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拿命換錢”是無奈 企業“拿錢買命”是非法

2021.01.05 15:51 ET
年輕人“拿命換錢”是無奈  企業“拿錢買命”是非法 拼多多軟件。
(Public Domain)

中國知名電商拼多多旗下員工猝死,再次引爆網絡討論,年輕的網友普遍認可“拿命換錢”的工作狀態。然而企業是否可以漠視法律和社會責任,“拿錢買命”?

中國知名電商拼多多一名22歲員工日前猝死。據悉,該員工生前是拼多多旗下“多多買菜”社區團購平臺在新疆地區的僱員。2020年12月29日凌晨,該員工在結束加班回家的路上突發不適,經搶救無效離世。本月4日,在問答平臺知乎上拼多多官方賬號回應員工猝死事件時說:“你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我一直不認爲是資本的問題,而是這個社會的問題,這是一個用命拼的時代。”該言論隨即引發爭議。隨着輿論的發酵,拼多多作出解釋,說該賬號由外包員工管理,不代表拼多多立場。知乎隨後對此發佈聲明說,確認該賬號實爲拼多多官方賬號。據大陸媒體報道,上海市有關勞動保障監察部門已對拼多多公司的勞動用工情況展開了調查。

“打工人”實錄:拿命換錢是現實

電商巨頭“拼多多”一年輕員工加班到凌晨回家,猝死途中引發熱議。(Public Domain)
電商巨頭“拼多多”一年輕員工加班到凌晨回家,猝死途中引發熱議。(Public Domain)


一位匿名的科技從業人員告訴本臺,拼多多作爲發展勢頭正勁的創業公司,其快速擴張確實是基於全員加班。但由於拼多多營業額較爲樂觀,該企業在工資和福利方面也會對加班員工給予豐厚的優待:“拼多多核心部門的中層每年底薪加上股票可以達到180萬人民幣,但這個猝死的員工肯定不是,估計月薪在一萬到兩萬左右,但作爲剛入職的年輕人,與社會平均工資水平相比已經很高了。互聯網行業更新換代快,所以想要發展就要走快速擴張路線,不加班是不行的。”
拼多多成立短短3年就在美國成功上市。截止1月4號美股收盤,拼多多市值飆升到2244億美元,成爲僅次於騰訊、阿里和美團的第四大互聯網公司。據福布斯實時富豪榜顯示,拼多多創始人黃崢超越馬化騰,成爲中國第三大富豪,財富累積達到586億美元。在拼多多去年的週年慶上,創始人黃崢說,“開啓硬核奮鬥模式不是一句空話”,公開爲加班的企業文化背書。

該匿名人士表示,拼多多在知乎上的官方言論十分簡單粗暴地道出了行業真相:“這個說的很現實,但‘拿命換錢’這個事可以‘打工人’用來自嘲,由資本家說出來就冷漠了。”

拼多多員工猝死將拼多多的薪資結構帶到大衆視野中,網友們紛紛表示願意爲了拼多多的高薪賣命。然而,該匿名人士對此評論說,無論是在科技行業還是其他行業,中國勞動力都是供過於求,一旦勞動力內部掀起惡性競爭,最終只會惠及資本家:“有句話說得好,‘如今中國除了做奴隸的人,就是做奴隸不得的人。’拼多多給你五萬你願意賣命,那有的是人只要四萬。‘內卷’這個詞這幾年這麼常見,正是因爲行業內惡意競爭太普遍了。”

另一位因安全原因匿名的金融公司科技部門員工告訴本臺,當代年輕人生活壓力巨大,“拿命換錢”是自己的選擇:“受不了可以走,沒人逼你非得在拼多多幹。如果沒有買房買車這些壓力,我也願意去這種頂尖的公司體驗一下,但加班強度大或者太多毫無意義的加班,我也會走。”

勞動法形同虛設 “996”無法破局

“拼多多”否認留言指死去的員工是“用命換錢”。(網絡截圖)
“拼多多”否認留言指死去的員工是“用命換錢”。(網絡截圖)

像拼多多這種中國科技公司加班普遍的做法,其實是違反中國的《勞動法》的。中國《勞動法》對標準工時作出明確規定,工人每天工作最長工時爲8小時,一週最長工時爲40小時。此外,《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一條也明確說明:“用人單位應當嚴格執行勞動定額標準,不得強迫或變相強迫勞動者加班。”

國際組織“中國勞工觀察”負責人李強對此評論說,中國法律在實際應用中並不能保障勞動者休息的合法權益:“現在中國整個法律制度是沒有嚴格執行的,它說的都很好,做的都不夠,特別是在對人的保護上面。中國有法律但政府執法力度不強,所以企業都違規,不違規的話自己就沒有競爭力了。無節制地加班去取得競爭優勢,換句話講就是以人的代價來尋求經濟發展。”

李強說,年輕員工對加班的接受度高是迫於生計:“現在年輕人加班有更多的錢,就積累更多的資本了。他們對未來的期望值低,所以趁着年輕時積累資本,年紀大的話很快就被淘汰掉了。”

旅居美國的中國民聯副主席呂京花認爲,加班風氣的盛行是由於企業管理人員並未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年輕人有‘拿命換錢’的慾望,但企管人員有一種社會責任,他們應該負起責任,不應該讓年輕人這麼去賣命。雖然中資企業走的是社會主義路線,但他們完全比資本家還狠毒地剝削、欺壓勞工。”

李強說,中國行業內同類競爭白熱化導致過勞死事件頻頻發生,引起了社會關注,但超時加班的困局短時間內在中國很難解決:“理想的解決方案在中國肯定是行不通的,就是發揮工會的獨立性作用,我想中國政府肯定不會賦予工會這種權力。對中國政府來講,犧牲幾個人和發展經濟,那肯定是發展經濟,成爲強國。大目標要犧牲個體的。”

記者:一冰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