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复员军官进京上访遭拦截 访民公安部请愿揭警方收黑钱(图)

星期一,中国各地的数千名复员军人原计划到北京上访,当局获悉后将许多人半路拦截或堵在家中,已到北京的则用车拉到久敬庄。同一天在北京的公安部门前,一千多名访民高举反腐败标语请愿。此外,近四十位访民在北京集会反对劳教制度。

2012.08.20 09: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820-ql1p.jpg 图片:星期一,在北京的大批访民到公安部请愿。(六四天网提供)

各省数千名复员军官原计划本周一前往北京中央军委请愿,当局获悉后将绝大部分请愿者堵在家中。

一位上周六被拦截的复员军官赵先生星期一对本台说:“我们被截回来了。”

记者:今天去了多少人知道吗?

回答:全国各地都有去,这次估计几千人,绝大部分被拦在家里,警察知道消息说8月20日进京,一点到一点半到军委讨说法。但是军委门口,军事博物馆门口已经大批警察一早就等在那个地方。

记者:有没有成功到北京的?

回答:成功到北京的多,说是有六辆大客车,好像把他们拉到久敬庄。

记者多次致电在北京请愿的复员军官代表余国宝和刘克志,但显示关机。

据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周一消息,中午一点多,大家正向军委集中,有先到的人士表示,当局已准备了多辆公交车抓人。

复员军官在诉求中提出,各项法规和条例都强调,军队干部退出现役后仍是国家干部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复员军官都是中共党员,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组织把复员军官纳入其中,自复员之日起没有被要求过一次组织生活,表明地方政府没有接收复员军官,大多不认为是他们管辖的群体,导致他们处于“有病无钱医、有难无处找”的悲惨现状。

赵先生说,大部分人从军二三十年。

“从九三年复员到二零零八年这期间,把我们复员以后军官身分都剥夺了,没有一点收入,年龄大的又找不到工作,所以现在生存很困难。”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仅1999年以前的复员军官就达二万三千多人。

赵先生说,目前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这些人复员时的职务涵盖连、营、团、副师等级别。请愿者希望当局给予生活费补偿,其标准应不低于同职级公务员工资。

虽然当局在中共十八大前,加紧堵截上访人士,但仍难以阻挡潮水般的人流。

据成都的六四天网周一引述正在北京上访的四川省双流县农民维权代表胡金琼说,上午11点半,在公安部门前聚集起上千人,他们高举反腐标语请愿,当局则出动了大批警察。

在北京的吉林访民刘先生告诉记者:“我在南站,我听说他们不少人过去(公安部)了。”

记者:有没有上千人?

回答:应该有,访民去了不少。昨天(周日)有人组织说要游行,说有一两百个人,我看到府右街派出所(中南海围墙西侧),有拉犯人的铁笼子警车,下午就在南站等着,不知道又要抓谁。

长期在京上访的刘先生向本台透露,有北京公安到上访村抓到访民后,与地方截访人员做交易。

“最近几天,房山区的派出所就上西营村里面搜访民,强行带到派出所,警察就打电话通知地方,问他们‘你们要不要这个人’,要人就拿钱向派出所去买,有几个地方说,我们也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不接。没有办法有一些人被放了,但也有一些人被地方强行绑架回去,这共产党的地方没有一个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完全是为了他们一小撮人的利益,他们自己为自己制定政策。”

记者当天收到吉林访民徐风茹的手机短信称,她所在地中钢集团吉林铁合金有限公司门口,聚集了近五百名工人。刘先生告诉工人集会原因。

“吉林这个企业两次改制,一个职工大约可分六七万元,结果都被厂领导拿走了,昨天晚上徐凤茹的小妹来电话,今天早上又来电话说,她小妹今天中午到厂里,门口聚了四五百人,工人要求厂方把这笔钱拿出来,但是没有应答,去了不少警察。”

另外,在京的访民和维权人士数十人当天集会,参与者林明洁对记者说:“我们今天搞一个废除劳教制度的活动,有维权人士还有访民,三十多人,将近四十人,一个是废除劳教,还做了一个敦促中国政府加入罗马公约、保障人权的,(并制作)两个节目视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