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公民狀告政府一月封城違法


2020-10-30
Share
狀告政府.jpg 武漢公民狀告政府一月封城違法(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近期又有武漢市民向武漢市政府提起訴訟,狀告疫情初期倉促下達的封城令違法。另外,有追責人向政府申請疫情期間信息公開也遭到拒絕。學者認爲,由於中國司法體制不獨立,公民無法追查政府瀆職的責任。

湖北武漢市民姚青10月22日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狀告武漢市政府在疫情初期倉促下達的封城通告違法。1月23日,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1號通告,關閉所有出入武漢的交通途徑。2月10日第12號通告生效,封鎖全市範圍內所有住宅小區。

姚青告訴本臺,一年前,她因爲武漢城市建設造成她的住宅損毀一事與社區工作人員發生衝突,在維權過程中她的手臂遭到工作人員拉扯而受傷,不得不進行理療來康復。姚青說,她此次狀告武漢政府封城令違法是因爲在武漢封城期間,居委會和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互相推諉,她多次申請外出就醫均被駁回,給她的手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我當時給江岸防疫指揮中心打了電話,當時給我的回覆是沒有車送你,也沒有醫院可以做理療。由於封城期間我的手不能做了理療,導致現在手的傷害很難恢復了,我工作也沒有了,生活也有很大的困難。”

 

 

1月23日凌晨,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下達通告,在醫療資源、生活物資短缺的情況下關閉所有離漢通道。此時距國家衛建委確認新冠病毒肺炎爲乙類傳染病僅過去三天。封城期間,武漢市民生活物資短缺、物價暴漲、醫療系統超負荷運轉的情況屢見不鮮。

 

姚青(圖)認爲,武漢封城沒有法律依據而且程序違法,向政府提出訴訟。(姚青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姚青(圖)認爲,武漢封城沒有法律依據而且程序違法,向政府提出訴訟。(姚青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姚青說,在被迫關在家裏的兩個多月裏,採購食材和生活用品只能依靠社區工作人員。然而由於人手不足和工作效率低下,居委會只給她採買過三次,生活質量受到嚴重影響。

此外,本臺持續跟蹤報道的武漢市民張海也在堅持爲他因政府瀆職而去世的父親維權。疫情初期,因武漢政府瞞報疫情並打壓真相,張海的父親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返回武漢就醫,隨後在醫院中感染新冠病毒身亡。張海告訴本臺,他於10月19日向湖北省、武漢市兩級政府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要求公開疫情期間“瞞報、謊報確診、死亡、疑似病的公職員姓名及職務”。在10月30日他收到政府回執,申請被駁回,回執稱“所申請事項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調整範疇”。

旅美法律學者滕彪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在公共健康受到威脅時,政府有權依法採取必要的步驟防止公共危機蔓延,但不應以犧牲人權等公民的基本權利爲代價。

“採取到什麼樣的程度,什麼部門有權力這都應該有法律明確規定的,中國的做法並沒有嚴格依照法律。中國政府採取的措施是非常極端的,很多國家有封城,但會保障最基本的公民的日常需求,在執行時也不會像中國一樣對公民的人身自由造成極其嚴重的侵犯。”

隨着全球新冠疫情的第二次爆發,10月29日德國和法國幾乎同時宣佈將實施第二次全國範圍的封城,以應對疫情挑戰。但對必需復工的人員和公共醫療並沒有收緊限制。而此前在中國疫情高峯時,多個省市的居民家中門窗被貼封條,嚴格限制外出。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主席陳忠和3月告訴本臺,他的弟弟陳和建因在武漢封城期間外出遭到多名管制人員毆打,最終顱內出血死亡。

滕彪表示,雖然中國有很多現行法律和程序是一種進步,但基本的政治和司法制度沒有任何改變,一黨專制體制最終決定了公民無法向政府追責。

“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如果和政府有關或者其它的敏感案件,法院沒有權力決定是否受理,也沒有權力做出最後判決,這完全是一種政治操作。”

政府和司法部門對公民維權案件的消極處理使姚青喪失信心,但她表示會堅持追責。

“我看到之前也有另外的武漢市民起訴政府,都被拒絕和公開,我相信我的案子也會被一樣處理。”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肖一冰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