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失地农民省政府前抗议请愿 广州农民工追讨被拖欠铁路工程款(组图)

陕西省西安市土门村近百名老人星期四到省政府前堵大门请愿,要求调查村干部官商勾结,骗取他们的土地,拒绝为他们提供住房商铺的问题。抗议人群被信访办和开发商保安抢走横幅驱离。此外,在广州,本周一有二十人聚集在广梅汕铁路总部迁,追讨被拖欠16年的京九铁路工程款。
2012-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陕西西安市土门村近百名老人在省政府门前请愿。 (马晓明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陕西西安市土门村近百名老人在省政府门前请愿。 (马晓明提供/记者乔龙)

星期四上午,西安“城中村”土门村一批六旬以上的老人,到省政府拉横幅请愿。

目击事件的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当天告诉本台:“西郊莲湖区土门村,因为拆迁的事情,村民几次到省政府上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今天又到省政府门口,封了省政府大门,打开标语。莲湖区拆迁办和开发商雇的人,就在省政府门口撕扯标语,跟村民打起来了”。

参加抗议的村民谈示威情况

村民代表蒋小民当天下午对记者说:“我们去了86个人,基本上都是六十岁以上的,我们现在要我们的商铺,要我们的尊严,不合理的要改正”。

记者:你们有没有拉横幅,写的什么?
回答:我们拉了,我们写的是“党啊,党,救救我们群众吧”。区上的,社区的保安跟商场的,来了以后,几个人把我们的人压倒以后,硬缴走了。

记者:有没有人接待你们?
回答:没有接待,他们跟我们说是三天给我们答复,我看没希望。

村民抗议开发商拒绝兑现诺言

蒋小民说,城中村有两百多户,近八百人,2008年动迁时,村官和开发商对他们花言巧语:

“说是给你们改造以后,给你们商铺每人三十平方米,住宅是六十五平方米,但一点都没有实现,三年半了,还没盖好”。

她说,开发商去年出售商品房时,真相才被曝光:“去年8月29日,我们看他销售楼了,从那时我们才发现”。

关注村民维权的马晓明解释说,土门村处在西郊重要的交通要道,地理位置优越:

“他们村有两万六千多平方米的集体建筑,拆迁前答应再建成的商业楼,给他们补偿两万六千平方米的商铺,结果背着村民们,有些村代表和村干部又搞了一个补充协定,实际上也是秘密协定,把两万六千平方米变成两万平方米,而且地点也改在非常偏辟的地方,名称也不叫商铺了”。

村民希望媒体关注他们集体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

广梅汕铁路拖欠工程款16年 承包人和农民工集体讨债


图片: 广州工程承包人和农民工向国有企业联合讨薪。 (于国福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广州工程承包人和农民工向国有企业联合讨薪。 (于国福提供/记者乔龙)

另外,在广州本周一也有农民工和工程承包人向国有企业联合讨薪抗议事件。铁道部控股企业广梅汕铁路责任有限公司被指拖欠京九铁路基础工程承包人黄若忠铁路施工款16年,导致施工者垫资债台高筑,因临近春节,部分施工者举标语到中山大道广梅汕大厦讨债抗议。

农民工何先生告诉记者:“星期一去的,一共有二十来人,工程是1993年做的,95年做完,工程期给了一千五百多万,后来再也不愿付钱了。我们一直去上访,连续七年了,一直没有蚁答复”。

记者:拖欠了多少钱?
回答:总价值是七千三百多万,只付了一千五百多万,实际还欠五千八百多万。

何先生曾是承包人黄岩忠的司机,他说,十多年来,黄岩忠已被债主追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已经倾家荡产,房子也卖了,车也卖了,地皮也卖了,机械设备全部卖了。每年的逢年过节,工人和开发商就追到家里,他老爸因此去世了,气死了。老妈也特别担忧,过年过节特别怕,就哭哭啼啼,眼睛快哭瞎了。老婆也离婚了,情况很凄惨。其它包工的工人,没有发工资,没有饭吃,孩子上不了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