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话事件体现不同群体情绪冲突

上海《新民晚报》2月4号一篇杂文提到,说上海话是没文化的表现,引起很多读者的愤怒,该报6号公开表示道歉,文章的编辑也因此被停职。有分析认为,该言论在上海引起轩然大波,是当地不同人群复杂情绪冲突的体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有详细报道
2009-02-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民晚报》2月4号刊登上海专栏作家李大伟的文章《新英雄闯荡上海滩,不限户籍各个精英》。这篇文章提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有上海户口本和讲上海话是上海人的两大特征,今天的新上海人不讲上海话,手持的是高学历证书和房产证书。文章在提到浦东时说,那里的人都讲普通话,说上海话是没文化的表现。有读者因此指责《新民晚报》作为上海本地报纸,公开侮辱上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一晚打电话到《新民晚报》询问相关情况,值班工作人员表示,该报已经就这一事件向读者道歉:

“道歉过了,报纸上道歉的。”
记者:“编辑被停职了吗?”
工作人员:“具体我不知道。”
记者:“读者反映怎么样?”
工作人员:“这篇文章反响很大。”
记者:“他是专栏作家不是正式员工,是吗?”
工作人员:“不是正式员工。”
记者:“道歉以后群众反映是否好一些了?”
工作人员:“好像好一点了,总之投诉电话蛮多的。都是对这件事情比较愤慨,意见比较大一些。”
记者:“那他还要继续为你们写专栏吗?”
工作人员:“这我具体不清楚,要上面决定。我想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记者:“你们对上海话什么态度呢?”
工作人员:“我们当然反对他的文章啦。”

网上还有很多帖子对文章作者李大伟表示不满,有人把他的电话、个人资料和博客都公布在网上,用网民的说法就是对李大伟进行“人肉搜索”。李大伟2月7号在网易网站的个人博客上发出道歉的帖子承认,文章草稿没有好好改,伤害了很多人。记者7号晚根据网上提供的手机号码联系李大伟先生,他听到记者提到这一上海话事件,立即表示“没有什么的,不接受采访”,然后挂断电话。原上海私营企业主、在上海生活了59年的张君令先生注意到这一事件在市民中的反响:

“上海人对本地都有一种本地情节。改革开放以前,都基本上是清一色的上海人。改革开放以后人才流动,现在的上海基本上有一半都是外地来的,他有时候不懂上海话,感到好像没有融入这个地方。外地人聚集的地方都以说普通话为主。这种文章代表了从外地到上海来工作的那些人的情绪。当然,以前对外地人有点看不起,现在基本上没有这个情况了。这种文章肯定会引起当地人的反感。”

上海话是吴语的一种,也有人把它称为“沪语”。张君令先生分析认为,这一上海话事件引起轩然大波,反映出社会不同背景人的不同心态:

“外地人大量占据了上海的工作岗位,本地人就有一种愤怒的情绪,好像工作难找。以前没有像现在这样失业在家这么多人。第二点,到上海来工作的全国各地的人对上海也有意见,因为他们在上海首先遇到住房困难,上海房价暴涨。他们在上海就像匆匆的过客一样。所以,这也是一种冲突。”

上海是中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平均每平方公里就有2900多人。官方公布上海2007年常驻人口有大约1850万,平均每年增加30万左右。李大伟的文章提到,新上海人多集中在高楼大厦多的浦东区。张君令先生说:

“浦东开发区有大批白领、高级商务楼,以讲普通话为主,或者就讲英语为主。还有一种讲普通话为主的就是一般的地区。真正的讲上海话的现在都到郊区去了,或者是城乡结合部。因为上海10多年以来的大批动迁,中心城区的居民有300多万都已经到边缘的城乡结合部去了。讲上海话的现在都在东环区以外地方。”

这几天,还有上海网友发表题为《沉重悼念正在逝去的上海文明》的帖子,慨叹很多“80后”上海人以说普通话为主,而“90后”能听上海话,但不会说。张君令先生说,要保存扶持上海方言文化还需要看官方的态度:

“因为每一个领导人上台都会对人事布局有他的思考。现在的领导就是逐步逐步把上海向周围扩散。上海的本地文化越来越弱化。”

网上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没有必要因为这一上海话事件感到火冒三丈,从而对相关作者和编辑搞文字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