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袁木首次六四表态: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六四难属促道真相(图)

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前夕,当年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星期三接受了本台记者的电话访问。在被问及六四事件及近期的《陈希同亲述》一书时,他说是高层的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三言两语讲不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通过本台敦促袁木说出真相,为时未晚。
2012-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前国务院发言人袁木。 (六四档案)
图片: 前国务院发言人袁木。 (六四档案)

1989年“六四事件”后,袁木在6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会称,“只死了23位学生”,他的名字从那时起,广为世人所知。继去年出版《李鹏日记》后,今年再有关键人物借出书,撇清六四责任,曾被以贪污罪判刑16年的前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即将出版的《陈希同亲述》中,否认是“首都戒严部队正指挥”,更否认当年向邓小平“谎报军情”导致部队镇压群众。际此,本台星期三致电现年84岁、从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袁木,在谈到《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要厘清历史责任时,他以“电话里说不清楚”,不作进一步回应。

记者先从他的身体状况谈起:“现在怎么样,身体状况?”

袁木:好,很好。

记者:现在还打网球吗?(袁木习惯每周打两次网球)

袁木:还行,还行。

记者:每个星期打几次?

袁木:不怎么打了,现在这一阵,年纪大了。

记者:您现在退休了平时做些什么?

袁木:休息,没什么太多事情。

记者:最近陈希同有本书,您知道吧?

袁木:哦,我不太清楚。

记者:他口述当年。

袁木:哦,我没看。

记者:他说他不是六四戒严部队正指挥?

袁木:哈哈哈,好好好,再见。

记者追问对六四的看法,他说在电话中说不清楚,三言两语道不明。

记者:人家说他是六四时的“正指挥”,他说不是“正指挥”;说他向邓小平谎报军情,才导致六四事件,他说根本没去过邓小平家。他去过吗?

袁木:我不知道,哈哈哈,我不太清楚高层的事。

记者:已经23年了,您对当年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袁木:电话上也说不清楚,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他们的事我不太清楚,你别问我,找了解情况的人去问。

记者:您说两句吧。

袁木:好好,谢谢。

六四前袁木曾多次代表政府和学生对话。六四事件两天后,他就此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死亡人数中,军队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统计数字是近三百人,当中包括23名是北京各个大学的学生。他又在6月17日接受美国电视台访问时表示,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

外界对此强烈质疑,指袁木“歪曲事实、掩盖真相”。至于他所说“只有23名学生死亡”。对此,他的妻子,前光明日报编辑王鹤曾在十多年前告诉记者,这些数字是李鹏当年向袁木转达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责任不在她的丈夫。

对此,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周三表示,想通过本台向袁木传话:“我愿意通过你们奉劝他,他现在说出真相,弥补过去自己的罪过,还为时未晚,希望他争取时日。六四屠杀以后,他也是国务院发言人,当时是‘一文一武’,戒严部队是张工,国务院发言人是袁木,是一对骗子,当天他不是六四屠杀主要责任人,但是他有他的罪过,面对北京那么多学生、民众无辜死亡,恐怕不是他哈哈大笑能过的,除非他像邓小平一样,在六四得到公正解决之前撒手人寰,他就逃避了司法追究,否则他也是不大不小的六四屠杀的责任者”

袁木毕业上海复旦大学,1950年1月加入中共,其后在《冀热察导报》、《察哈尔日报》新华社察哈尔分社等,先后从事校对、编辑、记者等工作。1953年被调入北京新华社总社,先后从事新闻工作20余年。

丁子霖说,儿子遇难后,她在光明日报工作的同学探望时告诉她:“我的同班同学到我家来慰问我,告诉我是跟袁木的妻子对面对办公室,袁木知道要杀人了,袁木的妻子早早把他们一家避居到安全地带,我想问问他,作为一个人,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么多家庭的亲人遇难,23年历经艰辛走到现在,他做何感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Qing xing

据报道袁的孩子6.4 后也用脚偷票..,加入了吃人血馒头的免费留学生大军...! 而它对中共来讲当然比大熊猫还珍稀百倍..,是不可泄露天机的...! 当然了..前题是 :要是胡温真的要平反6.4.袁才会吐露真相(之前不要被像李志绥般被干掉..)!!!

2012-05-31 11:5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