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富平医生拐婴案一审死缓,网络舆论认为过轻

2014-0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4年1月14日,原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医生张淑侠因拐卖儿童罪一审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新浪微博)
2014年1月14日,原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医生张淑侠因拐卖儿童罪一审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新浪微博)


备受关注的陕西富平县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儿童案星期二一审有了结果。张淑侠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网络微博舆论普遍认为,这一判决太轻了。

去年8月,陕西富平县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儿童案刚披露出来时,有媒体报道说她拐卖新生婴儿多达数十人。当时在网络舆论中引起极大的愤慨。星期二,陕西渭南市法院认定张淑侠以营利为目的拐卖新生婴儿事件只有6起、共7人。法院宣判说,张淑侠不仅触犯国家法律,同时令社会公众对医疗机构产生不信任感。虽然她有坦白情节,但法院综合全案犯罪事实,认为应该对她从严惩处,所以判了死缓。尽管如此,很多网友仍然认为,判死缓不够重,应该判死刑、立即执行。

新浪网友“死牛角尖”说,张淑侠为什么被判死缓?我不理解为什么不立即执行?判的太轻了。

新浪网友“我家有丑”得知张淑侠被判死缓后在微博中表示,这下人贩子就更加有恃无恐了,这么恶劣的行径、严重的后果、极坏的影响,还死不了。

中国洞察事物监督网创办人、北京的光远先生也有同样的看法:

“渭南这个事情判死缓,我有意见。必须枪毙。美国取消死刑,这在中国行不通。中国道德都没有底线了,再取消死刑是不对的,卖婴啊倒卖毒品啊越来越多。”

在这个案件中,检方曾指控张淑侠在拐卖过程中导致1名婴儿死亡。但是,渭南市法院最后没有认定张淑侠对这个婴儿的死亡负有责任,只认定张淑侠犯有拐卖罪,因为这个婴儿是在被张淑侠卖给另一人后、被他人遗弃后死亡的。

今年55岁的张淑侠曾在陕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工作10多年,被捕前是妇产科主任。她在接生过程中,多次告诉刚生下孩子的家庭,新生儿有传染性疾病或者是先天畸形,建议他们放弃婴儿,把孩子交给自己处理。去年7月,富平县薛镇村一个家庭在张淑侠的劝说下,同意放弃刚出生的孩子后又产生了怀疑。这个家庭报警之后,张淑侠长期拐卖婴儿的犯罪行为才被发现。

光远先生说,中国拐卖儿童的现象很多,最近内蒙古赤峰市也发生一例新生婴儿被护士拐走的案例,都有执法不严的问题:

“打击力度不够,必须严惩。内蒙这个孩子刚出生就给抱走了。警察知道在哪儿,不作为,不立案。媒体报道了,才把不立案的警察处分了。”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每年失踪儿童估计高达20万人,找回来的比例仅有千分之一。湖北独立作家曾仁全在网络上发表的长篇小说中有农村孩子被拐卖的情节。曾仁全先生说,在现实生活中,农村的留守儿童没有父母的照看,被拐卖的案例很多。他说,陕西富平县产科医生拐卖新生婴儿案暴露出中国社会道德没有底线的问题。

“拐卖儿童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在农村司空见惯。原因就是社会道德败坏,没底线,公安管理不严。”

每次中国有重大拐卖儿童案件曝光之后,都有很多人敦促公安司法机关加大打击力度。曾仁全先生说:

“社会要多关注这个问题。公安机关的维稳费用不少,都没有用到刀刃上,他们的精力没有放在这方面。”

中国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罪可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情节严重,最高可判死刑。现在许多地方儿童被拐卖事件频频发生,有网友提出修改刑法,建议以营利为目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一律判死刑。

在户籍方面,有网友建议儿童在入户口时,一律采集指纹入电脑数据库,这样保证孩子被偷后不能入户口、帮助及时找到孩子。

另外,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限制家庭生育孩子的个数,也被认为是导致拐卖儿童现象猖獗的一个原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