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灾民指高铁工程致水淹 堵路抗议半月后仍无人理睬(图)

北京7.21暴雨过后,被水淹没房屋的丰台区长辛店村数百户灾民曾联名向政府投诉、并堵路抗议,但一直未获答复。村民代表星期三告诉本台,房屋被淹是人祸因素所导致,因为高铁施工方堵塞了该地段的排水系统。
2012-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北京大雨过后,工人清理受损的车辆及残骸。 (法新社图片)
图片: 北京大雨过后,工人清理受损的车辆及残骸。 (法新社图片)

7月21日发生在北京的特大暴雨,官方公布共造成79人遇难,而重灾区在房山,据本台了解,即使不是重灾区的丰台也有灾民反映,他们的财产荡然无存,呼救半月不获理会。该区长辛店镇北关外,长辛店村一位张姓村民星期三告诉本台,他们的房屋被水淹后,出现裂痕,部分低洼处的洪水至今未退,家具全部被毁,现暂住于政府安置的宾馆、学校等地,但对水淹的投诉,却无人理会:“我们损失家里的财产已荡然无存,因为水离天花板也就五、六公分,整个屋子全让臭水泡了。”

记者:这种情况有多少户?
回答:像我这种情况(严重)有二三十户,全村(受灾)四五十户。

村民邵先生说,在水灾之后,村民堵塞高速公路抗议,并写下三份联署请愿信:“有三份,三四百人(签名),这回堵路是一百零八户。”

记者:堵哪条路,什么时候?
回答:堵高速路,(7月)22日,说给解决,现在吃饭问题都没解决。

张先生说,以前也曾遭遇洪水,但有排水系统,而自去年高铁工程之后,全村出现水淹:“因为高铁工程把我们以前的排水系统封堵了,所以造成了这次(灾难),对于我们说,今年的雨量不算太大,也有比这雨量大的,都没有造成类似的灾难,这次灾害完全是人为的,排水系统遭到破坏的因素占绝对大的比例,才导致这场水患。”

他说,大部分村民都知道,造成水灾的主要原因是人为因素:“镇政府也好,都反映了,没有人(就此)给我们一个答案,现在正在寻求各方的一些支持。”

记者:你们是什么时候去镇政府反映情况?
回答:我们采取的是以书面材料,通过一些代表给我们递交上去。

另一村民赵女士说,去年起,一遇暴雨就会水淹:“从去年就被堵了,今年的雨水流不出去,所以就围在里面,原来有出水口能流过高速公路东边(入水库),现在流不过去。”

记者:当时水淹到什么程度?
回答:深度两米,那天我走的时候,已踩不到地了。

赵女士说,他们希望政府能妥善安置他们,并追究人祸:“我们现在就想安置问题,再有责任问题,人祸问题,有天灾一部分,主要是人祸,谁把我们这里堵塞的,要求赔付我们家里的一切损失。”

记者:损失多少?
回答:家里有车,车给泡了,有损失的有报废的有修的。像我们家有三十几万,还不算房子,现在房子都大裂口。一无所有了,床什么的、电器、电脑,全都泡了。

邵先生说,他的28间房屋,包括屋内电器及收藏品全都“泡汤”:“还有自己的收藏,书籍,损失无法估量,1986年修高速公路的时候,人家也留着(排水)出口,前年还是大前年,一修京石高铁,他(出水口)里边有条小马路,刚开始有知道的人就上街道办事处联名找过,一直没有解决,才造成今年这么大的灾害,低的地方去年就被淹了,我说不行准备起诉他们(施工方)。”

本台就此致电镇政府宣传部,答复是:“我还真不太清楚”。

记者:村民跟你们投诉,你们有没有接到?
回答:没有没有,投诉真的没有,(村民)情绪都挺稳定的。

对此邵先生说,他们已准会好向市政府投诉的材料:“他只是那么说,包括副区长到这儿来,自己灰头土脸的,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来,说昨天有一个副区长到这里来,车停在外边,自己进来,他怕老百姓找他。我们也不打,我们也不闹,讨个说法,我们都有联名信,给市政府各级领导。”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