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威胁、施压 杨占青叹新冠受害者问责难


2020-10-29
Share
AP_20098854628069.jpg 2020年4月8日,冠状病毒大流行,在武汉市恢复列车服务之前,警察在汉口火车站外。(AP)

 

虽然新冠疫情在中国得到了有效控制,但疫情初期湖北及武汉政府掩盖疫情爆发真相、打压吹哨人是不容忽视的事实。然而,不仅受害者家属被官方警告威胁,连维权人士及家属也受到当局的各方面打压。

在中国新冠疫情得到控制之际,新冠死亡者的家属向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和有关医院提起诉讼,为疫情初期因官方掩盖信息和工作渎职而去世的家人维权。3月6日,由来自中国九个省市及旅外访学律师发起的“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立,为向政府追责的新冠肺炎死者家属无偿提供法律援助。然而,不仅维权者受到当局监控,顾问团成员及其家属也遭到官方施压和威胁。

 

 

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张海告诉本台,当局监听他的电话、微信,并冒充他在维权聊天群里指责法律顾问团联络人、旅居美国的杨占青及其法律顾问团骗取高额律师费,随后冒充杨占青抹黑他,称其向杨占青索要巨款。

 

武汉肺炎受害者家属张海(张海独家提供)
武汉肺炎受害者家属张海(张海独家提供)

“在一个很大的群里面有个人冒充我指责杨占青收了我十万块钱的律师费,他们到处造谣到处抹黑,让很多家属放弃追责。他们用心特别险恶。他们是两边造谣。”

张海说,他和杨占青及法律顾问团没有任何经济往来。8月30日,张海发布手写公告,感谢杨占青公益律师团队对他及其他家属追责上的法律支持,杨占青律师并没有收取任何酬劳。

法律顾问团合伙人杨占青回复本台查询说,“这个完全是公益性,在武汉封城期间就发了很多公告,明确说免费提供法律服务,不收取任何费用,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

杨占青表示,他本人受到多家中国地方媒体的贬低和抹黑。河南精彩中原网、香港大中华通讯社等撰文称杨占青是“卖国贼”、“反华分子”,称其与美国境外势力密谋。

“还有一些印尼、澳大利亚、香港、加拿大很多中文网站说我‘汉奸’、‘反华’、‘帮助特朗普’。我不是帮助美国而是帮助武汉人,反而是他们阻止武汉人维权。”

杨占青说,他在国内多年不联系的亲属因他提供法律援助而被公安多次威胁警告,被非法传唤,官方强制他们签署保密协议。

“我的家人很早就被调查了。我的堂弟也被传唤,后来我问他具体传唤内容,他说签了保密协议不允许说。”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的合作伙伴杨占青(视频截图)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的合作伙伴杨占青(视频截图)

杨占青的姑姑也受到当局传唤,并威胁说她的孙子孙女上大学会受影响。杨占青说:“他们完全和我维权工作没有任何关系,都被威胁一遍。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只有黑社会才这样。”

杨占青告诉本台,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的所有律师都有受到当局威胁警告的遭遇。

“当时国内的司法局找当时顾问团的律师,找到之后和他们谈话,问他们有没有加入律师团,如果没加入的话以后也不能加入,不能申请信息公开,不能帮维权人代理案件。”

杨占青认为,中共当局态度愈来愈强硬,不愿像以往一样妥协和解,并成立基金会为受害者家属提供一定程度上的赔偿,反而出于维稳目的以打压威胁的方式向维权者和维权人士及家属施压要求撤诉。

“维权很有可能不了了之。从目前来看很难有法律维权的机会,因为他也不给你这个机会,其他渠道又没有。目前这种社会环境比过去糟糕得多,当局更不愿意向民众妥协,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据“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新闻稿,顾问团希望通过提供法律援助,在监督政府承担责任并汲取防疫教训的同时,推动中国防疫事业的进步,避免悲剧再次上演。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