:现在警察还在那边吗?
回答:那是应该的。

记者:村庄有没有被武警封锁?
回答:应该有。

岭头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官周一告诉记者,该村仍被武警包围,当地还在戒严,关于死伤人数,他称“不好说”。

记者:你们当地要建一个煤发电厂吗?
回答:煤电,对。

记者:是不是有村民被打死了?
回答:这个我不好说。

记者:多少人受伤?
回答:这个我不清楚,你自己了解一下好吧!

记者:现在武警撤了没有,防暴警察?
回答:还没有。

记者:村民的情绪怎么样?
回答:我没有出去,我不清楚。我一个礼拜没出去了。

记者:你们当地有没有戒严?
回答:有。

记者:今天解除了吗?
回答:好像还没有,你自己了解一下。

4月上旬至中旬,该电厂两次试图在莺歌海镇和佛罗镇举行动工仪式,因担心发电厂建成后污染环境,影响健康,一万多位村民阻止电厂开工,并冲进镇政府,又与前来镇压的防暴队冲突,警方向村民发射催泪弹,导致数十村民受伤,其中包括老人和儿童。在村民的强烈抵抗下,动工仪式搁置,一个月后的上周六,当局计划在尖峰镇动工建厂,再次引发警民冲突。

记者致电该镇政府办公室询问,接听电话的官员称“没有发言权”:“我是尖峰镇的”。

记者:想问一下上个星期六发生的事情,听说有人被打死?
回答:没这回事。

记者:有人受伤有吗?
回答:领导知道,我不知道。

记者:在处理吗?
回答:对。

记者:电厂本来是莺歌海镇的,现在为什么要建到你们这里来?
回答:这我没有发言权。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当地人告诉记者,伤者超过一百人,冲突还在持续:“伤了有一百多人,今天另外一个人说受伤的情况很严重了。大概都成了黑糊,烧伤了”。

记者:皮肤被火熏糊了是吗?
回答:对,对。

记者:这个事情持续了几天?
回答:今天还在继续,第四天。

据介绍,尖峰镇下辖24个自然村,近两万人,传统产业近海村庄以下海捕鱼为主,其它则以水稻、番薯轮作生产为主。

一位村民说,尖峰镇人虽然不多,但电厂一旦兴建,周围数十公里范围都会受到污染:“那边的人不多,村落的人口比较少。离我们这里有十公里地,我们两个镇加起来大概有六七万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m0528-ql1p2.jpg

图片:被催泪弹射击的村民向前狂奔(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

m0528-ql1p3.jpg

图片:大批武警和防暴警察严阵以待(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