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信访办被打昏 冯正虎出门再受阻(组图)

上海访民王扣玛本周一在市信访办办公楼内,遭保安员殴打,昏迷送医院救治后,星期三近六十位访民到医院探望,有访民告诉本台,王扣玛已脱离危险,但伤势严重,当局拒绝向律师提供验伤报告。维权人士冯正虎当天出门时再被公安阻拦。无锡两访民周二到法院立案途中被绑架。
2012-02-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扣玛被殴打后倒地抽搐,昏迷不醒。(参与网)
图片:王扣玛被殴打后倒地抽搐,昏迷不醒。(参与网)
  

 
上海维权访民王扣玛星期一在市信访办上访时,遭两名保安人员殴打,至星期三仍有头晕、呕吐,等症状。本台星期三致电王扣玛的手机,询问病情,接听电话的是一位朋友。她说:“现在还是有呕吐、头晕,还在接氧气,还在挂水。昏昏沉沉已经两天了,今天是第三天了。今天眼睛有点睁不开,睁开就是头晕。我们是他的朋友。”

图片:徐洁琴、郑培培、朱金娣、金月花、李兰贞、鲁俊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图片:徐洁琴、郑培培、朱金娣、金月花、李兰贞、鲁俊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连日来,上海许多访民先后到黄埔区中心医院探望这位残疾人,其中毛恒凤说:“我们都在医院。他被打的这天我正好在,我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帮人在那里打人,我过去的时候看到他嘴巴都打肿了,头还打了几个包,后来他就昏迷了。我们就报110,110过来不立案,不立案之后再打120送到黄浦区中心医院。”

她说,周三上午就来了近六十人看望王扣玛:“访民看望他前面有五、六十个人,现在走开了因为中午,早上大家都出来。我一直到半夜十点钟左右,后来我就不行生病了,我今天中午刚刚头疼好一点,才出来看看他。”

据访民介绍,王扣玛的母亲滕金娣因拆迁纠纷,2005年上访时被关黑监狱迫害致死,当地政府反而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王扣玛,使他入狱两年。出狱后的王扣玛坚持为母伸冤,不断上访呼吁,多次被关押。1月5日,六十多位访民冒着凛冽的寒风祭奠王扣玛的母亲。

图片:毛恒凤、石萍等人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图片:毛恒凤、石萍等人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毛恒凤说,王扣玛送医院后,他们请来律师,但公安拒绝调查,也不开验伤单:“政府太疯狂了,你看就在市政府里上访警察都打人。我们请了律师他(警方)不开验伤单。现在在黄浦区中心医院,我还担心不知道用什么药坑害他呢。”

访民表示,当局声称上海是国际大都市,但官员及公安的行为是对自己的羞辱。另一位不久前被当局软禁的访民顾永洪说:“一月份的时候上海开两会他都要把我软禁七、八天,他说我要去维权。我说他开两会我维权是必然的。他不允许你。出来的那天我说你叫我出去了可以,你给我写一个关了我几天,软禁了我几天。他说这个不是软禁,我说这个不是软禁是硬禁了,他就不响了。哎呀太黑暗了。”

维权人士冯正虎星期三再被公安禁止出门,公安一度以为他要去探望王扣玛。他说:“我今天出家门也麻烦了,我到丈人家,现在还堵在路口呢,他们在请示领导。警车跟保安四个人,我跟他说,我今天要到丈母娘家,我妻子也在那里。他们现在请示领导,请示国保。”
 
图片:沈佩兰、冯正虎、夏律师、童国菁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图片:沈佩兰、冯正虎、夏律师、童国菁守护着病危中的王扣玛。(参与网)   
记者:王扣玛您昨天去看过他吧?

回答:应该是前天,就是当天我去了。这两天上海方面也是搞的很紧张,他们自己闯了一个大祸了,我出门他们都拦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紧张的不得了。

图片:星期二,无锡拆迁户到法院立案途中,被穿警察制服男子带走。(沈军摄/记者乔龙)
图片:星期二,无锡拆迁户到法院立案途中,被穿警察制服男子带走。(沈军摄/记者乔龙)   
访民以合法渠道维权,变得越来越困难。无锡维权人士沈军告诉记者,前一天当地拆迁户沈建群和王品仙,因去法院控告官商勾结,结果被绑架:“昨天星期二,她们去市中院,要求立案,现在无锡的中院不准你立案,上午十点左右,在崇宁路,穿警服的就把她们抓起来。”

记者:现在放了吗?
沈军:放了,昨天救出来了,我们去救出来的。

他说,他在场拍摄绑架过程时,遭到穿警察制服的男子抢他的手机,阻止拍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