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百村民西安市府抗议拆迁 湖南访民公安厅前谴责非法关押(组图)

因城中村改造而被强拆的西安市一百多位村民代表,本周到市政府抗议。而长沙多位被拘留的访民家属,周三到省公安厅抗议非法关押。
2012-1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西安红庙坡村的逾百位村民代表,到市政府抗议强拆。(马晓明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西安红庙坡村的逾百位村民代表,到市政府抗议强拆。(马晓明提供/记者乔龙)

据维权网周三消息,因迎接在北京旅游被非法绑架的17位同伴,长沙访民刘华、李颂明、曾武、邓生记等被刑事拘留,关在长沙第一看守所已经二十多天。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为四人提供法律援助,律师们在市公安局及芙蓉区分局奔走一个多星期,也没有见到当事人,而在公安网也没有查到这四个人的立案材料。

图片:长沙四位被拘留的访民家属到省公安厅抗议非法关押。(维权网)
图片:长沙四位被拘留的访民家属到省公安厅抗议非法关押。(维权网)
本周三上午,刘华、李颂明等家属到湖南省公安厅门前抗议非法关押,站在门口两小时,没有任何领导接待。

现场照片显示,家属们在省公安厅门前,各人手举“抗议非法关押”的纸牌,另有二十多人在场声援。

而在陕西省西安市本周一也有抗议行动。

当天上午莲湖区红庙坡街道红庙坡村的逾百位村民代表,到市政府抗议强拆,要求当局出示“城中村”改造的法律档,但遭到拒绝。

村民代表黄涛周三告诉本台:“我们大概去了一百多人,村民不清楚谁在拆迁,是政府行为还是开发商行为,如果合法,请出示拆迁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文件,我们就要他出这几个文件,都是合理的要求,他们直接给我们的答复就是,有,但是不给我们看。”

记者:有没有人接待你们?

回答:接待了,拆迁指挥部的人给我们解答的问题就是,我们绝对是政府拆迁。我们向他要手续,他说就是不给我们看。仅说有,我也不知道他合法还是不合法。

宣传拆迁当日即拆

二十天前,当局对红庙坡村宣传“改造”的同时,马上动手拆迁。

村民写给市政府的投诉信称,从这一天起,我们村就被砌起的围墙包围隔离,指挥部的保安把守围墙的各个出入口,不准随意出入,拆迁指挥部的人员逐户到村民家,要求村民签“协议”,接受房屋丈量。一时间就像鬼子进村一样,戒备森严,一片恐怖,村民被指挥部人员连哄带骗,搞得人心惶惶。

黄涛说,第一,不知道拆迁手续是否合法,第二,当局未按正常的拆迁顺序进行。

“你和人家没有签订什么东西(协议),直接叫人家交钥匙,就砸人家的房,村民全都傻眼了,现在多少人全部拒绝签合同,后一个是我们的安置问题,还有保障问题。”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拆?

回答:从11月14号开始,他一开始说是四天宣传,第五天挨家挨户动员,但是他直接在那一天连宣传,带评估,就开始拆。

开发商诱骗村民交钥匙

他指开发商以诱骗方式取得村民的房屋钥匙。

“最后跟村民说是赔偿好得很,你放心,没问题,评估后,估价单还没下来就跟村民说,给你评估好得很,你交钥匙去,交完钥匙,接着叫你签合同的时候,估价单才下来,村民一看估价单,全部傻眼。”

红庙坡村占地五百多亩,有近八百户,三千多人。

村民表示,当局承诺会兴建22栋安置楼给村民住,占地一百多亩,而其余四百多亩地,却不肯交代去向。而且,对村民房屋的评估,令人难以接受。

黄涛说,估价单有很多问题。

“第一,你(估)的平方面积不够,第二,估价太低,第三,定的是我们村全部(房屋)是砖混(砖头及混凝土)三等,把框架结构,写成砖混三等。整个村七百多户全部是砖混三等,连一个砖混一等都不够资格。”

另一村民代表孙涛说,除了房屋面积计算不公正,就连补偿标准也难以接受,因此大部分人都拒绝签协议。

“补偿标准是一赔一点二,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提供不了合法的拆迁许可证的手续,是违法拆迁,他用来建小区,盖商品房。”

拆迁未经村委会讨论

村民说,一位女住户,11月16日就此质问村主任白永鹿,双方争吵,被村委会四五个打手殴打。

黄涛说:“那个是姑娘,想在村子里面买房,有问题想问一下,最后被打了。”

当天在请愿现场的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表示:“红庙坡村最了不起的是他们说我们是红庙坡村的主人,你拆迁为什么村民大会没有通过这样的决议,这样搞拆迁是违反村民组织法和物权法的,这在以前的农民提这样、那样的口号,没有提到过这样的口号,他们真正把自己视为社会的主人,这个村子的主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