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及母亲再度与外界失联 二十网民因声援车贴被盘问(图)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境遇再度引人担忧。据网民星期四告诉本台,今年春节,陈光诚未能像往年一样和母亲相聚。新年开学第一天,他的小女儿也没有出现。目前外界无法获悉陈家的最新情况。而声援陈光诚的二十位各地网民则被公安盘问。
2012-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私家车的车身贴有声援陈光诚的车贴。 (新浪微博/记者乔龙)
图片: 私家车的车身贴有声援陈光诚的车贴。 (新浪微博/记者乔龙)
Photo: RFA

2010年9月出狱后,一直被当局软禁的山东临沂维权人士陈光诚,今年的春节没能与母亲相聚。自年初一后,村民未曾见过陈母出门,而陈光诚的二哥于春节前病逝后,其母亲年初一尝试悼念亡儿,被监控她的保安阻止,令人忧虑。关注陈光诚的南京网民何培蓉及王雪臻原计划本周二前往沂南县,但遭监控。
 
何培蓉星期二告诉本台:“我们目前没法得到他的任何消息。他的二哥死了,他的母亲都不能去看这个二哥,然后就是因为他办丧事,就不让他妈妈跟他的孩子在一起。他妈妈过年前生病住院,也一直是不让她的孩子陪同,是怕孩子们跟母亲说话,应该说是非常非常的严。”

去年曾有许多网民和维权人士前往东师古村,尝试探访陈光诚,但都遭到保安驱赶及殴打。何培蓉说,农历新年期间,有网民前往当地,虽未被殴打,但遭到阻拦:“在过年的时候应该有陆陆续续的,所以个人去还是有的。殴打这种情况是不出现了,他们用了摄像机对着这些人直接拍,然后把他的手机卡拿过来拔掉,扔掉,把他的储存卡也扔掉。看管还是一样的严密的,会一群人围过来用东西拍你。”

陈光诚的小女儿陈克斯所在的学校近期开学。网民了解到,开学的第一天,陈克斯没有出现,村民也未见她在村内玩耍。何培蓉说,当局加大了对陈光诚及家人的监控:“陈光诚的女儿开学的第一天报到没有去,后面有没有上学还要进一步去核实,因为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看得比较严密。现在对陈光诚的状况是非常担心的,去年春节他们全家还团聚了,但是今年春节没有。去年年底他们兄弟还有机会跟妈妈一起吃饭,(今年)过年期间连吃饭都不可以,那我们看到这个趋势还是趋紧的。”

此外,网传最近多位网民因在微博声援陈光诚以及在私家车张贴声援陈光诚的贴纸,约二十人被警方约谈。何培蓉说:“这边还是蛮厉害的。我们这边所有上海车友会的朋友,他们大概一共贴了五张车贴,每个人都被找了。宁波大概有12个朋友都被谈话了。南京我这边被谈话了,至少目前我知道的三个人都被谈话了,过年前就为车贴的事找我谈话了,但是态度还挺好的。我们这次车贴的谈话态度都非常好。”

她说,网民响应这项活动是为了表达对这位维权人士的支持,尽管有人被迫放弃,但不时有人加入:“因为我们这个活动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很多朋友就为了表达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如果被谈话的话就按照警察的要求去做,可以把车贴撕掉,退出活动。上海的五位朋友都是这样退出的,但是更多的朋友不断地加入进来。”

山东莱阳网民王雪臻对此表示:“我认为如果再进村子没有什么意义,还是在重复着以前的挨打。我们希望通过所有的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陈光诚,知道陈光诚,知道怎么去帮助他。现在我们的车贴有有车族的也有大学生,给他们培养这种意识,加深了他们参与的热情。”

另据维权网消息,关注陈光诚的新浪网友“兰州余男”的微博于2月7日,第39次遭封杀。网友发现该微博发出的每一条信息几乎都是和陈光诚有关,其中有视屏和大量图片,海内外网友呼吁等等,后再被封锁。在短短两个月内微博被封杀40次,最短的一次仅仅开通30分钟,就遭到封杀。

而另一位署名“肉唐僧”的微博受到关闭一周的处置,理由是因为他的微薄发出声援陈光诚的“车贴”。

王雪臻认为,随着参与者人数增加,降低了带头者的风险,效果也更好:“不管是今天的陈光诚,还是以后的别人都会按照这种模式去做, 参与的人越多,相对于某些人的风险就降低了。”

现年40岁的陈光诚因揭露临沂当局粗暴推行计生政策,受到打压,其后更被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刑满出狱后,他和全家被软禁至今。去年至少四次遭到殴打,有人指他拍摄录像和接听电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