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农民自焚抗议征地政府突停医疗费陷困境(视频,图)

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农民缪强三个月前以自焚抗议政府强征他家的活命田,此后因伤重一直住院治疗。上星期当地政府突然停止支付医疗费并取消护工,令他一家人处境更为艰难。
2012-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南通村民缪强自焚抗议强征土地,镇政府停止支付医疗费。(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南通村民缪强自焚抗议强征土地,镇政府停止支付医疗费。(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南通自焚者缪强妻子对本台讲述遭遇。(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身处困境的如东县拼茶镇三星村村民缪强因自焚反抗强拆,住院已三个多月,镇政府在支付三十多万元后,上周突然通知医院,停止支付医疗费。

缪强的妻子李惠萍星期天在新浪微博发出求助称,缪强因政府非法暴力征地,自焚烧成重伤,现被医院停止用药,停止护理,逼其出院。

她周一告诉本台:“医院从7月1号就不给他挂水(治疗)了,腿上也感染,胸部那里昨天(星期天)我过去看了,腿上和胸部,还有腰部还在流水。这个月十三号,医院里不是有那个护工嘛,他们把护工也取消。”

她说,家里农田两次被当局强征,最近一次是在4月10日,她丈夫因为抵抗而自焚。

“只有一亩八分三土地,去年起开发商来建房子,村干部也不到我家来做工作,利用社会上那些人,4月7日,要我们签字给他,我们家没有签字。”

记者:什么协议?

回答:就我们的土地叫我们签字。到4月10号,我老公一个人在家,看见一台挖机在挖我家的麦子,他想去阻止挖机,社会上的闲杂人员不让我老公去,他们把我老公按到在地,我老公后来就用汽油自焚。

记者:当天他们来了多少人?

回答:有十来个。

记者:你的老公送医院到7月1号,这个费用由谁来支付?

回答:是政府。

记者拨通了仍躺在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床上的缪强,他说,医生告诉她,政府不再支付费用。

“也不给费用了,说昨天起,从今以后,我在这里的一切费用都要我自理,他们不管了。这里的政府现在把护工也停掉了。医生说是,你要住在这里镇政府不给了,一切费用由我自己,周末也不出钱,不出人(护工)了。”

记者:花了多少钱?

回答:大概三十多万。

本台星期一就此致电拼茶镇负责与缪强及家人联系的副镇长张峰,询问停止付医疗费的原因,他回应说:“这个事情不是镇政府没有用什么药啊,这是医院的事情。”

记者:但是以前的费用都是镇政府出的?

官员:我想你如果愿意采访你可以去了解情况,好吧。

记者:想了解一下,因为什么不出钱?

官员:电话里面我也跟你说不清楚,我们从来没有不出钱,也没有说我们该出多少钱,这个问题在电话里跟你没有办法说清楚。我们治病救人,所有人我们都救。

记者:那现在怎么不出钱啦?

官员:我现在电话里不可以跟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你如果想了解情况, 我欢迎你来采访。

不过,当地媒体并没有对这起自焚事件作出报道。

李惠萍说,她丈夫目前生活无法自理,而镇政府突然停止支付医疗费,使她一家处境更为艰难。

“我老公现在又没有自理的能力”。

据维权网周一消息,上周五,如东县法院拼茶法庭,公开审理南通茗海置业有限公司诉李惠萍、缪拥军(自焚者之堂兄)赔偿损失案。李惠萍委托济南维权律师倪文华代理该案。

开发商“南通茗海置业”称,今年5月10日,该公司勘测三星村土地时,遭到李慧萍、缪拥军阻扰,请求法院判决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5000元的损失。

倪文华指出,李惠萍持有《土地承包证》,期限由1997年12月31日到2027年12月31日止,故对《土地承包证》内确定的土地享有使用权。而“茗海置业”未征得土地使用权人的同意勘测该土地,明显属于侵权行为,并请法院支持李惠萍的反诉请求。

李惠萍对记者说,他们拒绝征地补偿协议是因为补偿标准太低。

“一亩地只有三万三千九百元(补偿),我家只有零点八亩,其它的地都被征了。”

记者:原来还有多少地被征?

回答:零点九三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