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访民聚会北京纪念六四(图)

六四事件23周年前夕,上海等地在京访民计划6月4号在北京悼念六四遇难者,并重喊当年的“反腐败”口号。警方已加强戒备,防止大规模悼念活动。访民说,23年后的今天,形势与当年相同,但腐败问题比当年有过之无不及。
2012-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各地访民计划在六四周年日当天在北京悼念六四遇难者,并重喊“反腐败”口号。 (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各地访民计划在六四周年日当天在北京悼念六四遇难者,并重喊“反腐败”口号。 (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通过各种方式纪念“六四”活动,缅怀在反腐学运中牺牲的英灵。访民以自编歌曲颂扬“六四”学生,包括《怀念六四大学生》、《救国歌》、《你可汲取六四的教训》等,认为当今的腐败问题,对国家和人民的危害,到了生死存亡时刻。访民田兰日前在纪念活动发言提到,1989年6月4日,由北京大学生发起的学运,很快得到全国各大学校响应,这场“反腐败反官倒” 的斗争,遭到血腥镇压,百姓有目共睹。据维权网周五消息,主持演唱会的田兰已失踪三天,下落不明。

在京访民刘先生说,警方正在加强戒备,严防大规模事件:“情况又挺紧了,马上要到六四了,昨天(周四)我在南站那边,听访民说,现在各个二环路内的桥下,又有保安了,又有警察了,昨天晚上我们回来,回到大兴区驻地就看到警车挺多的。”

各地访民正向北京聚集,团队人数众多的上海访民,部分已到北京。本周六,再有一批前往,他们除纪念六四遇难者,还将喊出“打倒腐败”等口号。普陀区访民郑建明周五告诉本台,他和其他访民将于周六启程:“我去的,估计有很多人过去了,因为现在这个历史环境,跟当年的六四,也是因为学运一样,也是因为提倡反腐败,跟现在的形势比较切合。我们觉得这次去(北京)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贪官也太厉害了。”

记者:经过了23年,您觉得腐败的情况跟当时比较呢?

郑建明:应该是有过之,比以前更厉害更猖獗。

郑建明的房屋于2007年遭到强拆,上访维权六年,他以切身经历对记者说:“以前好像还没有那么糟,现在很明显是明目张胆,可以说如果要拆你房是‘拆你没商量’,哪个领导看中一块地,想拆就拆。不跟你商量。”

经历八九民运的北京异议人士何德普对比当年时说:“(当今)贪污腐败的程度比以前要严重多了,这是肯定的,老百姓还没有办法,那个时候也是反腐败,还有‘官倒’,但是那个时候还真不严重,现在薄熙来,还有王立军等人,腐败的事情太多了。”

近期外传温家宝总理在多次提出政治改革后,又在内部提出平反六四,何德普认为,消息即使属实,可能性也不大,而有迹象表明,当局在平反六四方面没有松动:“没什么松动,我看还是没有,松动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温家宝总理想去给六四平反或者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他一个人还是不行。”

二十多年来,民间要求平反六四的声浪从未间断,而最近一浪高过一浪。在历史的强大问责声中,去年有李鹏的《六四日记》,今年是《陈希同亲述》将出版,极力撇清各自的六四责任,并将其推给邓小平。对此,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表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屠杀后,北京为什么呼喊‘邓李杨’,为什么老百姓不叫‘邓杨李’、为什么不叫‘邓李陈’?老百姓知道,主要是邓小平,包括李鹏写六四日记,我们难属前两年文告里有欢迎他写,当局不应该封杀,应该让他写,陈希同不管他说的几句是真话,假话都放在一起,咱们可以想象到他怕这个罪名太深,怕承担更多责任,所以都往死去的邓小平身上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