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失地農民省政府前抗議請願 廣州農民工追討被拖欠鐵路工程款(組圖)

陝西省西安市土門村近百名老人星期四到省政府前堵大門請願,要求調查村幹部官商勾結,騙取他們的土地,拒絕爲他們提供住房商鋪的問題。抗議人羣被信訪辦和開發商保安搶走橫幅驅離。此外,在廣州,本週一有二十人聚集在廣梅汕鐵路總部遷,追討被拖欠16年的京九鐵路工程款。

2012.11.22 10: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1122-ql2pfs.jpg 圖片: 陝西西安市土門村近百名老人在省政府門前請願。 (馬曉明提供/記者喬龍)

星期四上午,西安“城中村”土門村一批六旬以上的老人,到省政府拉橫幅請願。

目擊事件的前陝西電視臺記者馬曉明當天告訴本臺:“西郊蓮湖區土門村,因爲拆遷的事情,村民幾次到省政府上訪,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今天又到省政府門口,封了省政府大門,打開標語。蓮湖區拆遷辦和開發商僱的人,就在省政府門口撕扯標語,跟村民打起來了”。

參加抗議的村民談示威情況

村民代表蔣小民當天下午對記者說:“我們去了86個人,基本上都是六十歲以上的,我們現在要我們的商鋪,要我們的尊嚴,不合理的要改正”。

記者:你們有沒有拉橫幅,寫的什麼?
回答:我們拉了,我們寫的是“黨啊,黨,救救我們羣衆吧”。區上的,社區的保安跟商場的,來了以後,幾個人把我們的人壓倒以後,硬繳走了。

記者:有沒有人接待你們?
回答:沒有接待,他們跟我們說是三天給我們答覆,我看沒希望。

村民抗議開發商拒絕兌現諾言

蔣小民說,城中村有兩百多戶,近八百人,2008年動遷時,村官和開發商對他們花言巧語:

“說是給你們改造以後,給你們商鋪每人三十平方米,住宅是六十五平方米,但一點都沒有實現,三年半了,還沒蓋好”。

她說,開發商去年出售商品房時,真相才被曝光:“去年8月29日,我們看他銷售樓了,從那時我們才發現”。

關注村民維權的馬曉明解釋說,土門村處在西郊重要的交通要道,地理位置優越:

“他們村有兩萬六千多平方米的集體建築,拆遷前答應再建成的商業樓,給他們補償兩萬六千平方米的商鋪,結果揹着村民們,有些村代表和村幹部又搞了一個補充協定,實際上也是祕密協定,把兩萬六千平方米變成兩萬平方米,而且地點也改在非常偏闢的地方,名稱也不叫商鋪了”。

村民希望媒體關注他們集體利益受到侵害的情況。

廣梅汕鐵路拖欠工程款16年 承包人和農民工集體討債


圖片: 廣州工程承包人和農民工向國有企業聯合討薪。 (於國福提供/記者喬龍)
圖片: 廣州工程承包人和農民工向國有企業聯合討薪。 (於國福提供/記者喬龍)

另外,在廣州本週一也有農民工和工程承包人向國有企業聯合討薪抗議事件。鐵道部控股企業廣梅汕鐵路責任有限公司被指拖欠京九鐵路基礎工程承包人黃若忠鐵路施工款16年,導致施工者墊資債臺高築,因臨近春節,部分施工者舉標語到中山大道廣梅汕大廈討債抗議。

農民工何先生告訴記者:“星期一去的,一共有二十來人,工程是1993年做的,95年做完,工程期給了一千五百多萬,後來再也不願付錢了。我們一直去上訪,連續七年了,一直沒有蟻答覆”。

記者:拖欠了多少錢?
回答:總價值是七千三百多萬,只付了一千五百多萬,實際還欠五千八百多萬。

何先生曾是承包人黃岩忠的司機,他說,十多年來,黃岩忠已被債主追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已經傾家蕩產,房子也賣了,車也賣了,地皮也賣了,機械設備全部賣了。每年的逢年過節,工人和開發商就追到家裏,他老爸因此去世了,氣死了。老媽也特別擔憂,過年過節特別怕,就哭哭啼啼,眼睛快哭瞎了。老婆也離婚了,情況很悽慘。其它包工的工人,沒有發工資,沒有飯喫,孩子上不了學”。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