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长途车主不满垄断经营 逾百人省政府请愿三天不果(图,视频)

陕西延安市一百多名长途客车业主不满该市运输集团强制推行挂靠经营制度、并以市场垄断地位对个体司机进行盘剥,上星期接连三天上访省政府信访办,没有取得结果。
2012-04-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延安长途车司机在陕西省政府门外请愿。 (车主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延安长途车司机在陕西省政府门外请愿。 (车主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视频:延安长途客车车主王先生讲述处境(记者乔龙拍摄)


延安汽车运输集团的一批运营长途车路线的客车业主,上周到西安市,连续上访三天,要求省政府出面解决当地运输行业出现的问题。长途车主代表王震星期二告诉本台:“我们去省政府三天,17号、18号、19号,我们去了一百多人,他们信访局也就是推推拉拉,就说跟你们延安说好了,他们也没有具体跟我们谈或者协商”。

另一位请愿者牛飞说,省政府信访办接待了他们:“他们联系了延安市交通局副局长,说有一套方案,具体内容还没有出来,说是要六十个工作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结果”。

记者:你们之前有没有上访过?

回答:之前在延安市上访了两个月,没有结果。他们说,要把车无代价回收,一毛钱补偿都不给,取消你经营权。

请愿者称,去年6月,车主们在政府部门办理了车辆更新手续,准备在年底继续经营客运业务,可是延安市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客运第二分公司却通知他们终止合作,搞“集约化经营”。同时将车主挂靠在该集团的私人企业名下,并收回运营线路。导致车主投资长途车的生意,血本无归。

王震说:“现在导致我们多少人生活无着落,面临我们每一个人投资几十万到上百万,几百万的,他们说把车收了,没有我们事了,导致我们一个人一辈子债,尤其我们的钱都是从高利贷借的,都是高利息贷款,除此我们什么都没了。债主一害怕,现在都跟他们要帐。我们现在生活确实困难”。

车主表示,三十多年来,当地个体户只要向运输部门领取营运牌照,就可经营公路运输业务。许多下岗职工凑钱买车,到如今挂靠在延运集团的个体客运车辆达到一千多辆,从业人员达到五千人,但由于近十多年来,政府推行的挂靠经营制度是挂羊头卖狗肉,对个体运营业主来说,是多了一层盘剥,每车每月上缴集团四五千到一万多元不等的挂靠费,还有无数无依据的乱收费。例如:购买或更新车辆,延运集团强行要求须在指定的车行购买,价格却高于市场价十多万元,还强制更换视频监控设备,每套八千多元等。

经营延安到西安路段的车主薛士平,批评垄断经营:“私人企业他把这个市场垄断,他又不是国营资本”。

记者:有没有涉及到行贿、贪污的问题?

回答:这不太清楚,我估计肯定有百分之百,不然不可能这样做。

记者致电该集团负责线路营运业务的范东先生,询问情况。

记者:这个问题现在怎么办,他们也去过西安(省政府)上访?

回答:你是干什么的?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回答:你问他们当事人吧,问我没用。

记者:当事人也说了,公司为了赚钱,把好的线路要回来了,不好的线,还是挂在那里?

回答:谁让你给我打电话?

记者:是有车主把您的电话给我。

回答:你给我们公司领导打电话,我无权解释。新规定从去年底12月开始。

车主说,延运集团现在宣布收回车主购买的运营线路,再出售牟利:“他们就不让我们开,这些线路都是我们过去打拼出来的,现在成了好线路了。比如到华池,永坪的,这些路生意不好,没人跑这条线路,他们(集团)也不要啊,这些线路就在他们那里挂着,他们也不经营这些线路,哪条线跑好了,他们就要收哪一条线”。

有车主称,现在一些热门线路运营权市价达到几十万至一、两百万元,延运集团从中收取高额转户费,但不到半年,却宣布收回热门线路,投资者损失惨重。本月初,曾集体到省政府上访,被集团派人在半路截回,扣在集团院内,还警告上访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