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软禁二十多人至十八结束 狱中人士处境更艰难

中共十八大会议前夕,贵州二十多位异议人士已经被公安全部控制,并带到郊外软禁,至中共十八大结束后,才可获得自由。而正在服刑的异议人士陈西极度消瘦,双脚浮肿,走路一瘸一拐,正与当局交涉。此外,四川异议人士刘贤斌的妻子向服刑中的丈夫送棉被,受到监狱阻止。
2012-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距中共十八大会期还有十天,贵州当局却早已进入24小时软禁异议人士阶段。

本台周一致电廖双元、吴玉琴、李任科、糜崇彪等多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但都显示关机状态。

正在服刑的异议人士陈西的妻子张群选星期一告诉本台,他们都被当局软禁。

“他们都没在了,都去山庄(郊外软禁)了,吴玉琴他们(廖双元)俩个是被带走的,李任科没有见到,其他人(人权研讨会成员)联系不上。”

人权研讨会成员均软禁

异议人士车端文在电话中短暂的告诉记者:“全部都被控制起来了,你也不要打我这个电话,我都会也被他们监控。”

记者:是在家里,还是到其它地方去?

回答:全部出去了,从(10月)22号开始,到下个月(11月)月底。

张群选告诉记者,日前和女儿到监狱探望陈西,见丈夫除了继续消瘦,而且双脚浮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那天他的女儿就生气跟陈西说,你把衣服拉开,我看看你是不是受虐待没有,被打没有,没有看见有伤痕,最后她说你把裤腿管往上拉,我看看,我看脚是肿的,脸是消瘦的,手是瘦的,就是这双脚是肿的。他走路时瘸的,我说你怎么搞的。他女儿说,爸,你的脚怎么是瘸的,右脚短一截的感觉,他说脚是军训受的伤。”

陈西双脚浮肿行走艰难

张女士说,丈夫刚入狱时曾参加军训,现已过去数月,即使脚伤,也应康复。希望陈西在狱中保重身体,迎接未来。

“这次去,我就说,大家都说一定要保重你的身体,你身体不好,不是对你一个人不负责,是对所有的朋友不负责任,现在你在里面主要是身体好,我说你参加劳动不,他说参加,但不和其它犯人在一起,做一些手工劳动。”

本台一个月前曾报道,张群选九月探监就已发现丈夫突然消瘦了许多,于是要求国保展开调查,他们虽然答应派公安向监狱方查询,但至今没有告诉她结果。

她说:“我们国保的人说,市局派两个人看看,问详细的情况,我说你们为什么没给我答复,人是你们带走的,肯定要找你们,可能这个事要等到十八大以后,我说这个事情与十八大有什么关系啊?。”

去年底,陈西被贵州当局指控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触犯中国法律,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现被关押在距离贵阳市四百多公里外的贵州监狱。在此期间,贵州的多位异议人士曾试图到监狱探望,但遭狱方拒绝。

监狱拒刘贤斌妻送棉被

而去年三月被四川遂宁法院同样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年的异议人士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本月中旬探监后,周一告诉本台,在约二十分钟的会面中,刘贤斌的精神及身体状况尚好,但是狱方多次拒绝她送去的棉被。

“最初是带过去,退了。后来别的犯人(家属)可以寄,然后寄过去,也被退回来,他说,别的犯人家属寄过去,都可以收到。”

陈明先说,由于刘贤斌不满监狱提供的棉被,又见到其它服刑者纷纷要求家人提供棉被,目前尚不知监狱拒绝家属的真正原因。

“里面的棉被质量可能不够好,他觉得不太舒服,他要家里用的,稍微舒服一点,但是这不知道是(监狱)故意,还是什么(原因)。”

43岁的刘贤斌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因积极参与了八九学运,自1992年被判刑后,又多次入狱,当局指他在2009年4月至2010年2月期间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诋毁”中共政权,去年3月被判刑十年,加上这次刑期共25年半。

浙警每日查问异议人士

而浙江中国民主党近期也被公安监控,成员陈树庆告诉记者:“星期六他们防止我们民主党开会以外,我从星期一到星期五,基本上不是自由的,他们每天都要打电话来问我在哪里,不要离开杭州,知道我在杭州的话,他们就放心了,现在是每天都要打电话来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