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退休工人权益受侵害,维权30年毫无回音

2019-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敬坤(左)和裴莉到安徽省总工会要求帮助维权。(维权网)
陈敬坤(左)和裴莉到安徽省总工会要求帮助维权。(维权网)

近日,三位安徽合肥的国企退休工人给中华全国总工会写信,反映合肥当地国企退休工人权益没有保障,工会懈怠没有作为的情况。

2019年6月26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向中华全国总工会邮寄了一封公开信。他们在信中表示,合肥当地国企改制后,原先工人没有享受到应有的住房待遇,在受工伤后30多年企业也没有任何善后措施,合肥市和安徽省的工会面对他们的维权诉求也相当冷漠。

周维林对本台记者说,他原本是合肥当地一家国企的职工,1986年受工伤后,在1998年经鉴定为四级伤残。按照1996年实施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他应当享受到工伤补偿,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可以领取,且有关单位应当补全养老金差额。然而,他至今都没有拿到这些钱。他还曾与其他7位工伤职工一道起诉改制后成立的合肥市工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要求工伤赔偿,但法院没有支持他们的诉讼请求。

 

此外,在90年代国企改制后,当地工人并没有享受到政策规定的分配住房的福利,合肥当地有许多改制企业的退休工人至今还住在上世纪50年代建的危楼里。

在漫长的维权路上,周维林和工友一直遭到冷漠对待。“他们强调工会只是维护在职职工的权益,他们不会针对政府,(因为)改制都是政府不执行政策。”在最近一次与合肥总工会的接触中,一名工作人员还讽刺工友陈敬坤宣讲习总书记的讲话是“文革作风。”

 

陈敬坤(右起)、裴莉和周维林赴合肥市总工会维权。(维权网)
陈敬坤(右起)、裴莉和周维林赴合肥市总工会维权。(维权网)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则对本台记者说,此类现象非常普遍。“朱镕基搞大规模下岗的时候不都没有(补偿)吗?有也是象征性的买断。”

他强调,在现有体制框架下要解决问题非常困难,应当寄希望于中国之后的转型正义。“现有体制看不到希望。(我的设想是日后)国营企业变成股份制,分出一部分钱给这些退休工人,包括受工伤的人,通过转型正义(来解决问题)。”

而周维林则表示,如果没有得到回应,下一步他可能会考虑起诉当地政府。

自由亚洲电台实习记者 艾石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