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观察》遭叫停 秦永敏电脑被破坏(图)

在美中人权对话召开的本星期,湖北著名异议人士秦永敏的电脑及电子邮件频繁遭人安装恶意程序,多次瘫痪。公安人员并当面威胁秦永敏的人身安全,要他停止以“中国人权观察”组织的名义发布人权简讯。探望秦永敏的一位网友也遭传唤。

2011-04-27
Share
图片:秦永敏去年出狱当天所摄。(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秦永敏去年出狱当天所摄。(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去年11月29日获释的秦永敏星期三告诉本台,他的电脑被人安装了恶意木马软件,多个电子邮箱密码被窃取,仅星期二一天,就有两个邮箱被“黑”,无法进入,而此前还有两个gmail邮箱也无法登陆,他提醒大家注意确认他的邮件。

他说:“麻烦了,每天要弄那个电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系统里面乱七八糟,好几次请人来都弄不好。弄了一次,过段时间还原,又是这样那样。在目前情况下用起来就非常困难,还得想办法怎么弄一下才好。”
 
他继续说:“大概就在上次把我弄去以后就出现这种情况。在那之前我的邮箱被黑了两个。我现在基本上对外的几百个联系人,全都因为秦永敏10(邮箱名称)邮箱被黑丢失。第二个是汉拼秦永敏邮箱,大概过了半个月也被黑了,都进不去了。昨天发现另外几个邮箱又出现同样情况,进不去。”
 
秦永敏表示,他所有的言论都可以公开,更没有秘密。

“几十年来我都这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公开的,没有秘密可言,但是人家不是这样想。有些事情就是他们做了,我心里有数,但是我还不能说。”
 
他也透露一个讯息,自4月15日被公安传唤六个小时后,在压力下,他已经停止以“中国人权观察”的名义,发布人权简讯。

回答:我人权简讯就没有发,那是很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目前这个大形势下必须有所收缩。我这个情况还跟一般人有所不同,还有个尾巴,三年的尾巴。4月15号,就是这个月他们把我弄去以后就没有再发。

记者:他们是警告要再发的话会怎么处理?有没有说?

回答:当时不是说了嘛,剁手、缝嘴,你活不了多久。
 
1998年,他在武汉创办《中国人权观察》通讯,他所发表的新闻广为外国媒体所引用,出狱后恢复运作。
 
除了被禁止发布消息,探访秦永敏的网友也被传唤,据《权利运动》消息,周二晚八点,一名叫凌浩波的网友到秦永敏家拜访,出门后即遭三名国保抓走,还搜走了秦永敏托其发出的信件及手机,两小时后才将他放走,并要求他次日到武汉科技大学门口再见面。
 
记者周三致电凌浩波,他告诉记者,当晚如何被抓。

凌浩波:刚出去就被他们把我手机抢走了,然后把我带到里面去了。

记者:秦永敏托您带的信和照片呢?

凌浩波:他们就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看,然后登记,然后扣押了。填了扣押单子,然后就签名了。

记者:你们见面的时候周围都有人吧?应该是。

凌浩波:窗户外面有人。反正我出去没走到10步就被带走了。
 
多位不敢公开姓名的维权人士告诉记者,最近各地形势非常严峻,公安到处抓人,动辄将人送去劳教,而早前被当局羁押的异议人士,部分面临起诉。杭州的浙江民主党成员朱虞夫不久前被当地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

民主党成员祝正明说,在为他聘请律师,但要司法局批准。

“杭州这边有一个叫王成的律师愿意接这个案子。他要经过他们律师事务所的同意,律师事务所主任也同意了,但是他说这个事情要上报到司法局,司法局同意以后才能接这个案子”。
 
目前被刑事拘留的浙江民主党成员毫无消息,祝正明说:“现在魏水山一直没有消息。他爱人电话一直打不通。薛明凯他山东父母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