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络作家被严管 异见者吁善待狱中朱虞夫(图)

广州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上周六被公安约谈,警告他在十八结束前不得离开广州及接受采访,也不准接待客人。在北京,因呼吁废除劳教而被刑拘的艺术家邝老五的家人被逼迁。此外,在杭州监狱服刑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朱虞夫的妻子星期天探监后表示,朱虞夫血压很高,出现浮肿。异见人士呼吁当局善待朱虞夫。
2012-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野渡(左)和高行健合影。 (参与网)
图片: 野渡(左)和高行健合影。 (参与网)

距离11月上旬中共十八大召开还有二十多天,当局再次收紧对“敏感人士”的监控。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身在广州的野渡受到公安警告。据民生观察工作室星期一消息,10月13日,野渡“被喝茶”六小时,警方对其宣布三大禁令:从当天开始至十八大结束,不准离开广州、不准接受采访、不准见客。周一,广州学者艾晓明爆料称,警察明令野渡十八大前不许去她家。

本台周一联系上野渡。在简短通话中,他说:“现在我不方便接受采访,公安部门通知十八大前,都不能接受外媒的采访”。
记者:就是发表言论?

电话突然中断。记者再次致电时,已显示关机状态。

公安驻守至十八大后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告诉记者,野渡已失去自由,他自己也被国保打招呼:“他家楼下,当地派出所在站岗,不让他会见朋友,不让他接受采访,还不让他离开本地”。

记者:艾晓明呢?

回答:艾老师前两天在外面约跟野渡他们一起吃饭,然后野渡就被看住了,也有可能跟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有关系。其实上个月广州国保也跟我说了,说十八大期间,可能也要把我们看在家里,甚至还要住到我们家里来。现在还没有人跟我说,但是估计局面也差不多。

北京艺术家被逼迁

十八大前,无论是维权人士还是艺术家,都受到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日前因呼吁废除劳教而被刑拘的北京艺术家邝老五家,周一又被逼搬家。据维权网消息,邝老五妻子赵跃被房东通知,搬出今年七月刚入住的房屋,理由是没办暂住证。

上个月26日,邝老五因在北京宋庄举行一场名为“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行为艺术,和艺术家刘进兴被抓,随后被刑拘。


朱虞夫狱中高血压浮肿

此外,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正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健康恶化。他的妻子蒋杭莉周日探监后,周一告诉记者,这次和朱虞夫的妹妹、妹夫一同前往。在近四十五分钟的会面中,朱虞夫说,狱方强行要他劳动:“还是要他到下面干活,干了一天就受不了,工厂里的噪音很大,叫他做拉链的一个头,做了一天就发现血压很高,他说在吃两颗尼福达,就是降血压的老药,很老很老,蛮便宜的一种药,每天都吃。他都快六十岁了,以为可以到老弱病残监仓,他们又不让他去,他到明年2月份就是六十周岁了,看上去水肿,肥突突的,好像有点肿”。

早在今年六月,部分异议人士曾去信监狱,要求改善朱虞夫及所有政治犯在狱中的待遇,并呼吁当局不要把有不良生活嗜好或令朱虞夫反感的人强行安排在同一囚室,希望监狱将人品、素质及生活习惯较好的犯人安排与朱先生同处一室。

杭州异见人士吕耿松呼吁监狱当局改善朱虞夫在狱中的环境:“年纪也有六十岁了,身体又不好,他为中国的民主化付出那么多,现在最起码人道待遇应该给的。我希望习近平(在十八大)上台以后,中国的政治改革能够进行,政治犯能够放出来,如刘晓波、朱虞夫等人”。

记者:十八大快要召开了,你们现在的处境如何?

回答:反正他们早就关照我们,这两天不要有什么活动,如有活动的话,告诉他们。

记者:本来你们上个星期六有活动,后来举行了吗?

回答:有几个人去了,像我们被看得很严的,没有去,他前几天就关照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