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敏感日前夕高瑜失踪已六日 母子俩疑同遭官方软禁

2014-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六四天安门事件25周年纪念日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来。北京资深媒体人、网络活跃人士高瑜及她的儿子突然与外界失联,至今已有六天。高瑜的朋友们极为关注,相信她的失踪与六四周年有关。

最近刚过完七十岁生日的北京媒体人高瑜,上周四突然失踪。她的朋友在网上发出寻人启事,说高瑜上周没有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会议,朋友到其家中发现大门深锁,无人应门。闻讯后多次尝试与高瑜联系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二告诉本台:“她失踪了好多天,我每天给她打数次电话,她家电话没有人接,她的手机关机。因为我也被软禁,所以无法前往她家。不过这几天的确有人到过她家,她住在一楼,还有个小院子,阳台有开着门,据去过的人说,按门铃没有任何反应,是家里没有人的状况”。

高瑜的时评及网络发言深受追捧,她几乎每天都会在社交网站推特等电子媒体发言及刊登评论文章。据报道,高瑜曾在4月23日晚间11点多钟与友人联系,并在当晚将其稿件《党性vs人性》之上篇电邮给德国之声编辑,刊发于次日的《北京观察》栏目。当时,高瑜告诉德国之声编辑,会在周六(4月26日)将下篇电邮给对方,但届时却不见踪影。

胡佳告诉记者,4月24日高瑜失踪当天的清晨,是她最后一次与媒体联系:“昨天有一位法轮功媒体的朋友跟我说,他在4月24日清晨曾经跟高瑜联系,当时高说很忙,早晨要出去,很晚才能回家。从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消息了。截至目前,这位朋友说的时间,是迄今为止我所知道的(关于高瑜的)比较新的消息”。

除了高瑜的手机显示关机,其儿子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外界相信,母子俩已同时受到控制。胡佳说,之前听说高瑜协助朋友出书,但在当局压力下放弃:“我知道此前她好像要给谁出版东西,作者后来受到当局的压力,高瑜好像没有同意。我看她最近的几篇文章,没有感觉涉及到什么国家机密之类的东西。她经常会参加一些会议,比如我被软禁时,她并没被软禁,仍然可以去参与像《炎黄春秋》的会议,还有最近4月15日纪念胡耀邦的活动。我觉得当局不至于要对她采取强制失踪或者刑事拘留,至少我在外在的角度没有看出原因”。

北京政论杂志《炎黄春秋》月刊副社长杨继绳也获悉高瑜失踪的消息。他说:“听朋友讲高瑜找不到了,我估计六四周年以后会解决(回家),可能是六四,要让她‘封口’”。
记者:我看到她最近在网上发表评论关于周永康事件的消息、政情。
回答:对,发了很多,她发了很多,而且相当活跃,相当活跃的。
记者:现在看来是她全家都被控制?
回答:她就跟她的儿子,母子相依为命。等一等看吧。我相信不至于是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对她封封口,不让她说话吧。

高瑜是原中新社记者,1989年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六四事件导致该周报停刊。高瑜曾两次被捕,第二次是在1993年10月,她在囚禁十个月后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99年获“保外就医”。

前央视记者李先生说,六四事件周年前夕,也是当局的敏感日,他的电话最近也被掐断:“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时代,所以谁多说话,谁少说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政府)可以随便说、随便做,跟你们老百姓没关系。上个礼拜一开始,我的电话被他们关了。(六四事件)25周年这件事,估计他们解决不了,如果要是解决,我估计要换政府了”。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