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兄长拟状告公安及镇政府私闯民宅(图)

旅居美国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家乡山东临沂的哥哥陈光福星期一告诉本台,他日前到检察院讯问儿子陈克贵的消息,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收到相关案件,他已聘请律师准备就官方人员私闯民宅,起诉沂南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和双堠镇政府。
2012-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阳光时务)
图片: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阳光时务)

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星期一告诉本台,他最近曾到当地检察院讯问儿子陈克贵的案情进展,得到的答复却是“没有接到案件”:“我去检察院问过案子按程序走,已到哪一个部门,他们明确地告诉我,没有收到这个案子,我反复的问,都四个多月了,你们怎么会没有收到?他们说,确实没有收到。那就在公安手中,我也找人问过,既然检察院没有收到,那就还在公安侦查阶段。”

记者:后来您去找公安了吗?

回答:还没有,但是有人告诉我,最长可以一年零八个月。

陈克贵和家人今年四月被当地政府人员强行入屋殴打,双方发生冲突,陈克贵砍伤带头打人的双堠镇镇长张建,其后被当局以“故意杀人罪”逮捕。回忆事发情景,陈光福说,计划起诉沂南县公安局和双堠镇镇政府:“公安局和镇政府等光诚走了(逃出东师古村)以后,他们非法侵入我的住宅,我当时在家有三口人,我的儿媳妇,还有我的儿子克贵,还有我孙子当时发着高烧四十度,除了我孙子以外,我们四个人都被他们打了,我儿媳妇被打成创伤性肩周炎,花了四千多元才治好,我儿子被他们打成了‘故意杀人犯’,如果他们不是往死里打,他也不会摸起菜刀。但是对他们的侵权行为,我是要追究他们责任的,沂南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是非法侵入住宅,我已经请了律师,准备对他们提起起诉。”

陈光诚于4月19日离开东师古村,数天后,当局获悉陈光诚已抵达北京,于是半夜闯入陈光福家。他说,公民住宅受到法律保护:“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都没有穿制服,这也完全违法的,他们还翻墙进入我的院子,我的两道屋门都是被他们砸开的,我听到汽车刹车的声音,我就抓紧穿衣服,衣服还没有穿完,他们就砸开屋门,把我架走了。第一批进入我院子的是公安局,再把我绑架走后,(第二批)有镇政府镇长张建带领的二三十个人又到我家,按照当局的说法是,把我抓走后,向我太太解释一下,但是他们进屋就打人,搜东西,他们没做任何解释。”

陈光福对记者细数上述两批官方人员,进入他家违法打人及抓人经过后,强调儿子克贵是被逼还手自卫:“他们把克贵打得忍无可忍,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只好摸起菜刀,假如他当时不摸起菜刀,会把他打死的,因为他们当时在喊‘打死他,打死他’。”

长期关注陈光诚一家维权、现旅居美国的山东维权人士王雪臻周一对记者说,就陈克贵案被超期拘押,当天与陈光诚交换看法:“今天(美国时间星期天)跟陈光诚通电话,说他们(沂南县)那边超期拘押,(规定的)侦查期已经过了四十五天了,从执法的角度上说,你本身就违法,第一你没有穿制服表明身份;第二你没有出示合法手续;第三你是翻墙入院,如果你去抓捕,应该有搜查令,你拿的不是警用器械,而是木棍,本身也违法。”

而东师古村最近向村民公布由多人组成的村治安巡逻队,其目的重点监控与陈光诚家有接触的村民和外来人士,尤其是媒体记者。陈光福说:“治安巡逻队实际上他们早就安排了这个项目,只是现在把它公开了,以前他们在‘地下’,有陌生人进村,他们就盯着,监视着,不让村民和他们讲话,就是找了本村的几个村民,看到有陌生人进村就报告。”

记者:他们有多少人?
回答:六七个人。
记者:村民对治安队员有什么看法?
回答:村民当然是害怕,因为他们要汇报,有和陌生人讲话的会单独找他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